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液”汤姆·哈迪,也曾在血泊与呕吐物中惊醒,庆幸自己还活着

前段时间汤姆·哈迪在全网火起来是因为《敦刻尔克》,继《黑暗骑士崛起》中的贝恩之后,他再次出演诺兰镜头中只露出眼睛的角色。那时候诺兰接受采访被问到这一点,说你为啥总要遮起我们汤姆·哈迪帅气的脸,诺兰端着保温杯笑道,他只露一只眼睛就能演戏。

(《敦刻尔克》剧照)

此间宠溺你们自己品。

(《敦刻尔克》首映礼)

在11月9日国内上映的《毒液》里,汤姆·哈迪好容易演了回体态正常容貌不毁的记者,结果一不小心被毒液附体了,这下可好,他有小半部电影的时间是连脸都看不到的。

(《毒液》剧照)

作为演技和相貌俱佳的中生代英国演员,汤姆·哈迪的人生经历其实比其他同行要曲折得多。粉丝喜欢叫他甜心,叫他硬糖,但他绝非只有这一面,那些你在角色中见过的兽性其实植根于他自己。他曾经历的、错过的,他所喜欢的、讨厌的,他所信奉的、摈弃的,最终塑造了现在的汤姆·哈迪。

(2017年)

下面就用十张图带各位读懂看透这颗酒心硬糖。

(《毒液》剧照)

1 迷人“反派”

截至目前,《毒液》的预售票房已经破亿,毫无疑问是11月份真正的救市大片了。这部电影一方面满足了观众对视觉奇观、精彩打斗、好莱坞顶级明星的刚性需求;另一方面又打破了观众对超级英雄电影的审美疲劳——毕竟,《自杀小队》《死侍》等主打反英雄的话题之作都没能走进国内院线,《毒液》的出现填补了这部分市场需求的空缺。官方预告片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语:“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超级英雄了,来拥抱你内心的反英雄吧。”

他的宿主,埃迪·布洛克就是由汤姆·哈迪饰演的视频自媒体人。当然毒液也是汤哈亲自贴着一脸捕捉点演的啦。仔细想想,年龄外形都符合标准的演员当中,真的没有比汤姆·哈迪更适合这个角色的人了——他独自对抗权威时像不顾后果的孤狼,面对生活里的大小事又有一种缺乏分寸感的鲁莽;他动起手来有狠劲,温柔起来又让你毫无缘由地信任。

戏中演他女朋友的米歇尔·威廉姆斯是一位标准的独立电影演员,曾出演《断臂山》《海边的曼彻斯特》《我与梦露的一周》等照亮电影节的高分佳作,原本人家是看不上超级英雄电影的,但是为了汤姆·哈迪,她选择加入。“汤姆·哈迪是最有才华的演员之一,能和他演对手戏令人兴奋不已。我们之间的合作充满创意和挑战。汤姆能让我全身心投入。”

故事中的埃迪·布洛克与毒液联手反击强大的邪恶势力,而在这之前他必须学会与毒液和平相处。这可不容易,毕竟这种外星生物并不按照人类社会的规则生存,而埃迪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害自己变成吃人的怪物。无巧不成书,现实生活中的汤姆·哈迪也曾经历过这样一段被“不明物种”侵蚀心智的黑暗时刻,好在现在的他已经驯服了内心的怪兽。

2 “至暗”时刻

20岁前后是汤姆·哈迪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年少成名,混迹模特圈、名利场,他迅速染上了毒瘾,并且严重酗酒。那段日子里他什么都喝,什么都嗑,嗨了什么都干。“给我四品脱啤酒加半瓶伏特加,我就可以在三分钟之内把这间屋子变成你永生的噩梦。我差点就毁掉了一直以来努力获得一切。”

这个危险的男人曾经因为携枪飙车而被捕;17岁时就面临14年的牢狱之灾,能脱罪全凭运气;2003年的时候,他在伦敦康姆通老街上醒来,躺在一池鲜血和呕吐物里,他被自己吓到了,下定决心要戒酒戒毒,重新夺回人生的掌控权。

“我经历过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才最终惊醒。有时候人就是要经历失去,失去那些在你看来比喝酒更重要的东西,你才会清醒。”汤哈具体失去了什么,我们尚不知,但他最初的那段婚姻,就是在这段和黑暗岁月中终结的。当时的妻子莎拉·沃德一直陪伴到他彻底走出阴影,但是这段感情已经没有任何挽回余地了。

很多年之后他回顾那段岁月,他庆幸自己没有因为这些自毁倾向的行为而得病,或是入狱,甚至是死掉。“那时候就像是有一个400磅的大猩猩叫嚣着要毁了我,它远比我强大,完全不按人类社会的规矩行事,却又掌控着我灵魂深处的黑暗角落。现在我认识到了体内的怪兽,也学会了控制它。”

据说现在的汤姆·哈迪连庆功晚宴都不久留,当大部队开启彻夜狂欢模式的时候,他已经在家陪老婆孩子看电视了。而那些至暗时刻的人生经历也被他应用到表演中,比如《勇士》里酗酒的场景,他的表现就会比白纸一般的年轻演员更有说服力。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首映礼 左狗爹 右汤哈)

3 英雄“狗爹”

说来也巧,《至暗时刻》这部电影由汤姆·哈迪最喜欢的男演员领衔主演,那就是人送外号“狗爹”的英国预备役(还没有那么老)国宝级演员加里·奥德曼。

“加里·奥德曼就是我的英雄,没别的。当我还在戏剧学院的时候,每个人都喜欢引用他在电影里说过的台词,从1990年的《魔鬼警长地狱镇》到1994年的《这个杀手不太冷》。然后我就会坐在旁边,内心嘀咕,不不不,你们都不晓得我对加里·奥德曼的崇拜超过你们所有人。”

所以当他终于有机会和“狗爹”同场飙戏的时候,他内心那个小鹿乱撞……“与他共事,让他看着我的眼镜,对我说话……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我存在!我不追星,但是加里夺走了我的心。”汤哈和狗爹合作过四部电影,分别是《黑暗骑士崛起》《无法无天》《44号孩子》和《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我特别开心能重拍《锅匠,裁缝,士兵,间谍》那场在沙发上的戏,因为第一次拍的时候我只是呆呆地看着他,那个时候我整个人被与偶像共事的幸福感击晕。我想他真正喜欢我,得是合作好几次之后了。我记得拍《无法无天》的时候,我对他说,你看这剧本写得真好;然后他说是啊。我当时就疯了,你懂我吗?面前的这个男人是我一切偷师学艺的源头,《布朗森》和《斯图尔特:倒带人生》那时候我不过是在努力模仿加里曾经的表演。能够和他一起演戏,让我觉得自己空空,没剩什么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布朗森》角色照)

4 “气球”体质

汤姆·哈迪或许不是世界上为角色牺牲最多的演员,但是他也以“为角色疯狂改变体型”而闻名。比较明显的是《布朗森》《勇士》《黑暗骑士崛起》这几部电影中,他所饰演的“大胆露肉”的角色——他为布朗森狂吃巧克力和披萨增重40磅,在《勇士》里扮演拳击手体脂率又降到12.8%,到了贝恩期间又进入了每天四次训练的状态直到把自己练成凶器本器。

当与最著名的气球人(可随意变换体型,忽胖忽瘦)克里斯蒂安·贝尔比较的时候,他表示自己没有贝尔那么夸张,但仍然觉得有些过火,对身体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甚至吐槽自己现在抱孩子都没有以前轻松了。

“任何剧烈的体型变化都伴随着高昂的代价。当我还年轻的时候,这么折腾倒是问题不大;但当人迈进40岁,你就得多多注意了,因为有段时间你会疯狂训练,体态大变,然后紧接着你就忙于摄制工作无暇维持锻炼的强度,这时候你的身体就会被两种惯性撕扯。拍摄结束之后累得要命,然后你又得打起精神为下一份工作再次改变体型。从一个极端去另一个极端一定是要付点代价的。我还没有毁掉自己的身体,但确实能感觉比年轻时更难了。我想念曾经健康的肉体!”

(《黑暗骑士崛起》幕后)

5 口音难辨

《勇士》里的匹兹堡口音,《传奇》里的伦敦东区口音,《洛克》里的威尔士口音,《危险藏匿》里的布鲁克林口音,《无法无天》里的美国南方口音,还有《黑暗骑士崛起》里的“贝恩口音”——伦敦人汤姆·哈迪口音的百变已经成为一种角色标签,与此同时传开的一种说法就是,汤哈的口音好难懂。

汤姆·哈迪讲台词让人不听不懂是从《黑暗骑士崛起》传出来的梗,他饰演的贝恩是一个靠呼吸器活着的男人,讲话的声音经过呼吸器处理之后都变得难以辨认;但其实汤哈特殊的嗓音从《布朗森》开始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那种口里含了弹珠的发音方式令人过耳不忘。

曾有台词教练吐槽称:“我并不赞同这种处理方式。如果你需要观众努力辨别你说的台词到底是什么内容,势必会分散观众原本聚焦于剧情的注意力。而对于汤姆·哈迪来说,这种声音处理显然是选择的结果。”不过许多年后,这位台词教练不得不收回自己的判词,因为汤哈用多年的实践证明,在他出色的口音表演能力面前,听不清台词这件事根本不是事儿。

拍摄《危险藏匿》的时候,汤姆·哈迪的台词教练曾评价他:“上手很快。我在片场总能看到他试图为角色增添一些新的东西。我会支持他的选择。”而《勇士》的台词教练也表示:“汤姆的体型训练非常辛苦,但是他也没有因此忽略口音训练,这种看似轻松,随意揉入俚语的台词其实麻烦得很。”

而汤姆·哈迪自己曾经表示,选择哪一种口音,哪一种发音方式都是根据角色来设计的,正确无误轻松易懂的台词其实是“无关紧要”的。

(《危险藏匿》幕后)

6 爱狗狂魔

如果一场活动现场有狗和汤姆·哈迪同时出现,那么谋杀菲林的一定是汤哈抱着狗狗亲亲抱抱的画面,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可以抢走这对cp的焦点。汤哈对狗的迷恋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很有名的,虽然他自己站出来澄清说“那并不是迷恋”!可他毕竟是一个相信“Dog(狗)反过来拼就是God(上帝)”的男人……

“我爱狗狗,特别爱!他们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狗狗是一种特别的生灵。我热爱所有的动物,只是我觉得狗狗最棒!我把狗狗看得很高的,我们能从它们身上学到许多,甚至当我准备角色的时候,我会向它们取经。如果你仔细观察它们,就会懂得它们用眼睛和身体向你传达信息。还有一点就是,它们就像演员的照妖镜,你没法在它们面前假装别人。如果你觉得你有整容级别的演技,那不妨去狗狗面前试试,它一眼就能看穿你。你就知道做人还是谦虚点好。我自己也尝试表演给狗狗看,但结果总令人心碎,它们是最挑剔最难取悦的观众。”

年少时期,汤姆·哈迪曾经拥有一只名为麦克斯的狗狗,在2011年,它结束了对他的陪伴;麦克斯这个名字是为了向《疯狂的麦克斯》致敬,在2015年,汤哈主演的《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上映。

麦克斯之后,汤哈又忍者悲痛送走了另外一只狗狗,木棍儿。当年汤哈正在亚特兰大拍《无法无天》,碰巧遇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家伙正往高速公路上冲,汤哈情急之下连物种都没有看清楚就疯狂吹口哨吸引它掉头,直到被扑上正脸,汤哈才看清原来这是只不过11周大的小奶狗。他把它带回车里,它趴在他肩膀上,就睡着了。朋友问他是公是母,汤哈说:“男孩儿,他的木棍儿戳到我了。对,我就打算叫他木棍儿。”

(《摇滚黑帮》截图)

7 钢铁直男

作为一名著名的前混世魔王,很少有人质疑汤哈的性取向,但不少人觉得他至少应该是男女通吃过。在2008年的采访中,他终于亲口澄清自己没有与同性发生过关系。“苍了天了,我是个演员!我曾经玩得很过火,但是我对男人没有性趣。我的系统里没有相关的代码,而我现在早已过了开放性实验的年纪。”

8 少年“自刀”

汤哈右手的小拇指伸不直,因为年轻的时候玩刀,把刀插入砧板的过程中玩脱了,挑断了自己小拇指的肌腱。医生给他做了三次手术才让他能闭紧手指,成功握拳,但是伸直……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童贞女王》里白衬衫的汤哈)

9 不成“达西”

汤哈曾经去试镜过2005年版《傲慢与偏见》,他非常认真地打扮了一番,但是制片公司老板却嘲讽他:“宝贝儿,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位达西先生,但他绝对不长你这样。”多年过后汤哈回想起那段经历仍然觉得部分委屈:“伤人,真的特别伤人。我穿上了蓝色衬衣和牛仔裤,打扮得像记忆力休·格兰特的模样。”然后转身就去演了罗圈腿满口烂牙的流氓。

(《兄弟连》剧照 最左法鲨 最右汤哈)

10 “法鲨”同窗

汤姆·哈迪和迈克尔·法斯宾德念的同一所戏剧学校——伦敦喜剧中心。迈克尔·法斯宾德是比汤姆·哈迪高两届的学长,当时在汤哈心中也是大神级别的人物。“他是一位非常认真的方法派演员,记得我们当年看他表演的时候,时常忍不住爆粗口感慨他可真棒!”后来两人毕业后在《兄弟连》重逢,又在《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中擦肩而过——汤哈的角色本来是给法鲨的,但是汤哈最终拿到了这个角色。

最后,给各位贴几张福利照片: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所有资料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