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大侦探》第四季新鲜出炉,小众综艺如何突破圈层?

热点资讯▕ 知识分享▕ 专业解读

订阅NewMediaLab

广东省新媒体与品牌传播创新应用重点实验室

本期作者

不止萌萌哒的大梦同学

本期关键词

《明星大侦探》| 真人秀 | 创新

上周五,《明星大侦探》第四季第一期出炉。到目前为止,仅一期播放量已达2.5亿,豆瓣评分9.5分,堪称口碑和流量双赢的优秀综艺样板。《明星大侦探》的节目创意起初是源自韩国JTBC台的《犯罪现场》,但如今它不仅做出了中国特色,还将这一小众题材发展为大众综艺。在这样一个“泛真人秀时代”,《明星大侦探》精耕垂直内容,多屏互动的宣发模式,为其他综艺提供了一个新的真人秀制作模式。

《明星大侦探》为何能久创久新?

选题映射社会热点

《明星大侦探》的选题广泛且具有代表性。其题材涉及日常的生活学习、职场交往、婚恋家庭等,映射了人们基础的情感需求。同时,它又嫁接了社会热点话题,如对颜值至上、整容、网红、偶像团体、国足等现象的探讨,引导观众去关注日常生活之外的社会现象,对整个社会的发展、心理等问题作出反思。

微剧架构及电影式表现手法

在《明星大侦探》第四季中,18分钟的互动微剧《片场谜案》与先导片在10月26日同步上线,之后第一期《逃出无名岛》分上下两期播出,共约2小时。这种长短视频融合嵌套的模式,无疑增强了综艺节目的形式立体感及内容多元性。同时,互动微剧将侦探角色下放给观众,在电影式的表现手法和多角度的叙事方式中,营造悬疑气氛将观众迅速带入情境,随着疑点和线索的不断抛出,观众在被调动推理兴趣的同时,也会继续等待节目的更新,来验证自己先前的判断。

角色叙事去中心化

由于《明星大侦探》在网络平台播出,在极具“碎片化”以及“拼贴性”特点的后现代主义文化的熏陶下,玩家角色的“去中心化”叙事设计得以发挥。节目平均了每个嘉宾在游戏中的出现时间,个人行为在角色小卡的基础上也被鼓励发挥,每个人都在创造属于自己视角的叙事,弹性空间进而加大。除此之外,第三季中《明星烧脑时间》于正式节目之前播出,可以让观众进入每个角色的主观视角,伴随角色“寻找真凶”,还能通过网络投票竞猜出心中的凶手。多重视角的嵌入,每位观众都能成为自己游戏叙事的主宰,增强了参与游戏的“自我意识”。

交互式沉浸推理

在第四季中,观众可通过互动微剧中提供的线索激活点以及嫌疑人社交账号,进行深度探索,充分沉浸到推理过程之中。此外,节目组还在长沙、北京、上海、广州四个城市设置线下线索区,供观众前往寻找更多信息。线下线索区不仅是对节目内容的补充升级,更让原本虚拟的综艺节目变得可触可感,增强了真实的互动体验。

小众综艺如何形成圈层穿透力

迎合网生代口味,加码原创内容

“网生代”的概念具有双重性。一方面指的是依赖互联网成名的创作者新一代,他们往往自担导演、编剧、演员、后期等;另一方面指的是网络环境催生、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观众。他们是网络自制节目的消费者和主导者,他们喜欢游戏和二次元,是优秀的话题制造者。网生代的口味往往是对抗式的。他们把有趣、好玩、互动、搞笑等作为选择综艺的优先标准,却也不排斥节目进行价值观输出,只要节目以合其口味的方式传播价值,并提高这部分人群的参与感。所以,迎合网生代口味,最重要的是让其参与到节目制作和播出的过程中来,自主选择角色扮演,成为节目内容的一部分。

《明星大侦探》针对中国网生代,对韩国原版内容进行了本土化改编。其中,明星互动推理时的搞笑自黑,线索道具的“拼贴化”和“网红风格化”,原创“二次元”风潮的花字组以及看片时可“弹幕互动”的设计,都促成了“网生代”在社交网络的“全民自来水”,进一步促进节目的“病毒式传播”。

同样受网生代欢迎的《吐槽大会》,则是利用对抗、消解的青年亚文化方式,与这届观众进行情感互动。“何以解忧,唯有吐槽”并非是一种消极的人生态度,而是在戏讽现代社会压力和明星隐私之后,排解压力,笑对生活。

不论是《明星大侦探》对“网生代”风格话语的玩转,还是《吐槽大会》对其内心的解读,都是基于对“网生代”的精准洞察。了解其用户画像之后,围绕其兴趣、圈子、关注话题、生存环境进行原创内容的输出。

注重节目连续性,增强用户粘性

节目的连续性,从时间维度来看,是一个节目的生存周期。在生产维度来看,是一个选题可以延伸得多宽和多深。即针对某个社会话题或剧本内核,延伸多大体量的内容,以及为观众带来多维度甚至多层次的认知和思考。这充分体现了节目制作者的功力,对剧本内容的深挖和原创能力,以及对社会现象的洞察能力。连续性剧情设置的好处在于,能够增强用户对节目的粘性,用一期节目锁定用户之后,在层层线索和疑点的嵌套之中,让用户持续保持悬念和参与推理的心态。

在《明星大侦探》中,由于第二季“恐怖童谣”对连续剧情的尝试饱受观众好评。《明星大侦探》第三季的首期节目“酒店惊魂”继续延用了连续剧情设计,分为4期播出,时长达260分钟,穿插了校园暴力、人体实验室、灵魂交换、密室逃脱等剧情,案情复杂,环环相扣。这种连续性的剧情延展和嵌套设计,不失为一种增强用户粘性的好办法。

主流价值观导向,传播正能量

马克思认为,文艺作品要具有“真、善、美”。“真”是作品的功能和价值,而“善”是作品的教育功能和价值;而“美”要求文艺作品在内容与形式上要保持高度的统一。真善美三者既发挥各自的作用,又相辅相成扩大文艺作品的影响。所以,真人秀节目作为文艺作品的一种,应当具有真善美。其中的“善”教化功能,意味着传媒要承担起社会责任。只有做好“娱乐情绪”和“人文情怀”的平衡,激发用户的共鸣和思考,才是一档节目的长久生存之计。

新媒体时代,网络自制真人秀激流勇进之时,如何避免陷入娱乐化、游戏化庸俗,坚持正能量的价值把控,《明星大侦探》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在每一集的结尾,制作者巧妙地将结局停留在直抵心灵的故事小片中,以人物角色的视角讲述人生的感悟和反思。

因而,这种游戏化设置的综艺节目,并不只是“电子海洛因”,更像是一场“社会学实验”。当观众参与到节目互动之中,不仅能在沉浸式的体验中深化自身对情感和道德的认知,也能进一步丰富自我与世界的关系。它能让我们跳出日常生活的周而复始,运用主观视角去感知和触碰我们从未涉及的领域和体验。在过程中,反思自己的行为,想象人类在困境中的实际行动。

在中国综艺市场,真人秀的生命周期往往是短暂的,但是也不乏一些优秀的节目越走越好。要想在每年不计其数的节目中脱颖而出,重要的还是制作者对观众心理和需求的把握,以及对原创、精品内容的深耕。只有对消费者和市场负责,才能获得相应的口碑与成绩。同时,在中国广电政策收紧的情况下,真人秀节目如何把握好娱乐和话题的尺度,如何平衡好主流价值观和多元内容的表达,也在考验着制作者的功力。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字:陶梦

编辑:刘瑞

第一期真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