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被休后平儿被贾琏扶正了?请别再误解红楼梦了

有相当多的人认为:王熙凤被休后,平儿就被贾琏扶正了。这似乎成了固定的,默认的,且也是公认的结局。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众所周知,平儿是贾琏和凤姐的通房丫头。按红楼里写的,她系凤姐从王家带来的陪嫁丫头,打小儿就跟着凤姐的。二人往好听了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往难听了说,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凤姐若果被休,身为王家陪嫁丫头的平儿可能被扶正吗?扶正了平儿,岂非还是给凤姐长脸?这个道理,对凤姐恨之入骨的贾赦邢夫人夫妇,可是心知肚明的很。

贾赦夫妇为何恨凤姐,不外乎有三:鸳鸯之事上给老太太通风,惹他不快;身为儿媳,却帮着贾政夫妇,更是仗老太太的势,不将他们正经公婆瞧在眼里;一贯揽权、会来事儿、耍尖要强、心思歹毒,这些都是贾赦看不惯的。

贾赦宁愿自己的儿媳妇如邢夫人那般愚钝,如迎春那般木讷,三从四德,唯唯诺诺,如此可掌控手心。贾赦夫妇恨极了凤姐,就算贾琏有这个心思,也断然不会让他如意,必要阻拦的。

再则,贾琏也从未流露出要扶平儿为正的心思。平儿拿住了贾琏的短,将和贾琏偷情的多姑娘的一绺头发藏了起来,说是以后的把柄,从此有靠了。那贾琏发狠,可是说了一番惊心动魄的话“你两个一口贼气。都是你们行的是,我凡行动都存坏心。多早晚都死在我手里!”这就是隐伏,是箴语。

凤姐是树,平儿是藤。平儿离开凤姐不能独活,凤姐离开平儿不能自如。二人的命运始终牵系一处。凤姐做恶,平儿给她擦屁股,留口德,也与贾府上下攒了一点贤惠名声。但就凭这些,就可以改写命运?那也未免将贾府的人看得太善良了。

贾琏其实是个有心机的。在他看来,就算平儿留了一手,悄悄儿将自己的体己拿了出来,帮与二姐埋葬,可那又怎样?死了才装贤良,早干嘛去了?休要说是迫于凤姐淫威,你就算背着她做一些好事,她就算打骂一番,也死不了人。到了后来,二姐被折磨的形骨消瘦,半只脚已伸到阴间了,你的善心又在哪儿?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管不顾了?所以,贾琏不能原谅。

平儿是做了一点善事,但大多虎头蛇尾有始无终,有些更是迫于众人的情面,不得不为。一到关键时刻,她还是露出了帮凶的嘴脸,为凤姐鞍前马后卖命。

抛开贾赦邢夫人贾琏不说,那贾珍尤氏贾蓉,也自不会放过平儿。在李纨嘴里,平儿就是凤姐的一把总钥匙。库门撬开了,还要钥匙作甚?自然一并扔了。

是啊,想凤姐被休,哭向金陵,他们怎会让一个下堂妻的心腹继续留在加贾府充当主子,这不是刺他们的心吗?(彼时王夫人已死,以后再论。)万万不能的,势必撺掇了邢夫人,早些将此二人赶出荣国府了事,斩草务必除根。

更何况,凤姐恶名在外,逼死了张金哥,险害了张华,二姐之死更是难辞其咎。此外,她放高利贷、贿赂官府、吃了原告吃被告的……其他的恶事都算是小的了。这样一个祸害,怎能让她留在府内?平儿是首席心腹,首当其冲要撵。那小丫头丰儿、小红,仆人旺儿一家,只要是凤姐信得过的,都得跟着倒霉。所谓树倒猢狲散。这种情况下,平儿能自保,那就怪了。

换一种角度,倘若平儿扶正,势必会保护巧姐,又怎允许巧姐被“狠舅奸兄”发卖?自然也就轮不到刘姥姥出场了。

倘若平儿扶正,成了正妻,不会不念昔日旧情,完全弃凤姐不顾,让她孤独死去。

凤姐既休,平儿就成了一根刺,如鲠在喉,难以下咽。那些平日里憎恨凤姐的人,不管怎样,都要将此刺拔了、剪了。

那么,平儿既未被扶正,下场几何呢?很简单,她既然是王熙凤从金陵王家带来的,被休后,自然也一并跟着王熙凤回金陵老家去。这一对主仆,凄凄惨惨,哭哭啼啼,回到已经败落的王家,自然也不受待见。王家的人自身难保,无暇他顾。凤姐很快病死,平儿也跟着死了。

平儿,萍儿。

想来,她的命运便也如没有根基的一叶浮萍那般。纵然春天绿叶可人,可到了萧索之秋,还是如那些杂草野花一样,该被收拾还是被收拾,白茫茫的,直到落了大地一个干干净净。

作者:拨弦的人,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