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中反田文镜的带头人李绂,为何他免死,另外两个却遭殃?

(杨角风谈雍正王朝解密篇2——总102期)

杨角风谈雍正王朝系列即将终结,很多朋友也留言说,剧中还有一些疑问没有解答完呢,那么杨角风后面这段时间就专门针对朋友们的提问,进行回答。

昨天一位网友“镓有靓妞”提问道:

“请解读一下为什么李福(绂)带头反田文镜,最后免了死罪,而另两个人也算清官,罪过应该大不过李福(绂),最后却被杀头?”

本期杨角风谈雍正王朝:雍正王朝中为什么反田文镜的李绂免了死罪,另两个清流却被斩了?

一、

李绂是怎样一个人?

李绂是康熙四十八年进士,在康熙一朝时就跟着老三胤祉一起编书,曾经还跟前来追户部欠款的老四胤禛有过顶撞。

后来雍正帝即位,李绂也在张廷玉的举荐下,成为了雍正朝第一次科举考试的副主考,因为揭发考场舞弊案有功,也深受雍正帝的信任,并放湖北巡抚。

李绂这个人是清流,所谓的清流,其实就是中国封建时代士大夫阶层的一种特殊产物,他们本身道德要求比较高,不会跟社会不良行为同流合污,在社会上的地位也比较高,是一种推动社会进步的具有正气的知识分子。

但是在剧中的这个清流,意思就有所不同了,他们则变成了站在道德制高点,对看不惯的人和事大肆批评,不肯妥协的一群人了。

李绂无疑就是雍正王朝中清流的一个楷模了,家里一贫如洗,据说老婆戴着的戒指都是铜的,好歹他也曾是湖北巡抚加直隶总督了。

当时他在湖北巡抚任上做的还算不错,虽然他也反对部分新政,尤其是反对田文镜在河南搞的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但当时湖北并不是雍正新政的施行省份,所以李绂表现的还算优秀。

由于田文镜新政推行时过于急切,导致众清流反对,雍正帝跟老十三胤祥商讨以后,打算把李绂召回京城,升任直隶总督……

二、

为什么是李绂反对田文镜?(一)

老十三胤祥给雍正帝说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旗人一开春就把分到的地租给汉人了,他们不领俸禄粮了,结果租地的粮食比俸禄粮都多。第二件事则是田文镜有危机,河南籍的京官联合起来打算倒田!

由此雍正帝对现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直隶总督不满,打算换掉,于是就想到了李绂,一方面李绂是汉人,对雍正帝要旗人自力更生的新政,他是拥护的,同时他又是清流的代表,雍正帝想通过他压一下河南籍京官打算告田文镜的事,毕竟他出任直隶总督以后,也是推行新政的,同样是推行新政,对田文镜就没有那么大意见了。

可惜,雍正帝这次打错了算盘。

但是我们仔细看李绂到河南后和田文镜的对话,就会惊讶的发现,真正让雍正帝打错了算盘的其实是田文镜:

李绂过来的时候,一直是笑呵呵的,但是田文镜除了刚见面寒暄时露了一丝笑脸后,后面全程都板着脸,尤其是当着李绂的面让李袚的一个同榜进士好友陆生楠去革了两个考生的功名。

最后俩人吵起来了,李绂还是拉架的,其实李绂的心思并不是让考生们罢考,他自己也说了,一方面让陆生楠再去开导开导一下生员,另一方面,也希望田文镜改变一下工作方式,不要动不动就革人家功名嘛,就事论事解决啊:

“田大人,生员们不懂事,教育教育也就是了,功名就不要革了。”

到了第二天,李绂又跟田文镜雪中散步,李绂同样只是希望田文镜改变一下工作方式,总是这么强硬,新政是不好推行的:

“罗镇邦他们,不过是为了读书人说了几句话,这点罪不至于罢官免职……你这不是摆明了要跟进士们过不去吗?”

三、

为什么是李绂反对田文镜?(二)

其实李绂的出发点还是希望田文镜改变工作方式,不要表现的那么对立,这样的话不利于新政的推行,他自始至终也没有一句反对新政推行的话。

倒是田文镜,动不动就拿“你这是和新政过不去”来压人,对考生们如此,对陆生楠如此,对李绂也是这个意思,甚至还当面指出李绂有结党的嫌疑!

作为清流,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把名声看得比命重要,所以李绂必然争这口气:

“我倒一味相让,你竟如此小人之心度我之腹,你说我结党我就结党,我倒要为天下读书人争个脸面!”

其实不仅田文镜说李绂有朋党之嫌,连他的老上司老三胤祉也这样说他!

李绂回京以后,第二天就去了老三胤祉府上,先是奉上一枚鸡血石,在得知确实不是巧取豪夺来的后,老三胤祉收下了,随后就开始谈论政事了,先问他进京见了皇帝都说了啥?

李绂:

“先是湖北的政务,接着同我谈整顿旗务,这以后说的都是田文镜的事了……”

果然敏锐的老三胤祉发现问题了:

“田文镜?田文镜关你什么事呀?”

是啊,田文镜有御史言官呢,你李绂是直隶总督,各管一方,你管他干嘛?

李绂说出了真正的原因,原来是因为他在河南把他的几个好友整的太惨了,想让他稍微宽容一些,结果老三胤祉一句话就把问题点说出来了:

“四弟这个人我了解,小心把你打成朋党?”

四、

为什么雍正帝最终放过了李绂?

其实雍正帝心中也清楚,田文镜确实是操之过急了,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朝中竟然还有一股势力敢跟皇权抗衡?

我们分析一下当时朝廷的势力分布,雍正帝一派,以李卫、田文镜、刘墨林为主;老八胤禩一派,以老九老十、隆科多以及大部分朝中大臣为主;清流一派,名义上是李绂、孙嘉诚等为主,其实他们的实际靠山是老三胤祉!

不要觉得老三胤祉第一个带头向雍正帝下跪称臣,后来又淡出朝廷视野就脱离嫌疑了,其实他一直不受雍正帝的信任。

这次清流们联名上折子,人员竟然跟当年弹劾年羹尧的名单惊奇的一致,此时雍正帝联想到了二十年前……

那是康熙朝太子胤礽被废,众大臣举荐新太子,当时的老八胤禩一伙就被视为了同党,雍正帝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必须打击清流的头子,只要除掉头,就能震慑住其他人员。

而这群清流跟老八胤禩一伙,其实是没有多少关联的,这是一股新兴的势力。

但是清流真正的头目是李绂吗?

当然不是,清流真正的头目其实是老三胤祉,等到了李绂、谢济世、陆生楠被判了死刑之后,老三胤祉终于坐不住了,他也知道,这次雍正帝表面上是针对李绂等人,实际上还是要打掉自己的势力。

于是他当面向雍正帝求情,可是不拿出点真正的东西,雍正帝会轻易放过他吗?

即使雍正帝的亲儿子弘历都来求情,雍正帝都不松口,因为他一直等着老三胤祉主动投降:

“一个亲儿子,再加上我这个亲阿哥,面子总算够了吧?御前免跪的恩典我也不要了……”

于是胤祉直接下跪了,预期已经达到,雍正帝缓缓地掏出了赦免李绂的诏书,原来他早就写好了,就等着老三胤祉表态呢。

历史上老三胤祉后来也被剥夺了爵位,原因是对死去的老十三胤祥不敬,剧中被剥夺权力,却是因为李绂!

从那以后,老三胤祉就郁郁寡欢了,也退出了政坛,不然的话后来八王议政逼宫时,老三胤祉就没在大殿上,或许已经没有资格了吧?

但是,雍正帝总得向众人表态,表明自己支持新政的态度,所以剩余的谢济世、陆生楠是非杀不可的,至于李绂,反正已经被剥夺了官职,贬为庶民了,至此,清流们也就再起不了波浪了……

我叫杨角风,换种视角解析《雍正王朝》,原创作品,不喜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