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膨胀的《破梦游戏》中,陈都灵初心依然纯纯哒

文/满囤儿

11月9日内地上映的赛博朋克风青春动作片《破梦游戏》是不是陈都灵的转型之作?算是。可如果你一上来就要看到完全不一样的陈都灵的话,恐怕要先迷惑一个小时。因为陈都灵的这次转型和其他演员传统意义上的转型方式不太一样。我们印象中的转型往往都是彻底的转,完全塑造一个新形象;而陈都灵在《破梦游戏》里的转型则是戏中转,把形象的转变融在了剧情之中。她不是转变自己去塑造一个全新的形象,而是塑造了一个形象发生了转变的角色。这显然要比那种彻底转型难上一些。

《破梦游戏》主打高概念和赛博朋克风,包含了动作、科幻、青春、爱情、悬疑、喜剧等多种类型元素。陈都灵所饰演的江函便是复杂构架下的复杂人物。她既不会单线条的纯、单线条的美,也不会单线条的酷、单线条的狠。陈都灵借机让人们看到了她多样化的表演潜力。江函在故事中被推动、被改变,并从中获得人性的成长。甚至可以说,江函的复杂超过了陈都灵迄今为止的人生阅历。陈都灵在塑造江函的时候,不仅要从自己对社会的观察中获取经验,更要顺着导演的脑洞开发自己的想象力。经验+想象,是提高复杂人物可信度的必要手段,陈都灵显然已经掌握了其中的精要。

陈都灵给大家留下最早最直观的印象是校花型女孩。恰好江函初期就是这样的女孩。囤儿觉得此时的江函,陈都灵完全不需要“演”,只要出镜就自然而然地完成了柔弱、娇小等设定——那些被同学欺负嘲讽后的小委屈分分钟便扎了心。可这对于自我要求甚高的陈都灵来说,怎么够呢?果不其然,《破梦游戏》的剧情在江函坠入虚拟游戏《万梦千魂》后发生急转。江函的人性成长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毕竟,《万梦千魂》激发参与者的不是游戏爽快,而是欲望膨胀。

《万梦千魂》可以让参与者梦想成真,可是有的人的梦想是正能量的,有的人的梦想是负能量的。《万梦千魂》的世界并没有比现实更好,而是更极端、更露骨。那江函的欲望是什么?膨胀后的表现又是什么?当陈都灵开始演绎这两个命题,就比她之前所饰演的角色走得更远了一步。江函的执念,被陈都灵很好地写在了眼神里和行动中。江函慢慢变得更执着,也更强势。她被膨胀的欲望,正是无论如何都要找寻到15年前父亲的死因。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陈都灵不再柔弱、不再娇小。

当剧情推进到高潮到来前陈都灵如约转型,因为江函走上了用游戏的法则来终结游戏的道路。在拿起双刀前,陈都灵就已经演出了江函内心的转变。正因如此,江函拿起双刀后的外形转变才变得水到渠成。不得不说,战斗装扮与陈都灵的契合度,比囤儿预期得还要高。陈都灵的打戏完成度也比囤儿的预期要高。毕竟,双刀耍起来虽然帅,但其上手的门槛在兵器中还是蛮高的诶。然而,即便江函内心和外形都转变了,陈都灵也呈现了另一种气场,但观众依然觉得不陌生,有亲切感。这正是因为陈都灵把握住了初心的纯粹。无论是江函寻找真相的初心,还是陈都灵演好角色的初心,自始至终都是纯纯哒。这才使得即便有《万梦千魂》带来的千变万化,观众会依然把陈都灵看成是可暖心的身边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