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学者:中国跟太平洋岛国“债务陷阱”没关系

【文/观察者网郭涵】

近年来,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投资力度不断加大,引发了西方尤其是澳大利亚媒体与官员的焦虑。他们频频以所谓“债务陷阱外交”为理由,抹黑中国与区域各国的合作,对此我国驻当地使馆早已进行驳斥。11月8日,两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学者也在该校网站发表文章,引用公开数据,反驳了这类不实指控。

原文标题,发表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DEVPOLICY网站上

在《中国在太平洋:中国展开了“债务陷阱”外交吗?》一文中,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罗罕·福克斯(Rohan Fox)与马修·多尔南(Matthew Dornan)表示,西方媒体经常报道中国的对外援助针对无力偿还贷款的小国。有的还贴上所谓的“债务陷阱外交”的标签,指责中国为扩大影响力侵害小国的主权,比如南太平洋的各个岛国。

大多数持此类观点的媒体引用的都是泛泛报道与采访,缺少硬核数据。而两位作者则试图回答两个问题:首先,太平洋岛国是否深陷债务危机当中;其次,如果是,原因是否因为来自中国的借贷。

为解答第一个问题,他们查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亚洲发展银行(ADB)的风险评估数据。如图一所示,过去五年来,一众太平洋岛国的债务问题确实呈恶化态势。图二显示,超过40%的岛国如今已被列为“债务问题高危”(high risk of debt distress)国家,所以这个问题确实存在。

图1. IMF/ADB对太平洋岛国加东帝汶2008至2017年债务困境有数据的评级,由绿到红分别是低、中、高度困境

图2.各岛国债务困境分级(最近数据)

至于第二个问题,一切是否因中国借贷而起?答案很简单:不是。

虽然中国是该区最大的双边投资借贷方,但中国的贷款在汤加以外任何国家所占比例都不超过50%。事实上,一半的“债务问题高危国家”甚至都未与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基里巴斯、马绍尔群岛与图瓦卢为中国台湾“邦交国”),也就无权享受中国的援外优惠贷款(Concessional Loan)。中国也曾给被列为“债务问题低危险度”的国家提供贷款,所以说两者之间存在关联是不准确的。

根据图三各自年份的数据,中国的借贷在太平洋岛国债务总额中占12%,也即112亿美元中的13亿。图中没有列出澳大利亚的数据,因为该国的援助款项都是通过补助金与多边组织(如世界银行)的基金等形式发放。

图3.各国当年债务总额中,援助国所占比例,瑙鲁帕劳无数据,数额按2018年美国消费价格指数(CPI)折合美元

该区域债务总额中,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斐济占了绝大多数,他们的经济发展程度垫底,两国债务加起来占了总数的88%。而究其原因,是绿条代表的国内债务(主要是养老金)占了政府借贷的大头。

中国的借贷只有在汤加、萨摩亚和瓦努阿图占比超过三分之一。但多边发展银行等组织的借贷数额依然超过中国。在没有被列入高危的瓦努阿图,中国只是最近才开始增加借贷。而按照该国政府的说法,这样的情况也不会持久。

2017年中国承诺对南太平洋国家援助金额为澳大利亚的4倍,预计今年将成为该地区最大援助国 来源:《金融时报》

所以到最后,只有汤加一个国家可以为中国“债务陷阱”论提供或多或少的例证。该国确实是“债务问题高危国家”,其中绝大部分是来自中国——中国进出口银行2008及2010年曾提供两笔较大的优惠贷款。

中国2011年在汤加承包建筑工程项目 来源:tonganz.net

不过,该文作者表示,任何对此事有所了解的人,都不会把汤加跟所谓的中国“债务陷阱外交”联系起来。2008年的那笔贷款特殊之处在于,两年前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Nuku'alofa)发生暴乱,导致城市的中央商业区(CBD)受到相当程度破坏,该国政府急需能够快速重建的资金。

而第二笔修路的援助贷款则受到政治因素影响:首都郊外地区的议员看到中方承建了这个项目,也希望为他们的选区争取到援助资金。中方建筑公司出于利润的考虑,决定同时承包两项工程。也就是说,这两笔贷款并不是由中国政府推动。直到最近,汤加政府还就该建设项目的付款问题左支右吾,可以说这两笔贷款已经成为令中方头疼的事情。

作者得出结论,中国在太平洋岛国中采取“债务陷阱外交”的说法完全是空穴来风。该地区确实面临日渐严重的债务问题,但对绝大多数国家来说,跟中国没有关系。

今年8月30日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据报道,美国政府匿名人士称,中国给太平洋岛国提供大量贷款的行为会导致这些国家落入债务困境,美对此表示关切。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

的确有一些西方媒体报道炒作所谓的“中国债务陷阱”。我就感到很奇怪,同样是资金,怎么西方国家提供的就是‘馅饼’,而中国一提供就成了‘陷阱’?这是不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

中方提供的有关贷款从来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我们高度关注受援国债务的可持续性,充分尊重受援国政府的意愿,把资金投向基础设施等受援国急需发展且存在资金缺口的领域,帮助有关国家克服资金瓶颈,增强造血功能,从而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改善当地民生,受到受援国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

我奉劝有关人士,不要在别人埋头建路时,自己却忙着“挖坑”。希望他们能与中方一道,真心实意地为其他国家的发展多做好事和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