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艺考女孩父母患癌 以画卖钱买止痛药

21岁的艺考女孩王天月站在癌症晚期的父亲面前,用画笔丈量父亲日渐消瘦的面庞。

早上八点刚过,王天月洗漱完毕,为父亲整理床铺。病房的窗户宽大且通透,透过玻璃即可欣赏浑河美景,王天月的父亲王飞扶着窗台站在窗边,注视着深秋的景致。简单收拾过后,王天月扶着父亲躺下,自己则翻开速写本,用画笔记录着父亲抗癌的点滴。

“拿起画笔时间就过得很快,专注的画画能让我忘掉很多不开心的事,而且只要我画画,他的状态就很好。”王天月看着父亲笃定的说道。

利落的短发和简洁中透露着幽默的言语,让97年出生的王天月有着超脱同龄人的成熟。去年十月份,王天月的母亲被检查出子宫内膜癌,手术后病情平稳,医生说五年生存率很高,但不能过于劳累,只能在超市打工赚钱贴补家用。今年三月份,不幸再次降临。从事美术教学多年的父亲王飞被查出患有胆管癌并伴多发转移,不巧的是,手术那天正是王天月考鲁迅美院前一天。

能够考取鲁美油画系是王天月一直的心愿,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王天月已经复课三年,家人同样清楚这次考试对王天月意味着什么,为此,母亲选择向女儿隐瞒了父亲的病情。

考完试后,王天月得知了父亲身患癌症的消息,对于一个只有21岁的孩子来说,接踵而至的打击让她临近崩溃,高额的医药费也让王天月家徒四壁,为了不给家人带来更多的负担,父亲王飞选择了姑息手术。即便如此,20多万元的债务和每天都在增长的医药费还是像一块乌云,罩在这个平凡的三口之家。

为解决家中的困境,王天月开始在网上以画“筹”钱。“开始的时候我‘卖’水粉画,有静物也有景物,其实内心还是感谢大家慷慨解囊,身无长物只能赠画表示心意。”每天,癌痛分分秒秒折磨着天月父亲,王天月最大的心愿就是用画筹钱,让父亲用上止痛药,少一些痛苦。

最好的一次,王天月一幅风景画“卖”到了六百元。但创作一幅风景画需要花费时间太多,王天月不得不改成了素描肖像。

最近,王天月的朋友圈更新频繁,其中一条是:我尽量话(画)哈,但我进度的确是慢,我只能说我画慢点也许质量能高点,大家可以催我,把图片再发我一遍就行。

王天月说,其实画一张素描挺费时间的,有时候要一天,有时候要几小时。这些天,随着父亲病情的加重,王天月能够静下心来画画的时间越来越少,欠的账也越来越多。“能有几十幅了吧,我得完成我的承诺,不能亏欠大家。”捶背、递尿壶、陪父亲聊天、画画、晚上打地铺睡在病房……这就是王天月每天的24小时。

一周前,王天月的父亲搬到了一个能看到河景的病房。天月说,父亲喜欢窗外的景色,也喜欢河水,他想带着自己在楼下写生,用画笔记录这一切。然而随着并病情的恶化,下楼是一种奢望。曾经身高超过一米八,体重斤190斤的他如今瘦得只有130斤,站在窗前对这个汉子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考验。

如今,常年从事美术教学工作的他也只能躺在病榻上给自己的女儿当模特。关于女儿的未来,他充满了自信。即便女儿已经复课三年,但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女儿的绘画实力,“鲁美的油画系要求高,复课对你来说是一种历练,要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达到标准了。”王飞耐心的说。

实际上,王天月已经可以达到考入美院设计专业的分数,但因为喜欢油画,所以选择一再的复课,而父亲也力排众议,始终支持她走专业绘画的道路。

在最新的画作中,王天月记录着父亲侧卧的景象,画中的父亲目光坚毅,轮廓清晰的面庞看上去与常人无异。12月初,全省艺术类统考就将开始,王天月无暇顾及,在生与死面前,求学之路已经没有那么重要,她只期望能够守在父亲的床边,度过余后的每一天。(双亲相继患癌让这个家庭难以为继,王天月的微信账号是 wty6662333 如果您能够帮住这个家庭,请与她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