新iPad Pro仍然不是笔记本 更别说替代笔记本

本文由腾讯数码独家发布

几天前,苹果推出新iPad Pro,它采用了新设计,苹果认为新iPad Pro打开了通往未来计算的大门。我关上笔记本,用新iPad工作,想看看新品是否真的有那么强大。老实说,整个过程就像绑着鞋带学习走路一样,并不顺利。

平板要价1000美元,的确很强大,你可以用它写作,编辑图片,将内容发到专栏,只用手指、手写笔和键盘套就能完成。可惜,面对多任务时,我还是找不到很有效的好办法,调整姿势,工作几小时,或者放在膝盖上工作,真的有些难。

用手指处理费用报表真的让人头痛,以至于我写了一首14行诗,表达自己对鼠标的怀念之情。

iPad Pro有两种配置,一款11英寸,800美元,一款12英寸,1000美元,不论是设计还是价格,新品都给苹果平板带来极大变化。对于艺术家,或者是经常站着工作的人来说,新品可能很不错。如果想当成笔记本使用,就没有那么好了。

真是讽刺,iPad的销量居然超过了Mac及其它笔记本。话虽如此,如果你说用户在用iPad搞创作,那就大错特错了。用iPad看视频、玩游戏、阅读还是很棒的。如果只做这些事,你只需要投入330美元,买一台9.7英寸iPad就行了,今年夏天,9.7英寸iPad升过级,速度更快了,支持Apple Pencil,只是没有苹果键盘套。

苹果当然希望我们多花钱升级,它认为除了消费,iPad还可以做更多事。苹果用iPad Pro回应微软,早在2012年,微软就将触摸屏与强大的Windows PC和Surface设备整合在一起。

苹果说iPad就是未来,这种说法并没有错。你问一问知道如何使用的2岁孩子就明白了。只是我们这一代是在鼠标和触控板下长大的,苹果必须找到一种“手指优先”的好体验,提供给大家。

新iPad Pro专注于便携性和性能,试图以此缩小与笔记本的差距。

Home按钮和指纹传感器被手指手势、FaceID扫描仪取代,它们现在已经成为新iPhone的标准配置。整体来说还是蛮方便的,只是当我们将iPad放在桌上,它看不到人脸时,处理起来会有些麻烦,比iPhone麻烦一些。

原来的平板放置了按钮和摄像头,现在那里变成了屏幕,这样一来整个机身的体积就变小了。第一代iPad Pro配有12.9英寸屏幕,高度和一盒麦片差不多,新版本和标准纸差不多

大号版iPad Pro的重量是1.4磅,比新MacBook Air轻一磅,但是电池续航时间几乎一样长。

Apple Pencil手写笔要130美元,从一代iPad Pro推出时就已经存在,它也有了一些变化。我有一名朋友是搞艺术的,它打开Procreate App,拿起手写笔,在新Pro上快速画了一张图,向我证明手写笔响应很快。对于我来说,有一个变化更讨人喜欢,手写笔用磁连接方式附着在iPad Pro边缘,插入就能充电,不太容易丢失。

新iPad Pro装备A12X处理器,苹果声称它比市场上92%的笔记本都要强大。的确强,处理任何任务都蛮快,比如用Adobe Lightroom编辑图片,给图片分类。明年,Abode就会将完整版Photoshop带到iPad Pro。

iPad Pro还增加了新接口,我们可以用它连接第二屏。在试用过程中,我将iPad Pro连接到显示器,就像连接笔记本一样。这个想法让我感到好奇:如果iPad Pro变得足够强大,可以兼具多种用途,又会怎样呢?在移动过程中,你可以用手指操作,到了办公室可以插进工作站,将它变成MacOS设备,搭配大屏幕、键盘、鼠标一起使用。

不行。即使连接到外置显示器,iPad Pro仍然是iOS设备,你必须在iPad上用手指或者Pencil控制,运行的APP也只是iOS App。想真正变成PC,还是要看微软Surface Pro,这款设备售价800美元,可以在触摸屏、传统台式模式之间转换,能够搭配触控板、鼠标一起用。iPad Pro只是一台用手指、手写笔操纵的机器。

总之,我们不能因为iPad Pro的速度像笔记本一样快,就说它像笔记本一样实用。

当我们将iPad Pro放进键盘套,屏幕可以像笔记本一样竖起,此时iPad Pro的确可以稳稳当当站在桌面上。但是放在膝盖上会觉得头部过重,所以键盘上的手必须多加一点压力,这样才能保持平稳。Surface Pro背后有支架,可以防止设备向后倾倒。

在操作姿势上也有一点问题。因为你要触摸屏幕,打开APP或者挑选某些东西,用怎样的姿势操作iPad?我是没有搞太明白的。

软件问题也比较多。装备iOS 12之后,我们可以在屏幕上同时显示2个或者4个APP,但并非所有APP都好用。例如,你可以将Spotify与谷歌Docs或者微软Word放在一起,分屏使用。将APP调到分享模式,用鼠标在Windows上操作很简单,如果用手指操作,那可麻烦多了。

iOS 12的确有一些键盘快捷方式,可以方便我们在APP之间跳跃,但是信息密度不够。每个人的工作方式都有点不同,比如我,有时我在Mac上工作时会同时打开5个窗口,查看信息、检查邮件、Slack、Twitter、听音乐。在iPad上,我必须在各个APP之间滚来滚去。有些iPad App更是将顶部时间、电量条挡住。

有些APP优化做得好,用手指、手写笔操作很方便,这些APP一般是给艺术家用的,方便他们在屏幕上操作。至于其它众多的APP,就没有那么完美了,只能完成简单任务。有许多东西缺失,我们怀念这些东西,例如,当我用iPad App制作GIF动图,无法控制最终作品的尺寸,当我用MacOS GIF制作工作制作时,很看重这一功能。

有许多办公软件和网站在设计时早就已经假定你使用的是鼠标和键盘,换到iPad Pro就不好用了。当我们制作电子表格,或者使用数据录入APP时,这种感觉会更明显。我们公司使用的费用录入系统就是这样的。

最终,一切都与人体工程学有关。东北大学研究人机界面的教授Jack Dennerlein告诉我说:“在鼠标与台式计算出现之前,我们一直用的是笔或者铅笔还有纸。”他认为,我偏爱鼠标和触控板是错的,屏幕技术的变化是有必要的。他虽然这样说,不过有一点不能不承认,使用起来太别扭了,如果你不信,试着签个名就知道了。

80年代苹果推出鼠标,当时大家抱怨说操作鼠标需要完成很多腕关节动作。当iPhone第一次推出时,人们又抱怨说它没有实体键盘。

我很确定,大家会用同样的态度对待iPad Pro,不过iPad Pro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在变得完美之前,请将鼠标还给我吧。

作者:John Brecher

来源:华盛顿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