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钉子户”康得新戏剧一周:复牌、跌停、停牌

  文|许芸

  编辑|小川

  在复牌连吃两个跌停后,“停牌钉子户”康得新(002450)又停牌了。

  11月8日,深交所公告称,康得新申请开市起临时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2015年,康得新董事长钟玉提出,“未来三年康得新市值要到3000亿。”如今3年之约已过,康得新市值离3000亿元越来越远,目前不到500亿元。

  康得新曾长期停牌,如今,随着最严停复牌制度的到来,康得新还能拿出什么理由长期停牌?

  “停牌钉子户”

  2018年大半年的时间里,康得新都处在停牌状态,成为“停牌钉子户”。

  签署战略协议、重大资产重组、发行股票购买资产等都是康得新屡试不爽的停牌理由。

  康得新停牌的“钉子”在今年2月5日盘中敲下,其以“正在筹划与第三方签署战略性协议”为由,于2月5日13点起停牌,拟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2月12日,康得新继续以此理由停牌。

  2月23日,康得新找到新的停牌理由,宣布拟收购该海外先进高分子材料平台企业100%股权,初步估值不低于22亿美元,构成重大资产重组。随后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继续停牌。直至4月27日,康得新才复牌继续推进收购BOYD(宝德)公司100%股权事宜。

  康得新的海外收购在筹划半年后最终告吹。9月6日晚间,康得新宣布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收购项目(BOYD(宝德)公司100%股权)在美国审批的困难程度加大,因此各方一致决定终止重组。

  而从4月27日-6月1日复牌期间的交易表现来看,拟收购BOYD(宝德)公司100%股权给康得新带来的利好极为有限。4月27日复牌当天,康得新涨幅4.25%,此后股票涨幅长期处于不到1%的微涨状态,偶有下跌。6月1日,康得新遭遇盘中闪崩,最终跌停。

  跌停后的第二个交易日(6月4日),康得新宣布因筹划与第三方签署战略性协议,再次停牌,承诺停牌时间不超过3个交易日。

  到6月7日,本该复牌的康得新却因拟发行股份收购上海傲邦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傲邦),继续停牌。收购上海傲邦计划进度缓慢,直至11月6日复牌,都未有实质性进展。

  利好不给力,奇袭而来的利空却杀气十足。

  10月29日早、晚间,康得新(002450)发布两条公告,揭示公司、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康得集团)、实际控制人钟玉,股东浙江中泰创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次:中泰创赢)及其股东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原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证券团队律师杨泉军表示,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或其董事、高管存在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情形时,不得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因此,证监会的立案调查或将导致康得新与上海傲邦之间的资产重组被迫提前终止。

  11月5日晚间,康得新“出招”,称正与重组交易意向方商讨实施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可能性,保住了与上海傲邦的交易。但仍未达成草案。

  质押恐慌

  股价暴跌的情况下,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犹如一颗不定时炸弹,高悬在康得新上空。

  根据康得新11月5日公告,康得集团持有其8.51亿股,占总股本的24.05%。其中,质押股份为7.89亿股,占康得集团持股数的92.63%,占康得新总股本的22.27%。

  据康得新第三季度报显示,其第2大股东中泰创赢、第3大股东深圳前海丰实云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第7大股东深圳前海安鹏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同样存在高比例质押持股的情况,质押股数分别占其持有康得新股数的99.93%、100%、100%。

  康得新11月6日复牌前股价较年初已跌去23.34%,复牌后11月6日、7日均以跌停收场。伴随着股价的下跌,康得新控股股东质押股份的平仓风险也在加大。容易陷入“股价下跌——质押被强平——控股股东遭遇流动性危局”的恶性循环中。

  11月7日,有康得新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提问,“康得集团未来是否有降低股份质押率的计划?”康得新回复称,“为缓解市场担心,大股东康得集团将于近期逐步降低股票质押率。”但未对何时降低、如何降低进行说明。

  根据康得新公告,康得集团曾在10月29日解除质押1710万股,但在10月30日再次质押1750万股。

  11月8日,暴跌过后的康得新再次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康得新这次的停牌理由,指向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张家港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张家港城投)、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吴证券)签订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康得新公告称,为纾解大股东高质押率困境,化解上市公司风险,张家港城投及东吴证券作为战略投资者,拟出资27亿元通过承接债权的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帮助大股东康得集团。

  创新纪录

  从第三季度报来看,有着国内高分子材料龙头之称的康得新业绩并未见明显恶化且处于上涨状态,其前三季度营收为108.35亿元,同比增长14.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01亿元,同比增长17.14%。

  但重组利好逐渐落空,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却还无定论,恐慌情绪仍在蔓延。

  10月29日,康得新及其股东被立案调查的公告披露后,陆续有股民展开维权。截止11月8日15点,仅在新浪股民维权平台,已有230件针对康得新的维权,其中184件被律师接受。

  复牌的2天时间里,大批投资者试图“逃离”康得新,未果。

  11月6日,4.12亿股的巨量卖单压在康得新跌停板上,按当日收盘价15.31元/股计算,需要63.23亿元的资金才能消化。

  11月7日,康得新股价再度封死跌停,封单量3.5亿股,按当天13.78元的收盘价计算,需要超过48亿元的资金才能撬开跌停。

  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称,康得新创出了中小板近年来最大的单日卖单纪录。

  2015年,康得新董事长钟玉立下宏伟目标:“我在股东大会上明确说了,未来三年康得新市值要到3000亿。”

  3年时间过去,康得新离目标越来越远。仅仅两个交易日,康得新市值缩水114.37亿元,到11月8日仅剩487.94亿元。

  从另一个层面来看,今年以来,A股暴跌,康得新因为长期停牌逃过一劫。据同花顺数据显示,康得新2月5日-4月26日停牌期间,中小板指下跌4.82%;6月4日-11月5日停牌期间,中小板指下跌24.46%。

  未能逃过补跌命运的康得新,新发布的利好能否冲抵被证监会立案的大利空?在停牌监管越来越严的现在,康得新还能找到新的理由长期停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