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艺术家日野之彦:精神的狩猎者

日野之彦

Korehiko Hino

1976年出生于石川,日本。1999年筑波大学毕业,2001年在筑波大学完成油画硕士学位。日野之彦是日本新生代青年艺术家的代表之一,他的绘画作品在表现的内容和风格上都有着强烈的个人标志,他突破了日本绘画发展中较单一的格局,为今天的日本艺术提供了强有力的个人视野,代表着新一代日本艺术家在艺术上的思考和探索。

朝焼け F50号 91×116.7 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这是我与世界的交谈,无限绽放的血肉之花,是我隐藏身份的面具,我将带走你游走于世间边缘”

忠于诡异表情的狂热分子 转自:ARTFIXE

バラの道 F130号 194×162 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文/任钦功

日本的当代艺术由于其独特的社会环境、政治背景和文化影响,使得日本的当代艺术在亚洲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即使在世界当代艺术中也占据有一席之地。日野之彦作为新生代当代艺术家的代表,追随着村上隆、奈良美智等前辈大家登上了日本当代艺术的舞台,并成就为当代艺术的引领者。

首飾り F100号 130×162 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展览中作品

日野之彦,1976年出生于日本石川县。毕业于日本著名的筑波大学,获得油画硕士学位。作为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日本当代艺术家,无论是政治环境,还是经济环境都经历着截然不同的社会变革。故此,日野之彦同村上隆、奈良美智等前贤的艺术思想难免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不同的艺术思维决定着艺术作品创作的高度,独特的艺术语言表现风格成就了日野之彦在日本当代艺术引领者的地位。

木漏れ日 S15号 65.2×65.2 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髪の長い頭 W18xH21.5xD21 cm ブロンズ

上个世纪日本的当代艺术无论是村上隆还是奈良美智都呈现了单一的艺术表现形式,凸显的是一味的趣味性、装饰性,而未能从社会的文化精神中去挖掘艺术的本质语言。更直白地说是对商业的过度追求而造成了表象化的艺术语境,当然这种艺术语言的形成与当时整个日本社会经济的高速推进有着直接的影响的,不能完全归结于个人。

父子像 F100号 162×130.3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日野之彦之所以能够成为日本新生代当代艺术的代表,更重要的是他能够放下别人所不能放下的,也就是物质的诱惑,在经济和科技高度发达的日本现实社会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艺术精神。日野之彦是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日本经济高发展的时期,科技发达、资讯爆炸的日本现代社会环境,包括艺术家们也在浮躁中追求着他们的作品卖点。而日野之彦却能以平凡人的心态,耐得住寂寞,对当代艺术进行深度的思考和探索。当其他艺术家一个个被经济社会所绑架的时候,日野之彦却能独善其身以艺术的视角和语言来表达着这个社会的极端和社会发展的困顿。日野之彦非凡的思想和高度决定了他独特艺术语言的非凡魅力,具有着强烈的个人标志性,也具有着当代艺术的坐标性。

オレは光るあれを見た S4号 33.3×33.3 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へそから上の半身 W33xH58x

D30 cm ブロンズ

艺术表现不外乎两种的表现意义;一是物质的;一种是艺术的。日野之彦对商业美术的放下就预示着他对艺术的倾情而出。其以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段,通过人物的面部表情 揭示了人物内心世界的困顿和对社会的茫然无助。以强化局部的面部表情达到对艺术精神的传达,从而达到人们对心理上的抚慰,这就是艺术的主要社会功能之一。

オレはロングヘアー F8号 38×45.5 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日野之彦的作品“埋葬于花中”,是其画作的典型代表形式,在他的作品里,以真人的形态来传达自己所要表现的艺术思想,拉近了人们艺术与现实的距离。以成年人的成熟身体借用儿童的眼睛来表达社会现实:局促不安的肢体语言,惊恐不定的呆滞眼神,反映了对这个变化多端、眼花缭乱社会的迷茫与惊诧。这就是上世纪末,由于人们对经济的过度追求和高科技的迅速发展,造成了对日本传统的价值观发生了严重的冲击,这样的冲击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着人们同社会的传统文化认知。年轻艺术家转变了前辈艺术家一味对身份感的追寻,而是转向了对社会现实矛盾的深度挖掘,具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现实意义。

青いバラのある風景 227.3×363.6 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穴の奥 F130号 162×194 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在绘画技法上,日野之彦以古典主义的写实手法来描绘人物,打破了日本传统绘画的叙述表现形式,通过对这种描绘方式来加强绘画所需要的艺术语境,如作品中细腻的人物肤色,婴儿般无邪的眼神都是对这种艺术语言的具象体现。

見つめ合い S30号 91×91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日野之彦如同一位生活中的大德修行者,行走于世间却又能独身其外,以其特有的方式度化现实社会人们的“物欲”,消除人们生生世世的“业障”。日野之彦的作品构图简约,习惯将人物赤裸裸地置于空寂的环境之中,创作者与被表现者两者以纯粹的“心”合二为一。正因为“纯粹”,所以才会“惊恐”,“惊恐”于这个无常的社会。从“纯粹”的一丝不挂的人体,到纯粹的空无一物的构图背景,二者都是以“外相”达到“表法”的目的。日野之彦的绘画站在佛法的高度进行艺术驾驭,显示了及强大的摄受力,在纷杂的社会中“定住”自己的“心”。正如他的生活,清晨起床作画到午餐之时,饭后则休息一小时然后继续创作到晚饭时间,傍晚则喝喝酒与孩子戏耍,晚饭后很早休息。这种平凡的生活状态,不受任何风起云涌的社会潮流所左右,因而其作品所营造的意境具有强烈的心里穿透力,赋予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艺术气息。

胸の花 F130号 162×194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花に埋まる F130号 194×162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日野之彦笔下的作品大多是以人物为表现对象,且能以简单的几种符号万变于大量的作品之中。空寂的背景、简单的花朵、成人的体态、大大的儿童般的眼睛,这些都成为了日野之彦惯用的绘画表现符号。通过这些简单的符号反映着复杂的社会问题和文化现象,如个人在科技高速发达社会中的孤立性和失落感,成为了日野之彦作品中表现的主题,用艺术的语言探讨个人与当代文化、社会和人与人的关系等。这才是真正艺术创作的意义所在,剥离眩华的表象,直指社会的本质。

日野之彦当之无愧。

死んだらどこに行く F130号 194×162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青い服 F60号 130.3×97cm キャンバス 油彩

*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容器——新绘画切片研究

《库艺术》全新改版

全新开本与排版方式,带来更佳阅读感受

收录国内最富特色画家个案

全新角度的主题呈现

乌尔里希. 克里博教授担任学术主持

长按下方二维码获取此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