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黑熊28年却惨死林间,人们说她死在熊爪下,真相却令人心碎

在去世前的28年,Kay Grayson一直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沿海森林中,和野生黑熊们生活在一起。

她亲手喂养这群黑熊,保护它们免受偷猎者的伤害,甚至把它们带到自己家里。

她会用自己温柔的歌声呼唤黑熊,黑熊也会随着她的口令站立或坐下。

她成了远近闻名的“熊女士”。

然而,当2015年Kay失踪后,人们却在森林里发现了她的遗骸:

一堆破碎的骨头和腐烂的躯干,周围还有熊来过离开的痕迹。

是谁杀了Kay?

会不会是她亲手喂养保护的那群黑熊??

随着“保护黑熊的熊女士惨死林中”的消息传开后,

包括福克斯新闻、每日邮报、人物杂志在内的著名媒体都报道了她的故事,人们推断一定是黑熊杀死了Kay。

许多读者在下面留言,同情之中还带着一点怒其不争:

“黑熊是顶级的捕食者,早就有人和她说过了,这些熊野性不羁,总有一天会在饿极了的情况下吃了她的。”

然而,造成Kay死亡的真的是黑熊吗?

随着调查进行,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让人无奈又心碎的故事…

【一生放浪不羁爱自由,却为一群黑熊在森林停留】

1941年,Kay出生于匹兹堡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在佛罗里达长大。

然而,她的父母去世得早,家里只有一个哥哥,童年的生活色调非常阴暗。

高中毕业后,Kay离开了哥哥,离开了故乡,开始了自己四处漂泊的生活。

她换了一个又一个城市居住,与一个又一个男人交往。

每一段感情结束后,她都会选择离开那个男人所在的城市,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这么多年里,Kay似乎一直这样无牵无挂。

唯一和她保持联系的,只有Kay哥哥的女儿Susan。

不管Kay去到哪里,她总会给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太多的侄女写信,告诉她自己的现状和漂泊生活的所思所想。

Susan是Kay最好的倾听者,也是Kay生活的旁观者。

二十多岁时,Kay的大部分日子都是在拉斯维加斯度过的。

有人说她是在赌城当歌舞女郎,很多人都见过她在赌城跳舞。

但也有人说,Kay其实是一个高级应召女郎:

不然她哪里来的钱,可以买得起全新的林肯车呢?

她肯定是和各种富有的男人交往后才能得到这么多钱。

然而,对于这些传闻Susan并不清楚。

在她从姑姑那里收到的照片和信件中可以看到,Kay在赌城的日子过得确实挺开心。

而她也一直写信鼓励Susan:

“如果你想去看世界,那就去吧!”

1965年,24岁的Kay在内华达州和一名叫做Leo Bush的商人结婚了。

就在Susan还没来得及认识认识这位新姑父时,就收到了Kay的来信:

结婚六个月后,Kay有天醒来,

突然意识到自己讨厌婚姻,讨厌现在的生活。

“够了,不继续了”

于是Susan立刻收拾醒来走了,离开了Leo,离开了内华达州,也离开了她人生唯一一次婚姻。

尝试过婚姻并很快放弃的Kay又恢复了自己之前四处走走看看的生活。

在70年代时,她遇到了一名叫做Gordon Griffith的男子。

Gordon在圣地亚哥有一个自己的牧场,被他命名为“骑士花园”。

Kay喜欢Gordon,也喜欢和他一起料理牧场,于是在这里她停留了近10年,学会了经营林地和训练烈性犬。

80年代时,40多岁的Kay又爱上了帆船比赛。

于是她搬到了佛罗里达南部,做起了帆船生意,并组织了半职业帆船比赛。

在这里,她的生活可以说是真正的“漂泊”:

她没有真正的房产,而是住在一艘小型游艇上。

1985年时,44岁的Kay还赢得了一次从代托纳比奇到百慕大的800英里游艇比赛,成为当年唯一达成这一成就的女帆船手。

也就是在这年夏天,Kay接到了一个电话。

正是这个电话让她漂泊的人生,终于开始停下来。

【在海边的森林定居,被一群熊“缠上”】

那年夏天打电话给Kay的人,是她的一位70多岁的律师朋友Albert Brick。

Albert在北卡罗来纳州的Tyrwell县有1400英亩的土地。这片土地通过一条高速公路,和一个小镇Manteo相连。

现在Albert年事已高,希望Kay帮自己卖掉这块土地,或者重新开发它。

听完后Kay很感兴趣,于是她收拾好行装,在次年2月来到了北卡考察。

在这里,面对广阔的松树林、橡树林,未经污染的河流,Kay感到非常宁静美好。

于是她和Albert签署了合同,同意留在这里帮助Albert开发经营这块地。

计划通过伐木盈利的同时,在河边开发一个环保的码头度假村赚钱。

于是,在这年秋天,Kay正式把自己当成是家的帆船,

从佛州运到了北卡,将其安置在森林旁的河流上。

另外,她也在森林中寻找了一个不错的住处,修了一间自己的住所,成为了她的新家。

就在Kay安定下来准备大展拳脚之时,一个普通的日子里,她遇到了一只熊:

当她出门回到家时,看到一只小熊闯入了她的家里,坐在床垫上,吃着Kay的甜甜卷。

Kay吓得大声尖叫,慌忙地跑开了。

而熊的反应和Kay的简直一模一样:

被Kay的突然出现和尖叫吓坏了,慌忙逃跑了…

等熊走了后,Kay回到了自己的森林的家中。

在家里的镜子上发现了熊的泥巴爪子印:

看起来这只熊还在Kay家里四处打探过,还照过镜子呢。

让Kay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熊又回来了!

它看起来饥肠辘辘,瘦的皮包骨头,似乎还受伤了。

Kay试着靠近这只仿佛在和自己求救的熊,并在它大腿上发现了一个弹孔和脱臼的臀部。

“它应该是被车撞过,也被猎人打伤了。”

Kay试着安慰这只小熊,她口头念着“没关系,没关系会好的”,然后找来牛奶给它喂食。

(Kay在森林里的家)

之后这只小熊几乎每天都会来找Kay,而Kay也会给它定时喂食。

久而久之,Kay和小熊变得非常熟络。

她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64号公路。

一段时间后,64号公路的伤口愈合了,但是臀部似乎无法恢复了,走路永远成了一瘸一拐的姿势。

它离开了Kay的家,再回来时又带来了一只小熊...

就这样,来找Kay的小熊越来越多,2只、3只、4只...它们最终都和Kay混熟了。

Kay给它们取名字:一只叫天使,一只叫特拉维斯,一只叫铁锈,一只叫贾森德….

(两只在Kay身边长大的黑熊)

黑熊曾经在几十年前成为了濒危动物,但到了80年代后期时,因为栖息地保护政策,它们的数量有所回升。

为了更好地保护这群黑熊,Kay不仅去图书馆里查阅了大量黑熊资料,同时也定期开着自己的卡车去城里收集物资:

除了花生酱、狗粮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馅饼、面包,甚至从兽医院购买了青霉素等备用。

看着Kay对黑熊这么上心,周围的人都开始有点担心了。

当地的野生动物官员和治安官都找过Kay,告诉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连Kay最亲密的朋友Pledger都说:

“如果你哪天出了什么事儿,它们又恰好饿了,它们会吃了你的!”

对于种种劝阻,Kay都拒绝了,并安慰着Pledger说:

“那些熊不会伤害我的 ,它们爱我。”

【成为“熊女士”,就要想办法保护熊们免受伤害】

从Kay拍下的照片和朋友录下的视频中看,那些黑熊的确如同Kay所说:

不会伤害她,似乎是真的爱她的。

当小熊们试图爬进Kay的家里时,Kay的斥责能让它们回来;

被批评了的熊会低下头,捂住耳朵,然后迅速溜走。

在另外一个视频里,Kay呼喊它的第一只小熊“64号公路”。

64号会跑过来,举起Kay的手,和Kay拥抱在一起。

有时候,Kay递给64号一个苹果派,64号闻了闻后表示不喜欢并扔到了一遍,

另一只手继续拿着其他的甜点咕噜咕噜地吃着,

而Kay也不生气,只是批评了64号两句:“挑食!”

64号公路后来也长大了,并有了自己的孩子。

小熊们被64号公路介绍给了Kay,从小就在Kay的陪伴下成长。

在视频中可以看到,小熊们经常像猴子一样在树林里跑来跑去,

而它们的母亲,被Kay命名为Raven的母熊则平静地坐在一边看着孩子们嬉闹。

当Kay走近Raven拍摄时,Raven并不紧张,就像它知道Kay和自己一样都是孩子们的守护者一样。

Kay还教熊们如何过马路:

树林里有一条公路,熊们似乎很害怕。

有时候不得不穿过时,因为不会看来往车辆还会被撞到。

所以Kay也会有意识地训练熊们,瞅准时机快速通过公路。

有时候,熊们会受伤,被猎人的枪打中了,侥幸逃脱后就会来找Kay。

而Kay也会用从兽医那里得来的药品为它们治疗,甚至在它们虚弱的晚上守着它们睡觉。

十多年的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了。

这十多年里,Kay不再像从前一样四处漂泊。

她为了一群黑熊留在了沿海的树林里 ,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熊女士。

【猎人来了,但我保护不了你们】

90年代时,Kay身边大概有20多只熊是受她照顾的。

它们围绕在Kay身边,生活得似乎很幸福。

然而,危险从来没有因为Kay的存在就完全解除。

有一天,Kay正和一只叫做Mykee的熊一起散步。

突然间,她听到远处传来了枪声。

Mykee也听到了,它一脸困惑地转头望向Kay,仿佛是在说:是不是有人在朝它开枪。

Kay告诉Mykee,就像它能听懂一样:

“他们是朝我们两个开枪!但我们要改变他们!”

然而,Kay真的能阻止射向黑熊的枪弹吗?

根据北卡罗来纳州的野生动物资源委员会规定,

在Tyrwell县,人们可以在11月中旬的一和12月中旬两周捕熊。

但猎人需要有狩猎许可证:

本地人需要交20美元,外地人需要交80美元办理。

同时,如果想要捕猎像是熊这样的大型动物,则需要办大型动物狩猎许可证和熊证。

这又需要花80美元和225美元。

短期内的捕熊许可对Tyrwell县来说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不仅办证可以收到一大笔钱,届时来自全国各地的猎人们,也会让Tyrwell的餐馆、酒店爆满,甚至连租车行业也会迎来自己的旺季。

然而,到处都是猎人,对政府财政收入来说是好事,对熊们却是灾难,每年都会有大量黑熊在此期间死亡。

不难想象,一心想要保护黑熊的Kay对这个捕猎季节是多么担忧:

虽然每个猎人按照法律规定,每一季度只能猎杀一只熊,但现实情况是有很多人都会超额捕杀。

甚至在严禁捕猎的季节和地区,继续偷偷捕猎。

比如,一个曾经因为捕猎时失手杀人坐了14个月牢的猎人Crockett,就是痴迷捕猎的狩猎者之一。

50多岁的他身强体壮,手掌巨大,对捕熊有着特别的执迷。

训练猎犬、追踪、射杀---捕熊的每个步骤对Crockett来说都充满了吸引力。

他甚至还组织了一个狩猎小团体,训练了自己的捕熊猎犬用于出售,积极传播捕猎的乐趣…

Crockett狩猎的目标,也包含了Tyrwell县。

当他进入Tyrwell领域后,Kay发现来找自己庇佑的熊越来越多了。

树林里到处都是他的猎犬,严重地扰乱了熊们的生活模式。

他甚至发现了一条伐木小道,从而进入Kay身后数千亩原本难以进入的森林。

虽然Kay在自己的土地上张贴了“严禁狩猎”和“私人领域”的标志,

但都没有阻止BKB的成员们,开着卡车闯入森林,带着猎犬、桶装花生酱、泡泡糖、薄荷糖等诱饵捕熊….

警告标志拦不住偷猎者,那治安官和野生动物保护员呢?

Kay在发现自己的标志不奏效后,想要寻求其他人的帮助。

当她看到有人偷猎时,就会打电话给当地的治安官和野生动物保护官员。

但当官员们到达时,偷猎者们往往都跑的无影无踪了…

野生动物保护官员给Crockett开了罚单,但却无法在他行动的时候及时制止他,

只是让他知道了,有个保护熊的女人Kay盯上自己了。

当Kay和Crockett正面遇上时,她从Crockett眼中看出了威胁的意味。

她咨询了自己的律师,到底怎么才能制止偷猎者们。

律师告诉她,凭她一己之力什么都做不了,最好的选择是买把枪,保护好自己再说。

Kay听从建议,给自己买了一把枪,给自己的侄女写信感慨到:

“独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现在意识到,原来我的生活随时会陷入严重的危险之中。”

【再次见到老朋友64号公路,没想到是在偷猎者的照片上】

1991年时,Albert终止了和Kay在1986年时签下的合同,但关于给Kay十多年经营的报酬却一直没有兑现。

就在两人为了森林的处置权争夺打官司期间,Albert于1994年去世了。

法院最终判给Kay 2万美元和Albert 937英亩土地,涵盖了那条偷猎者们常常使用的伐木小道。

那是Kay最在意的部分,她要尽可能阻止偷猎者们进入森林伤害黑熊们。

既然凭自己一人做不到,靠治安官们也没用,那就呼吁更多人加入自己的队伍。

Kay选择公开了许多自己和熊们相处的照片、视频,

在这些视频中,黑熊在地上翻滚、嬉闹,小熊崽们在树上玩耍,看起来非常有爱。

很快这些视频就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力。

尽管Kay自己讨厌面对镜头,但她还是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等。

媒体报道后,Kay收到了成堆的信件和捐款:

这些捐款大部分都被Kay用来给熊们买食物了。

但公众的同情心和喜爱并没有能够阻止偷猎者们继续捕熊。

于是,Kay用自己的锁和链子,把那条伐木小道上的大门给锁上了。

不久后,锁就被猎人们破坏,链子被切断;

Kay又想办法把巨大的树木拖到路中央,想拦住猎人们的卡车,

但猎人们却把她告上了法庭:

森林土地虽然是Kay的,但那条路属于公路,Kay不能自作主张把路堵上。

这一次,法官依照法官判定是Kay的错,勒令她不得再故意设置路障。

Kay不服气,并再次用锁把大门给锁上了:

不甘示弱的猎人们又把Kay举报了:

你这不仅是故意扰乱公共秩序,还算故意蔑视法庭吧!

这一次,Kay因为“藐视法庭”,被法官判处30天监禁。

原本,这并不是什么重罪,关押的时间也不算很长,Kay自己也不甚在意:

她在狱中写信给Susan说:

“他们以为他们打败了我,但我一日三餐照吃不误,这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当30天监禁结束,Kay回到了河边码头时,

她看到了让她无比心碎的一幕:

码头边住房的墙上,挂着新的照片。

照片里,是那些从公路进入Kay的树林捕猎的猎人们,有男有女笑容灿烂。

而在他们的战利品中,Kay认出了自己的老朋友:

64号公路,已经死了的64号公路。

意识到猎人们趁着她监禁的这段时间,

进入森林大开杀戒,并杀害了64号公路后,Kay几乎崩溃了:

她尖叫着,嚎啕着,直到有人来劝说她,把力竭的她带回去休息….

【从心碎到偏执,让人从同情到孤立】

在64号公路死后,Kay整个人都变了。

她觉得自己对生活失去了控制,有太多的事情力不从心,Kay开始变得偏执:

她觉得执法部门和猎人们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他们都是为了从动物身上赚钱不择手段的人;

环保主义者也不可信,他们开着直升机来森林里,对熊们没有任何帮助;

她开始常常守在森林公路入口处,挥舞着砍刀,不准任何许可擅自闯入森林的人靠近;

Kay的偏执和愤怒让人们对她从同情变为不解和孤立。

而野生动物官员们甚至不得不在合法捕猎的季节亲自护送狩猎者们进入森林。

这也成为了Kay眼中官员和狩猎者勾结的证据。

2005年,她将自己拍到的官员护送狩猎者的照片交给法庭,起诉他们。

然而,她请不起律师,诉讼最后石沉大海。

这时候,已经60多岁的Kay身体也开始变差了。

她生病了,需要钱医治,而她唯一的财产来源就是这片土地。

无奈之中,Kay只能将自己的土地卖了:

但是她对买家有严格的要求,只有对方同意不会允许人们在这片土地上狩猎,她才会愿意把土地卖给他们。

2006年,镇上来了新的野生动物保护官员Mark Cargle.

他和前任警官们不同,他非常同情Kay的遭遇,但也很向往Kay的生活,希望自己退休后也能像Kay一样在树林里生活。

在所有人都远离Kay的时候,Mar却表现出理解:

“她或许是一个狂热分子,对熊们有点保护过度,让人们觉得她疯了。

但她就是一个普通人,就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她对我总是很友好,很和善,非常容易相处”

另外,Mark和Kay一样,都痛恨偷猎者,并且已经追踪Crockett一伙人很久了。

2007年春天时,在追踪了偷猎者们400个小时后,Mark成功地逮捕了Crockett,并以50多起违法狩猎的罪名将其起诉。

Crockett最终在2008年被定罪,在联邦监狱服刑六年半。

与此同时,Kay的土地也转卖给了一个环保组织。

在此之后,Kay和猎人们的斗争,终于告一段落了。

【孤独的人生末年,只有熊陪在身边】

和猎人们的斗争结束后,Kay的生活也没有过得很好:

年近70的她,生命力仿佛因为斗争的结束而衰退。

身体因为生病变得非常瘦弱,因为开水烫伤了脚就医不及时而变得跛足。

她成了一个瘦弱、孤独、一瘸一拐的人,就如同当年初次见面的64号公路。

有时候,她会坐在森林公路大门的塑料椅上,守着不让人进入森林偷猎。

看到有熊跑出了森林区域,她会大声把熊们叫回去:

别处去,回森林里去,外面危险!

在城镇里找不到什么牵挂和温暖,Kay决定回到森林里居住。

朋友Pledger告诉她,这样做简直是疯了。但Kay却说:

“我一生都是这样的人,我可以继续当这样的人。”

无奈之下,Pledger只能在时不时邀请Kay来镇里自己家里住住。

然而,Kay一般情况下都会拒绝,宁愿和熊们生活也不要去镇上。

Pledger只能时不时地去看看她…

2015年1月,Pledger意识到已经很久没有Kay的消息了,他想联系也联系不上她。

意识到Kay可能失踪了后,Pledger报警了。

警察在森林里搜索了三天,最终找到的,是散落在森林里的Kay的尸体和骨头碎片。

而在她家里,门上、壁橱上、地板上,到处都是熊来过的痕迹,爪印遍布窗户和镜子。

Kay到底是怎么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消息传开后,各种猜测Kay是被熊咬死的新闻也出现了。

人们谈论着Kay,仿佛谈论着一个“农夫与蛇”故事的主人公。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详细检查后,警方最终肯定地排除了“熊杀了Kay”的说法:

熊确实有可能在Kay死后拖拽过她,但并不是造成她死亡的原因。

她的房子里还有几代狗粮,暗示着Kay死前正在给熊喂食,熊们也没有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法医在检查Kay的尸体时,并没有发现任何骨头上的创伤。

另外,如果是熊袭击了她,Kay尸体上和周围应该有大片的血迹才对。

然而现场和Kay尸体上都没有找到符合熊咬伤、攻击的伤口和血迹。

在排除了熊袭击致死后,Kay的死被推测为疾病:

1月的北卡非常寒冷,Kay的小房子他虽然有毯子,但取暖设备并不充足。

而她的皮肤呈现的灰色,表明她生前可能患有肺气肿、肺炎或心脏病。

这种状态下,她随时都可能会晕倒。

所以,根据以上种种证据,调查人员们推断,

Kay可能是在走回家的时候晕倒后去世的,而熊们可能是想把晕倒的她带回树林里,才会有各种拖拽的痕迹。

这在熊们看来,可能是保护Kay的一种办法…

但无论如何,能够确认熊们都没有伤害Kay,更没有杀了她,

也算是Kay的悲伤故事里的一丝慰藉。

真心付出了这么多年的黑熊,并没有如人们推测的那样反过来袭击Kay,也让人们在回想起Kay和黑熊们相处的那些片段时,对那些温暖感到真实...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

就在Kay去世前几周,她曾打电话给Mark。

接起电话时,Mark以为Kay又发现什么偷猎者和危险信号了,需要自己帮助。

然而,出于意料的是,Kay打电话来只是为了向Mark道谢:

“熊们正在野外度过一个非常宁静的冬天,我们都很好,我们都没事,谢谢你。”

或许,对73岁的Kay来说,能够看到黑熊们拥有一个宁静的冬天,离开的时候不用再为它们的安危牵挂,

也算是孤单的晚年里,最后一份圆满吧...

Ref:

https://gawker.com/bear-lady-possibly-killed-by-the-savage-beasts-she-lo-1682756528

https://www.outsideonline.com/2066721/what-killed-bear-lady

https://www.mirror.co.uk/news/world-news/bear-lady-been-ripped-apart-5073561

https://www.the-equalist.com/2649208-blog/kay

-------------------------------------

海上月不是天上月:自己亲手救回来的熊仔 养了那么久 就被人偷偷杀了还拍照笑着炫耀 什么心情啊看到那种照片!就像杀了自己孩子一样啊!

匿北RDJ:戏剧性的一生 希望她在天堂可以和64号公路继续当朋友

江湖人称柔柔哥:最后熊是想救她啊……因为熊受伤了就来小屋找她救治,所以熊以为她受伤了,送到小屋就会变好……太伤感了

打酱油的好少年:熊还想救她,就像她救熊一样,天哪

Sylvia2018_:“她成了一个瘦弱、孤独、一瘸一拐的人,就如同初次见面的64号公路。”她把她的后半生献给了大自然,却依旧无法和残忍的现实抗衡,付出太多以致最后连自己都无法救赎。但是她的这一生真的好酷,有太少太少的人能像她一样潇洒了。

雷欧力的水银:过分啊,每年两周的合法狩猎一人一熊还不够么,非要去别人禁止狩猎的土地上超额屠杀?这事往后推几年,只要能在森林里装上监控器,就能控诉对方非法狩猎了生不逢时,但她也和她的【孩子】一起魂归了这片土地

橙子味冰沙不来一个吗:想起了三体里的伊文斯,为了救濒危的鸟类种了一片树林,树林最终被村民砍伐殆尽。他终于对疯狂的人类绝望,与叶文洁联手,成立了地球三体组织……

二哈丁丁:64号死得太惨了而加害者还得不到任何惩罚…无异于心口上插两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