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次沦为“仙股”、历经4次重组,中弘最终难逃退市命运

11月8日晚间,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终止退市决定。因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而触发退市条款,中弘股份成A股“1元退市股第一股”。

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终止上市决定

11月8日晚间,深交所官网发布公告称,根据《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以及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中弘股份成为首家因股价连续低于面值而被强制终止上市的公司。深交所坚决落实退市主体责任,依法依规作出终止上市决定,是对市场主体自治行为和投资者市场化选择的尊重和保护,是进一步健全资本市场基础功能、提升资本市场有效性、强化理性价值投资理念的体现。

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4.4.23条的规定,中弘股份公司股票将自2018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证券简称将变更为“中弘退”,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中弘股份今年三季度报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共有股东274498户,上期为246586户,变动幅度11.32%。其中,共有8家机构持仓,持仓合计442225.90万股,占流通盘合计73.80%。

根据相关规则,中弘股份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四十五个交易日内,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进行挂牌转让。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退市后想要重新回到A股困难重重,根据2015年1月修订的重新上市办法,需要满足“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 最近1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正值; 最近3年公司主业、董事、高管没有发生重大变化”等14个条件。而中弘股份2017年扣非净利润亏损金额超23亿元,今年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亏损近19亿元。并且,今年10月中旬,公司董事长王继红、董事兼总经理张继伟辞职。因此,退市后的中弘股份至少要3年后才能重新申请上市。

也就是说,对于这27万户投资者而言,中弘股份在A股的日子仅剩最后30个交易日“出逃”。

今年来3次沦为“仙股”

中弘股份是一家集商业地产、文化旅游地产等核心物业开发与运营为一体的综合型地产企业,2010年借壳*ST科苑上市,控股股东为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

上市前几年,中弘股份的股价还算比较正常。去年上半年在2元以上区间徘徊,但2017年7月份,因2016年实施10转4股并派0.1元(含税),股价直接从2.7元降至1.9元附近,成为1元股。今年来,更是3次沦为“仙股”。

今年6月,中弘股份盘中就曾跌破过1元成为“仙股”,但很快又被拉回1元上方。这是其第一次短暂的“仙股”之旅。

8月14日,中弘股份收到安徽证监局《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8月15日,中弘股份报收0.94元/股,直接“升仙”。随后几个交易日持续下跌,8月20日盘中更是探至0.71元/股的低价。

随后几个交易日里,中弘股份股价一直在低空徘徊,9月5日收盘价恰好为1元/股,短暂保住了“性命”。但随着债务问题持续发酵,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亏损、重组失败等利空消息传来,9月13日股票复牌起,中弘股份便开启了连续20个交易日的“仙股”之路。

9月13日至10月18日期间,中弘股份累计成交额69.8亿元。期间价格最高的是10月10日,当日收盘价为0.98元/股,距离1元“生死线”只差2分钱。但2分钱难倒英雄汉,次日该股下跌3.06%至0.95元/股,随后持续下滑再也无力回天。10月18日,该股一字跌停,收盘价为0.74元/股。10月18日晚间,因触发退市条款,深交所宣布已启动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程序,公司股票停牌。

4次重组难逃退市命运

中弘股份股价不断“成仙”的背后,暴露出的是其上市以来盲目扩张、大肆举债等问题。借壳上市以后,主营为房地产的中弘股份展开了一系列资本运作,先后收购了H股的中玺国际(前称卓高集团)和开易控股(KEE),以及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和境外高端旅游服务商A&K公司等,却并未给公司带来什么明显的收益。2013年,公司净利润由上一年的超过10亿元暴跌至不足2.2亿元,随后几年利润一直变化不太大。

2017年,公司债务问题集中爆发,涉及债务纠纷几十起,涉案金额100亿元以上。2017年该公司净利润巨额亏损25.11亿元,同比下降1699.01%。同时,还被出具了保留意见+强调事项的审计报告。公司业务停滞、实控人出走、股东减持等负面消息不断爆出,导致股价也一路下滑。

为了缓解债务和股价危机,今年以来,据记者统计,中弘股份4次尝试以资产重组方式自救,但都未能避免退市的命运。

今年3月19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母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与港桥投资于共同签署了《关于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战略重组协议》。根据协议,港桥投资将联合其他合伙人发起设立一只不超过200亿元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参与中弘集团重组。桥投资将通过购买中弘集团资产、项目公司股权、向项目公司增加投资及处置非核心资产等方式,使中弘集团获得现金以偿还债务、补充流动资金。但两个月多,该重组计划便因“未能与相关债权人就偿债安排及重组事项达成一致”而宣告失败。

6月29日,中弘股份再次宣布了新的重组计划,中弘集团拟将持有的全部中弘股份22.28亿股股份,转让给新疆佳龙。后者同意提供一定的流动性支持,帮助中弘集团化解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但两个月后,该计划再次失败。8月27日,中弘股份公告称,由于在合理的时间内,中弘卓业未与中弘股份的相关债权人就债务重组达成谅解备忘。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终止本次股份转让事项。

两次计划重组失败后,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又公告称,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与加多宝集团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协议显示,加多宝集团以及银谊资本方将对中弘控股与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解决其流动性困难和经营困境。但此次重组很快被加多宝集团“打脸”,中弘股份公告发出后第二天上午,加多宝集团紧急发出澄清声明,称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9月30日,中弘股份也公告称,对于已签署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公司经审慎判断,认为该协议实质性上已终止。

至此,中弘股份仍然没有放弃自救。10月10日公司公告称,中弘股份与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宿州国厚”)、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签署经营托管协议,由宿州国厚对其实施托管经营,并进行债务重组,提供流动性支持。此前,中弘股份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高票通过了公司与国厚资产签署的《经营托管协议》。国厚资产正式以托管人身份入驻中弘股份,开展债权债务重整工作。根据最新安排,2018年11月16日上午10点,中弘股份将在公司总部召开债权人会议,会议召集人为国厚资产子公司宿州国厚及中泰创展。债权人会议将审议组建中弘股份债权人委员会的相关事宜,以及商讨解决中弘股份逾期债务的相关问题。截至10月22日,据中弘股份披露,公司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7.65亿元。

38只个股低于2元

中弘股份是A股首家因为股价触及1元标准而退市的公司。它的退市也为其他股价较低的上市公司和爱炒低价股的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11月8日日收盘,沪深两市股价低于2元的A股共有38家。除中弘股份外,金亚科技、 *ST海润股价也低于1元 ,这两只股票均已停牌并也处于退市边缘。此外,ST锐电1.1元/股、*ST凯迪1.24元/股、*ST华信1.24元/股、*ST百特1.31元/股、*ST中绒1.38元/股、*ST保千1.39元/股,均面临较大风险。

近期,A股低价股炒作风潮再起。恒立实业在游资的追捧下连续收出11个涨停板,创下今年来最长连板记录。11月8日,A股ST板块掀起涨停潮,包括*ST中绒、*ST保千、*ST毅达、*ST凯迪等共21只个股涨停,其中9只个股收盘价低于2元。

对于这样的现象,安信证券重庆洪湖东路营业部投资顾问杨光帅表示:“中弘股份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一元,触发了退市条例而被深交所作出退市决定,这是依法处理的结果。对于最近的低价股和ST股炒作又重现的情况,是因为前期监管部门出了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重组的通知,从而引起了对壳资源的一种老套的炒作行为。对于多数低价股,他们的基本面都很不好,净资产低于面值甚至为负,财报也是连续的亏损,这中间虽然有可能会出现乌鸡变凤凰的个例,但是可能对于多数的低价及ST股来说,都难以实现这样的转变。我们的市场正逐步和国际市场接轨,长期来说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可能只是短期的,建议投资者还是从公司的基本面出发选择股票,不做跟风这样炒作低价ST股这种不理智的行为。”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但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