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谈岳不群的黑化:极度屈辱挫败下,一个人完全放弃高贵感

文/六神磊磊

今天再来说说岳不群。

《笑傲江湖》里,岳不群是一个著名的伪君子,坏到没人性的那种。

坏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玩阴谋、杀徒弟不手软,自己割鸡不眨眼,连老婆和女儿死了都可以不悲痛的,完全没了人性。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他一开始就是个这样彻头彻尾的人渣吗?

我感觉不是。万神殿不是一天崩坏的,君子剑应该也不是。他的黑化仍然是有一个转变的过程的。今天来分析一下。

首先应该讲,岳不群自打一出场,就肯定不是什么好鸟,就有鬼鬼祟祟不可告人的一面,有他的图谋和私欲。

比如他早就觊觎《辟邪剑谱》,派徒弟和女儿去窥探福威镖局;后来又处心积虑收林平之做徒弟等等。这都是放长线钓大鱼的表现。

但这时候的他,不见得有后来那么没底线,一黑到底。这中间应该有一个促成的因素。

来分析一下他之前的心态。作为五岳剑派之一的华山派掌门,他一直自视很高,自我感觉很不错,行走江湖也很受尊重。应该说当时的岳不群还是有一丝自我高贵感的。

与此同时,他内心深处一定也有焦虑。嵩山派势力强大,咄咄逼人,岳不群肯定也暗中焦心。书上说他:每次出门都一定要收几个徒弟回来,可见他也想把华山派尽快做强,哪怕多几个徒弟也是好的。觊觎《辟邪剑谱》也是这个原因。

但这种压力,还不足以让他彻底、完全地成为一个人渣变态,是后来有几件事强烈刺激了他,加速了他投身深渊,把心中的魔鬼放出笼。而这些事件中,首先就是他亲眼目睹了刘正风“金盆洗手”时全家被杀。

被屠的刘正风,和岳不群有很大的相似性。作为衡山派高手耆宿,他和岳不群年纪相近,武功、地位也不过略逊,江湖上为人口碑也很好。

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刘正风满门被左冷禅的嵩山派杀绝,老幼不留,靡有孑遗。

旁观之时,岳当然是不会同情刘的,但兔死狐悲会不会有?估计会的。那屠杀的场面一定强烈刺激了他——有朝一日,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刘正风?

刘正风全家的血提醒他,这就是权力斗争的残酷现实。一旦力不如人,就是血溅五步,输家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我想这是刺激岳不群的第一个事件。

紧接着,更关键的第二个事件发生了,就是药王庙事件。

当时,因为嵩山派无端插手华山内部事务,岳不群和老婆感到不忿,去嵩山“评理”。你看,他们居然还幻想有“理”可评。

华山派倾巢而出,带着一门老小、男女徒弟去嵩山“评理”。结果没走出多远,就在药王庙遭遇夜袭,一败涂地,华山全派老小都做了俘虏,老婆还差点当着自己面被强暴。

岳不群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惨败。何况对手只是一伙名不见经传的蒙面人,不过一十五个,华山派却有二十多人,却是这样不堪一击。岳不群直到被打倒,连敌人的来历都看不出来。

我觉得,那一晚岳不群一定经历了心理剧变。

注意,那一整个夜晚,他都是被点了穴道躺着不能动的。天还下着雨,他就这样躺在泥泞之中,冰冷的大雨浇在头上,会是什么心情?

书上还说,现场当时一片死寂,惟闻华山派众男女弟子粗重的喘息之声。这其中有没有岳不群粗重的喘息?他这时在想什么?

我想,当他在泥泞里躺着,一度被人像猪狗一样可以随时宰杀的时刻,他一定感到尊严荡尽,有种前所未有的幻灭感。什么华山剑派、紫霞神功,都是个屁;什么君子剑,也是个屁;还有过去自己引以为傲的所谓尊严、面子、江湖地位,都是屁。

唯有力量,更强大的力量,才是救赎之道,自己才不会像牲畜一样嗷嗷待宰,药王庙的梦魇才不会重演。他心中的魔鬼,是这一刻真正出的笼。

后来,岳不群和夫人宁中则有一段深夜的对话。

宁中则说:我们别耍阴谋诡计,只轰轰烈烈和嵩山战一场,就算死了,也对得起华山派列祖列宗。

岳不群表示呵呵,说:等咱徒然送了性命,华山派还是给左冷禅吞了,死了之后,未必就有脸面去见华山派列祖列宗。

他这话,应该说不完全是虚伪矫饰,是有真心的成分在的。

应该这么总结:首先,他本来就不是好人。其次,他仍然有一个进一步堕落的过程。

他的完全黑化,是重压、焦虑、挫败、羞辱等等各种复杂感受交织的结果,使他最后残存的人性和底线也被摧毁,完全堕落了。

后来,当妻子等人指责他不讲道德、不择手段时,他听着肯定很不入耳,很不耐烦。他的内心语言大概是:老子要不耍这些手段,你们早就被宰了,华山早就完了,现在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干屁!

岳不群的这种心理现象,可以叫做“药王庙现象”。意思是:在极度屈辱、挫败的人生的药王庙,一个人有可能完全放弃自我的高贵感,彻底拥抱黑暗。

金庸另一本书《连城诀》里的大侠花铁干也很类似,在被打垮的时候,意志突然崩溃,一秒变成了一个烂人。

最悲剧的是左冷禅。他亲手制造了药王庙事件,以为狠狠整了岳不群。结果一个很黑的岳不群倒下了,而另一个更黑的岳不群,却从深渊爬了出来。

后来他挑衅岳不群说:你号称“君子剑”,“君子”二字,人所共知,这个“剑”字怎么样,我倒要看看。

呵呵,左老师你搞错了。没有读懂“君子”二字,才是你最后输光光的原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