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排座次给我们透露了什么?

作者:陈二虎

一、第一代领导人王伦的座次

《水浒传》达到鼎盛,众英雄好汉有一次盛大的“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每一位都呼应一个“星座”,强调一百单八将是“天罡”与“地煞”星下凡,给梁山抹上“神助”的色彩,借用宗教来达到目的,渲染梁山好汉都是非常之人,是“上天显应”,而不是“人为”操作的结果,其实这都是宋江伙同吴用等亲信利用宗教的神异色彩搞的一个把戏,每一个位置与名次的安排,都是这宋江预谋好的,来为他实现自己的目的服务。

一部《水浒》,先先后后有几次排座次,正是通过座次的尊卑反映了政治倾向与好汉们的个性特征与精神风貌,为我们打开了解《水浒》的“窗口”。

梁山前后有三代领导人,第一任是落第的秀才王伦占据了水泊梁山,与杜迁、宋万成了梁山的元老加上朱贵,后来林冲上山,经历一段曲折才被接纳,排到朱贵前面,成了第四,是草创时期,凭借得天独厚的天然优势,打家劫舍,小打小闹,不显山不露水其实挺滋润的。

说来王伦,是很值得同情的,也不是没有心胸,而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当初林冲上山,他就明白自己的能力远远驾驭不了林冲,才不肯收留。

(晁盖)

二、林冲火并王伦,晁盖为头领排的座次

后来晁盖、吴用、公孙胜、三阮等人义劫生辰纲事发,遭到官府追捕,不得不投奔梁山,王伦看出晁盖等人一伙不是凡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惹不起的主,水浅养不住龙,极力拒绝晁盖等人留在山上,别给自己带来麻烦,便笑脸奉上银两,请众英雄另择山头,这很讲究的,试想,你有一片山林,自给自足很逍遥,来了一伙比你厉害的角色,也要在这片山林逍遥,你怎么想?

这件事其实林冲不太仗义,冲动地火并了王伦,这王伦可是收留他的人呀。怪就怪吴用这个小人,看出王伦与林冲有些不对付,就激化矛盾,使了损招,采取“略放片言,教他本寨自相火并”,来占据梁山的目的,取而代之。

吴用是一个心机狡猾,灵魂很龌龊的一个人,看出王伦不肯收留他们,而林冲“有顾盼之心”,看不惯王伦的排斥能人,嫉妒贤能,心中老大不满,几近忍无可忍,就又烧了一把火,激起林冲的性子,借告辞,晁盖等人“身边各藏了暗器”,已经暗藏了杀机。

当林冲出于江湖大义杀了王伦,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更没有自己要“坐第一位”的野心,十分光明磊落,正如金圣叹所说:“不是势力,不是威胁,不是私恩小惠”是英雄所为,坚决拥立晁盖为主。

吴用这厮看看林冲放倒了王伦,假恩假意地“就血泊里曳过头把交椅来,便纳林冲坐地”,还叫嚷着“如有不伏者,将王伦为例!今日扶林教头为山寨之主。”实是做给梁山元老杜迁与宋万看,并非真心让林冲当梁山之主,玩弄的一个无耻夺权的手段。

林冲肝胆大丈夫,执意立晁盖为“山寨之主”,正合吴用等人之意,也没过多谦虚,“众人扶晁天王去正中第一把交椅上坐定”,这“众人”自然是以吴用为首,耿直坦荡的晁盖,实是没有夺权当头的意思,仅是想在梁山“可以容身”,就真心推辞不坐首位,没有一点虚假的成份,这也是晁盖为人憨厚正直的一面,由于林冲的坚持,又有吴用撺掇,才应承了下来。

大家让林冲坐第二把交椅,林冲真诚相让吴用,这吴用虚情假意一番,欣然坐了第二位。吴用这个村间教书匠还是有些自知之明,从未想过自己当“第一”,自己也没那能力,也坐不成,背后使坏才是他的特长。

林冲执意让公孙胜坐了第三位,还在谦让下去,大家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林冲坐了第四位,依次是刘唐、三阮,杜迁、宋万、朱贵自然排在末位,不敢有任何非份之想,深知惹不起这伙爷,识时务者为俊杰,千万别惹事,“不若做个人情”,这是梁山第二次排座次,林冲依旧是第四位。

三、宋江上梁山后的排座次

接下来是花荣大闹清风寨,又来了一伙有生力量,花荣与原青州兵马统制秦明自然坐到第五、第六,这也是平衡关系,必须的结果,这是第三次排座次。

经历了劫法场,智取无为军,宋江又率了一伙他的“人马”上山,由于宋江在江湖上有些威望,又对晁盖等人有恩,于是,晁盖与宋江彼此谦让,让对方坐第一把,其实也给梁山埋下危机的种子,晁盖的位置受到威胁,虽然晁盖依旧为首,卑鄙的宋江成了二把手,却基本掌握了梁山的实权,逐渐架空了晁盖。

当前四位定下来之后,还没等晁盖说话,这宋江就一挥手,让原先的首领与他新带来,分坐左右了,这分明是分庭抗争了,还说出一段堂皇的话:“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这不是宋江随口说出的,而是一种坚决的命令,完全把晁盖的权威抹杀掉,那语气,那架势,晁盖仅是一个傀儡,已经十分不把晁盖当回事,连简单的“议”一下都免了,晁盖都剥夺了发言权,谁还敢放屁。林冲,你这末路的英雄,更是内心悲凉的,自古的高尚都倒在卑鄙的脚下,君子无朋,小人结党,高尚是孤独的呀。

“那时”,预示着宋江当了头以后呀。这第四次梁山好汉已经达到四十人,一半是宋江领来的,加上先前花荣带来的,这都是宋江的人呀,晁盖,就要成为“王伦第二”,让读者窺见人物之间那微妙的隐蔽,宋江玩弄手腕,拉拢人心,培植个人力量。

于是,晁盖不想被驾空,愤而带兵攻打曾头市,不明不白中了暗箭,这是一个天大的阴谋,谁射杀了晁天王,谁又在那箭上刻上史文恭的名字,这只有宋江与吴用加上那个射出箭的人知道,让“仗义疏财”、光明磊落的晁盖死的不明不白,含恨留下遗言:“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这不是晁盖的心胸狭窄,也不是个人小恩仇,箭上有“史文恭”的名字,不提史文恭,却说“射死我的”,这话中隐含着自己被暗害的阴谋,是不想让宋江的阴谋得逞。

然而,一切不以晁盖的意志为转移,梁山不能无主,宋江顺理成章地当了一把手,梁山好汉达到八十八人,梁山有了历史性的转折,完全成了宋江的天下,这第五次“排座次”实际上就是完全确立宋江的地位,没有拉出位置的尊卑高低,但宋江心目中也有了基本的思路,为后来的最后一次排座次打下坚实的基础,唯我独尊是宋江了。

四,最后的英雄排座次

等《水浒传》到了第七十一回,“石碣前面,书梁山泊天罡星三十六员”,“石碣背面,书地煞星七十二员”,一百单八将明显分为两大“层次”,显示了尊卑有别,考虑了社会背景,名望能力,家庭出份,亲疏远近等方方面面,因此原朝廷命官与地主老财都排到显赫尊崇的位置上,那些出身低微的排到了后面,考虑的不是德才兼备与功劳大小,这分明是宋江串通吴用有预谋的结果,两个“文化小人”。

小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小人有点一瓶子不满半瓶子醋的文化。

明着杀人,是好汉的行为;背地整人,是小人所为。宋江,刀笔小吏;吴用,村里的教书匠。耍了梁山好汉,吴用为虎作伥,两个人狼狈为奸,联手谋杀了水泊英雄,难怪施老爷子给这两个起了富含深义的名字:“呼保义宋江”,分明就是招呼梁山好汉保卫所谓的“忠义”,投降,为大宋江山送死;而“智多星吴用”,更是暗含心地不正,那智慧多是坏水,无用而有害!

当年宋江一上梁山,就极力渲染那所谓的“童谣”,讲天书似地解释了一番“耗国因家木,刀兵点水工。纵横三十六,播乱在山东”,就已经露出狐狸尾巴。

金圣叹就感慨地说:“妙绝之笔”,“便抵无数篝火狐鸣、鱼罾书帛之事”,道出宋江阴险又卑鄙的伎俩。

思量这梁山前两任一把手,都非正常死亡,一个被“火并”一个被“暗杀”,江湖险恶,没两下子还真不行呀!

一部《水浒》,给予我们深思的实在是太多,命运的长路,该遗弃的遗弃,该珍惜的珍惜,智慧不是一束光芒,有时是一把锋利的刀。

【作者简介】陈二虎,笔名红叶,蒙古族中的契丹人。翁牛特旗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