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幅敦煌壁画的复活,她的虔诚与坚持让我们看到中国文化的骄傲与自信

  本文授权转载于

  壁画活了

  公元366年,一个云游的和尚手执锡杖西行至三危山,忽见金光灿灿,形状如千佛闪耀。乐僔随即悟到这是佛光点化,应在这里筑窟造像,广传佛法。于是,乐僔和尚凿建了第一个洞窟。自此之后,敦煌历经千年,营造不绝,到唐时便已有一千余龛。

  敦煌石窟千姿百态的神佛形象,壮丽辉煌的佛国世界,这些绝非人世间所有的景象,虽在佛经中能找到些文字叙述,但若非亲眼所见,是很难想像出来的。

  建造石窟的出资者,也会把他们家族的事迹留在壁画上,以期流传千年。我们从他们看到千年前人们的风姿神态,看到在时光中不灭的雅韵。

  在现实中,

  人是不会走进壁画的,

  但有人却让古人从壁画中走下来。

  9月26日晚,

  “绝色敦煌之夜”敦煌大剧院

  为各国来宾惊艳呈现,

  这场跨越千年的大秀,

  让无数人重新领略到五千年的华服之美。

  20套艺术再现服饰、80套创新设计服装···

  当模特穿着跟壁画上一模一样的服装,缓缓走来时,人们忍不住敛声屏气,心怀虔诚,巨大的震撼与不真实感,让人有种穿越时空的恍惚之感。

  网友惊呼:

  “美极了,有种瞬间穿越千年的感觉”

  “古人活过来了!”

  ▲莫高窟盛唐130窟都督夫人礼佛图女供养人像服饰艺术再现

  这样精致华美、

  高度还原的敦煌服饰,

  竟然是由一个年轻的设计师楚艳

  和搭档崔岩一起合作完成。

  楚艳,中国著名高级定制服装设计师,2014年APEC会议领导人服装主设计师,2018 年平昌冬奥会闭幕式「北京八分钟」表演服装设计主创者。

  她设计的服装成为各种重要场合的高级定制礼服,也是诸多明星指定用衣,而她却一直致力于中国传统服饰美学当代化设计;

  她想把中国千年的审美文化,传递给更多的人 。

  楚艳生长在

  历史氛围浓厚的西安,

  对千年的服饰文明早就醉心不已;

  12岁生日那天,

  当别的小姑娘喜欢零食蛋糕时,

  她却拿着零花钱到书店,

  买了一本叫《中国世界时装之苑》的杂志,

  这本杂志是中国当时80年代第一本

  铜版纸彩色印刷的时装杂志。

  当她翻开杂志,

  那些世界级时装大师的作品映入眼帘,

  独特新颖的设计,

  超强气场的模特,

  精美充满质感的礼服,

  给年幼的自己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也就从那时候起,

  楚艳明确了自己,

  想要成为一名服装设计的愿望,

  她盼着有朝一日,

  能亲手做出那样美丽的服装。

  高考填志愿时,她义无反顾地报考了北京服装学院。

  她终于能近距离地触碰到梦想的影子,满怀热情与才华的她在服装设计的世界自由驰骋,自己的天赋也展露无遗。

  中国服饰延续千年,自古就有礼仪之邦,衣冠王国之称,曾经的我们也是时尚之都,精美绝伦的东方艺术也曾风靡全世界。

  但是随着传统织造技艺的没落,民族的审美不断低落,历史上服饰的灿烂与辉煌也不复往昔。

  自小热爱传统服饰的楚艳,从中国传统服饰文化中汲取了诸多灵感,当她看到这样尴尬的处境后,便主动担起发扬中国审美,让传统之美在现代也能重新绽放光彩的重担。

  敦煌,

  每个心怀信仰之人的圣地,

  敦煌壁画,

  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库,

  石窟上的壁画静寂神秘,

  带有一种说不出的悠远意境。

  楚艳也被其深深吸引,

  她想用现代艺术的方式,

  再现敦煌历代服饰在造型、

  纹样、色彩等方面的独特魅力。

  可是这谈何容易,

  蕴含了千年的文化积淀,

  岂是说复原就复原?

  背后的艰辛复杂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因为没有实物。

  如果是复原出土服装能简单些,

  纯粹是参考壁画,

  属于意向型的东西,

  只有基本廓型、结构、色彩,

  经过千年的岁月侵蚀,

  壁画本身就已经模糊,色彩有流失。”

  设计一件服饰要考虑它的图案纹饰、色彩搭配、织染工艺,文化内涵等多方信息。但是壁画上能参考的的信息实在太少了。

  这个图案是绣出来的还是织出来的?用什么印染方法表现?而且服装只有正面图,背面没有,背面什么样子?

  这一系列的问题和困难全都摆在楚艳面前,让她举步维艰,但是只要她认定要做的事情,就算再多艰难险阻都不会轻易放弃。

  为了深入了解,

  楚艳带领团队多次前往敦煌,

  考察、记录千佛洞中的服饰,

  参考敦煌艺术和工艺美术设计研究专家

  常沙娜老师80年代临摹的敦煌壁画。

  ▲常沙娜老师绘制

  遍查相关历史文献,

  考证服饰纺织品文物对比研究,

  从敦煌石窟8000多个历代壁画人像中,

  选取最具有典型特征的

  20身世俗供养人画像为参考。

  在还原的基础上,

  再通过创新手法,

  加入设计师对它的理解,

  重新设计出既贴合历史又充满设计的服饰。

  从酝酿创意到成衣,

  经历了无数次修改和反复调整,

  整个团队夜以继日不断筛选,

  细腻到每一个服饰花纹都要精致如画。

  ▼

  每一处发髻头饰都要精准还原。

  ▼

  古人的妆容,

  眉眼唇妆也要百分百还原。

  ▼

  另一个难以攻克的难关,

  便是服饰的色彩。

  敦煌壁画上的色彩,

  主要取自有限的几种天然颜料,

  绝大部分是矿物和少量植物印染;

  因为资料和技术的严重流失,

  复原起来相当困难。

  楚艳专门飞去日本,拜访一位著名的植物染色大师吉岡幸雄,学习相关染色技术。

  又和团队一起远赴远赴新疆,从采摘红花开始实验各种染色技法,用红花、苏木或者茜草进行红花染,染出红色、橘红等颜色。

  用马蓝、木蓝、蓼蓝、菘蓝、板蓝根的草药等做成蓝靛,甚至有些颜色还是用核桃皮染制而成。

  经过不断的尝试,

  才终于染出与敦煌色彩无限接近的颜色,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有些人不解:

  为什么要费那么多时间精力,

  去复原没有多少实穿价值的服装?

  殊不知,

  这不仅仅是一件衣服,

  更是拾起了千百年的文化自信,

  弥补了断层的文化残缺。

  将每一个细节做到极致,

  不仅是对人和衣服最基本的尊敬,

  更是对衣服背后所承载文化的虔诚与敬畏。

  楚艳希望,

  未来能有更多的人关注传统服饰,

  让文化瑰宝觉醒,

  让往昔的民族骄傲再次绽放光芒,

  这才是真正的文化自信与传承。

  長按二維碼,即可關注

  Copyright ? 2018 Ciyuanhai

  Powered by: 慈愿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