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寒冬下路阳敢开机,《刺杀小说家》究竟是部什么大片?

作者 / 白萝卜

都在说行业寒冬,也都在说生存不易,但越是在大浪淘沙的苛刻过程当中,越是能展现出勇者和能者。

业内安静了许久,也等待了许久,直到路阳带着新片《刺杀小说家》开机的消息传来,导演路阳还和五位主创雷佳音、杨幂、董子健、于和伟和郭京飞举着剧本拍了一组照片,六个人剧本掩面神色迥异,既有趣更神秘。

新片开机,影片《刺杀小说家》改编自青年小说家双雪涛的同名短篇小说,也是双雪涛久负盛名的代表作之一。

影视寒潮中,口碑导演+口碑小说+口碑演员这样的组合出现,不仅影片本身令人期待,这部影片在此刻出现的意义更让人欣慰。

两个世界,六位主创,

一段奇幻冒险上演

在路阳亲自撰文所写的《写在〈刺杀小说家〉开机前的一段话》中,导演也算倾尽笔墨表达了自己对于这部作品的热爱,从一见钟情到两厢情愿再到长达21个月的剧本孵化,最终雷佳音、杨幂等演员被剧本所吸引,痛痛快快答应来参演,可见全体主创对于这个好故事的认可,而整个剧组为了这一刻的开机,也精心筹备了近三年。足以见得为了拍好这个故事,大家也都想要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那么,这一次路阳拍了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呢?

答案其实是未知的。

创造未知,是路阳的厉害之处。众所周知,路阳成名于他一手打造的《绣春刀》系列电影,由《绣春刀》开始,路阳创造了华语影坛武侠电影一种新的可能。此次《刺杀小说家》开机,路阳又在创造另一片新的未知了。

外界评价双雪涛的小说作品内容元素广泛、风格独特,路阳自己也说:“雪涛的小说文学性极强,视角多,线索丰富,类型空间大,想把这样的作品改编成电影并不容易。”而《刺杀小说家》故事里的小说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相互关系,更是让创作难度加大。

拍sir也亲自读完了这篇小说,确实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刺杀小说家》这个故事读起来不容易,改编成影视作品,更加不容易。不容易是毫无疑问的,但创造未知、打破类型,不正是路阳所擅长的吗?

《刺杀小说家》在影片类型定位上是奇幻动作片,故事在两个世界双线发展。关宁(雷佳音 饰)为了寻找失踪女儿的下落,接受了屠灵(杨幂 饰)委派的任务——刺杀小说家(董子健 饰)。未曾想到的是,小说家笔下的世界,正在影响着现实世界中众人的命运。奇幻与现实的故事交错展开,又紧紧连在一起……

而在这个奇幻世界的复仇故事中,动作是影片的另一大看点,执导过《绣春刀》系列的路阳导演对于动作电影的掌控让人充满信心,不过路阳这次又不“安分”了——“我们想在视觉上有一些尝试和探索,总之会是非常有趣的场面,绝对不是传统的那种动作打斗,”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路阳透露这次又要玩些不一样的花样。

除了影片内容和类型,目前影片集结的演员阵容组合也充满了无限未知。之前在《绣春刀2:修罗战场》中与路阳有过合作的雷佳音和杨幂在新作中回归,《绣春刀2》之后,雷佳音饰演的裴纶一角成为影片中一抹令人难忘的亮色,此次新作《刺杀小说家》当中,雷佳音成为路阳镜头当中的主角了,这层关系的递进让人深思起来愈加觉得有趣。其中,雷佳音饰演主角、背负着刺杀小说家人物的主人公“我”,杨幂饰演委派任务的屠灵。

同时,终于“瘦身成功”的董子健和于和伟在影片均要一人分饰两角,董子健分别饰演作家空文与少年空文(对应小说中的小说家和复仇少年),于和伟分别要用体验派和表现主义两套不同的表演体系饰演两个不同角色(对应小说中的老先生和赤发鬼)。

还有最后一位演员郭京飞,在片中饰演的角色就像“卷福在《霍比特人》中演的那条龙”,这个角色的确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但毫无意外又是影片的另一个惊喜。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路阳为《刺杀小说家》选择了一批最适合的演员,但从开机宣传照的独特风格就可以看出,这个古灵精怪的剧组一定不走寻常路,当然我们对于他们即将走上的那场奇幻冒险充满期待。

21个月剧本创作,三年剧组筹备,

一次影视寒冬中的实力出击

前文提到的是《刺杀小说家》目前呈现出来的状态,是一些有依据的“凭空”猜测,路阳在创作上是天马行空出其不意的,但在制作上也是脚踏实地专心致志的。

路阳初次读到双雪涛的《刺杀小说家》是在2016年年初,距离如今开机已经过去将近三年,其中,剧本孵化用了21个月。原著作者双雪涛也全程参与了剧本创作的最初阶段,与导演和编剧一起沟通打磨剧本。而且,此次《刺杀小说家》的剧本创作齐聚四位编剧,除了路阳和《绣春刀2》的编剧禹扬外,《绣春刀》系列的合作编剧陈舒、《找到你》的编剧秦海燕均深度参与剧本创作。

在影片制作和拍摄方面,因为故事涉及古代与现代两个截然不同的时空,因而剧组需要打造出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相比单一世界故事的电影,《刺杀小说家》在制作难度和体量上要更高一级,同时剧组筹备时间也超过十个月。

单从取景和置景角度看,影片不仅需要奇幻型的实地取景,更需要结合大量后期特效制作完成故事中所描绘的那个世界。在古代世界部分,路阳表示“整体上它是一个非常东方、非常中国的古代世界”,这部分总共需要16个棚,目前正在场景搭建中,最终搭景面积达到4万平米,实景拍摄之后再结合CG才能将古代世界完整建立起来;

至于现代故事部分的取景,早在今年春天路阳就带着剧组赶赴重庆进行实地考察,因为剧情需要成片的森林,所以剧组深入重庆四面山勘景,或许望乡台、土地岩、文家寨、大窝铺等景点都会收纳进电影故事当中。

从演员筹备方面而言,董子健为了接近角色形象,在距离开机还有三个月时就开始健身训练,一个月后体脂率已经降到12%。当路阳在训练棚中再次见到“瘦身成功”之后的董子健时,那已经是个“我从没见过的董子健,也是我想象中的少年空文”了。

行业寒冬的阴霾笼罩之下,《刺杀小说家》这样一部纵横时间与空间的长耗时、大制作的影片宣布开机,对于当下保守的市场形态而言,这是一场挑战,当然同时也是一次机遇。

从大环境来看,在影视行业低谷时期积极“出击”,做出大胆的尝试和前进,《刺杀小说家》是勇敢的。当然这样的勇敢也不是莽撞的,而是基于将近三年的筹备工作,万事俱备该好戏上演了。近来业内影片开机状况颇为萧条,《刺杀小说家》这样一部体量相当的影片宣布开机,对于业内而言是一件欣慰的事。

从影片自身而言,所谓的“影视寒潮期”,其实实干者依然拥有属于自己的舞台,并且这片舞台反而会更凸显异彩。正如行业内共识所言“寒冬不会影响到头部内容,好内容永远被需要,也永远会存在”。

其实,路阳和《刺杀小说家》会带给我们的未知还有太多(毕竟影片刚刚开拍),但《刺杀小说家》依然值得我们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