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昭陵六骏”中的两骏,如何流落到美国博物馆?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教授、系主任夏南悉,向腾讯文化讲述中国文物的故事,可点击视频观看。

步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核心区,是一个110米高的圆顶大厅。它是全世界最大的无支撑砖式圆顶建筑,壮丽非常,而天光,就从圆顶的侧窗洒下来。

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中国展厅

圆厅的下面,就是中国馆。而中国馆最著名的藏品,是唐太宗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读guā ,意为“黑嘴的黄马”)。1914年,中国局势动荡,它们被打碎,经古董商卢芹斋之手卖到了美国。

10余年后,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求学的梁思成与林徽因,曾多次来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以下简称宾州大学博物馆),在“飒露紫”和“拳毛?”前驻足凝望。

同样经卢芹斋之手来到这里的,还有河北易县辽代三彩罗汉、山西洪洞广胜寺壁画 、河北响堂山北齐石窟雕像……它们件件堪称国宝级文物。

据传是慈禧太后的水晶球,自入馆以来颇受关注

在中国馆中央,一个巨大的天然水晶球也颇为引人注目——据记载,它曾是慈禧太后的心爱之物。

上述这些文物,只是宾州大学博物馆收藏的一小部分。作为美国规模最大的大学博物馆,宾州大学博物馆创立于1887年,全名是宾夕法尼亚大学人类学和考古学博物馆。受益于宾州大学强大的考古和研究力量,这里收藏的古埃及和两河流域文物,在西方博物馆界享有盛誉。

宾大博物馆的Warden Garden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宾州大学博物馆的陈设很少改变。2017年11月,博物馆启动了建馆后最大规模的一次翻新改造工程,预计在4年后完工。届时,观众不但会看到新的特色展厅,还可以在跨文化的“书写展厅”中,看到埃及象形文字、苏美尔文字、美国原住民文字。当然,还有中国书法。

“我们还在讨论是否要开辟一个世界宗教展厅,将佛教雕塑、法老雕塑和希腊神像一同展示。”宾州大学博物馆中国艺术策展人夏南悉(Nancy Steinhardt)告诉腾讯文化作者。她也是宾州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教授、系主任,对中国的建筑与艺术有着深入了解,论著颇丰。

目前,夏南悉正和宾州大学博物馆埃及艺术策展人合作,给学生上一门名为《古中国与古埃及的生与死》的课。她表示,以后也可能在博物馆策划类似的展览——在这一方面,宾州大学博物馆无疑有着独特的优势。

以下为腾讯文化与夏南悉的对话。

“只有中国收藏是花钱买来的”

腾讯文化:和其他西方博物馆相比,宾州大学博物馆的特别之处何在?

夏南悉:第一个特别之处,是我们博物馆最初创办,是为了保存宾州大学考古队从世界各地挖掘的文物。20世纪初,我们已经在埃及、非洲其他地区、中东、北美、南美、印度、巴基斯坦、东南亚和欧洲等地有考古队。1900-1920年,我们很希望进入中国,但一直没能如愿,所以在全馆的收藏里,只有中国收藏是花钱买来的。

第二个特别之处,是1970年,宾州大学签订了《宾夕法尼亚协议》,决定从此不将任何文物带出其所在国。今天,我们仍然在全球有十多个考古项目,参与者都是博物馆策展人或大学师生,但发掘物都被保留在原地。我们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大学。

腾讯文化:你们的哪类中国收藏比较强?

夏南悉:我们的佛教艺术收藏最强,但我们的绝大多数收藏来自私人捐赠,而佛教艺术品价格高、捐赠者少,所以后来我们就被其他博物馆比下去了。

此外,我们也有不少瓷器。由于是考古学博物馆,我们没有收藏什么重要书画。

宾大博物馆馆藏的佛教雕像

“没有一件藏品是从中国掠夺的”

腾讯文化:中国馆位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圆顶大厅内,当时是怎么考虑把中国馆放在这个博物馆最核心的大厅的?

夏南悉:在我们博物馆的原始设计草图中,其实有3个圆厅,分别是“中国”“埃及与中东”“希腊罗马”圆厅。

埃及展厅

中东展厅陈设

目前这个圆顶展厅是1915年左右竣工的,当时中国艺术品已经到了博物馆,就先运到了这里。这里的空间非常大,而佛教雕塑是博物馆里体积最大的文物,也很适合放在这里展示。我们也考虑过将埃及雕塑放在这里,但是一直没有落实。

第一个圆厅完工后,我们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大战后,博物馆也不再是大学的重心,所以其他两个圆顶大厅就没有再建。

腾讯文化:在美国,许多中国文物都是以不正当的手段进入博物馆的,其中包括唐太宗“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但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完全不隐瞒它们进入博物馆的历史,这在许多西方博物馆中是比较罕见的。

著名“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

夏南悉:我们收藏的历史都是公开的,在很多出版物上都可以看到。我们的每一件藏品都有购买记录,没有一件是从中国掠夺的。

“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是向卢芹斋买的,这些都已经公开,在公开时,博物馆也没人反对。我们是学者,前面我也提到了《宾夕法尼亚协议》,从1970年以来,我们就没有带一件文物离开其所在国。当然,如果我们1910、1920年代在中国有考古队,现在的馆藏中,就很可能有考古队带回来的中国文物,但我们没有,所有的中国收藏都是买来的。

“昭陵六骏”中的“拳毛?”

当然了,如果是非法买的,我们当然必须归还,但这是博物馆馆长应该答复的问题,我没有资格讨论。不过我们的馆长非常公开地与其他博物馆馆长讨论过这个问题。这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大学博物馆。

我们很欢迎大家来我们博物馆看史料,我们没有任何隐瞒,从来没有任何宾州大学博物馆的人到中国取走任何文物,从来没有。

腾讯文化:“飒露紫”和“拳毛?”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经过了几次维修?

夏南悉:只有一次,是2010年中国专家来协助维修的。全部维修都有图文记录,大家也可以看到维修的过程。

腾讯文化:2017年1月,陕西省昭陵博物馆发文,呼吁归还“飒露紫”和“拳毛?”。你们是否与他们有过对话和沟通?是否想过在某些地点联合展览?

夏南悉:我没有和他们对话。我只是策展人,这个问题应该问馆长。

腾讯文化:圆顶大厅的山西洪洞广胜寺《炽盛光经变》与《药师经变》壁画,现在正在维修。壁画的保存是一个难题,你们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夏南悉:不久前,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和尼尔森-阿特金斯博物馆维修了一批壁画,我们的策展人正在与这些维修壁画的专家合作,协助清理这些壁画。

这个过程必须在真空下完成,大约要一两年才能完成,所以现在无法展出。

中国展厅的两幅壁画

慈禧太后的水晶球一度失窃又找回

腾讯文化:宾州大学博物馆还有一件著名藏品,即慈禧太后的水晶球。它是如何进入博物馆的?

夏南悉:水晶球是胜利留声机公司创始人埃尔德里奇·R·约翰逊1927年从费城的Wanamaker百货公司艺术品部买来,送给宾州大学博物馆的。(注:约翰逊也是宾州大学博物馆的董事。)

当时它就被称为“慈禧太后的水晶球”,但我们无法找到能证明两者联系的证据。

说到约翰逊,他对我们博物馆的收藏有很大的贡献,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也是他出钱为我们买的。

这个水晶球直径25.4厘米,重49磅,是世界上第三大的水晶球。只有史密森尼博物馆的水晶球(32.7厘米)和位于达拉斯的克罗收藏的水晶球(28.9厘米)比它大。水晶球的波浪形底座是在日本制造的,很可能是特别订制。

据传是慈禧太后的水晶球

腾讯文化:这个水晶球一度被盗,具体是怎么回事?它被找回后,博物馆在安保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

夏南悉:这个水晶球一直在圆顶大厅内展出。1988年的一个晚上,小偷趁当时博物馆安全系统在维修,将水晶球连同底座一起盗走,同时被盗的还有一个小型奥西里斯铜像。第二天,一个学生在南大街桥旁发现了水晶球的底座,但水晶球和铜像都失踪了,毫无线索。

三年后,在博物馆Schuylkill河对岸的一家旧货店内,古代近东雕塑研究学者杰斯坎比和一位博物馆义工,发现失窃的奥西里斯铜像被廉价出售,上面注明卖家是“捡垃圾的亚尔”。FBI顺藤摸瓜,在一个车库里找到了水晶球。当它回到圆顶大厅后,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帮它做了一个玻璃柜。

我们在过去是很开放的,但是现在,“飒露紫”、“拳毛?”和易县罗汉雕像前,都有保护设施。

神秘的水晶球

馆藏易县罗汉

腾讯文化:你们与中国的文博机构有合作吗?

夏南悉:我本人和许多国家都有合作,比如中国、日本、韩国、蒙古,因为我是建筑史学家,在这方面发表了很多著作。

但由于我们博物馆在中国没有考古活动,所以我们的合作机会很少,也没有办过联合展览。

腾讯文化:最近博物馆接受的中国文物捐赠来自哪里?你们会购买新文物吗?

夏南悉:有一次,我去拜访一位退休同事。在他住的疗养院中,有人恰好有一件中国陶瓷不知道怎么处理,我问他是否可以捐给博物馆,他说好,但我还是先征得了他子女的同意,再让博物馆办捐赠手续。就这么一次,而且时机很巧。

我们是开放给大众的博物馆,有近20个考古项目在进行,有约20位策展人。宾州大学是私立的,收入通常依靠私人捐赠,我的研究预算、薪资都是从大学拨款,我们没有预算买新文物。

中东展厅文物

国书法、象形文字将出现在新展厅

腾讯文化:宾州大学博物馆现在正在改造,这个改造工程是从什么时候启动的?

夏南悉:以前,我们的馆藏很少变化,对访客而言,这里的时间几乎是冻结的。许多人曾告诉我:“我在读幼儿园时第一次来博物馆,现在我已经60岁了,博物馆几乎没有变化!”

从2017年11月开始,我们对博物馆进行了翻新改造。这是宾州大学博物馆一百多年来最大的一次翻新改造,改造工程计划在2021年完成。

这个工程非常浩大:入口的大厅将被彻底改造,封闭了一百多年的一道楼梯将被打开,民众一进门,就能看到全新的展览空间。另外,通往埃及馆的通道将会有巨大的窗户,让走道明亮起来。1915年建成的哈里森礼堂也会被彻底翻新,换上最现代化的照明、视听设备。

所有改造工程中的核心,是一系列全新的特色展厅。今年4月21日,我们的中东展厅已经竣工。今年11月,墨西哥和中美洲展厅将竣工。明年秋天,新的非洲展厅将竣工。其他的特色展厅,包括新的埃及馆,也会在此后陆续竣工。

在圆顶大厅附近,我们还会增加新的亚洲馆,以及两个跨文化的展厅。跨文化展厅中的一个,叫“文化的十字路口”,将呈现古以色列和地中海东部间的国际贸易;另一个叫“书写展厅”,你可以在这里看到中国书法、象形文字、苏美尔文字、巴比伦石碑和美国原住民文字。

我们还在讨论是否要开辟一个世界宗教展厅,将佛教雕塑、法老雕塑和希腊神像一同展示。

现在,我在和埃及艺术的策展人一起给学生上一门课,叫《古中国与古埃及的生与死》。我想,以后也可以策划类似的展览,这是一般博物馆不容易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