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21岁白人女学生遭多名男子性侵杀害,法庭上被告却大笑不止

汉娜

据《每日邮报》11月8日报道,南非斯泰伦博斯大学21岁的白人女大学生汉娜(Hannah Cornelius)曾遭多名男子性侵,最后被一块74斤的巨石砸碎头骨而死。当天其父威廉(Willem Cornelius)走上法庭,与4名被告对峙,被告却在法庭上笑个不停。

8日,威廉被传唤到南非西开普省高等法院出庭作证。他走上法庭,面对杀害他女儿的凶手时发表演讲称,他的女儿非常出色,她的死对家庭的影响无可挽救,他的家人已和汉娜一起死去。

汉娜父亲威廉

威廉56岁的妻子安娜(Anna Cornelius)成了汉娜的“影子”,去世一周前得了流感,走进海里再也没有回来。他还有一个自闭症儿子,在汉娜死后,儿子每晚都会在汉娜的照片前停下,问他汉娜什么时候回家。

他为之前没有参加诉讼程序道歉,他之前甚至无法忍受,旁听被告对女儿汉娜所做的一切。他现在对未来没有期待,只为尽到抚养儿子的义务。

汉娜与逝去的母亲安娜

威廉是南非当地前地方法官,但在女儿死后,他说自己不能再从事这个职业,因为他不相信在他女儿出事之后,他还能继续担任这个公正的角色。而且被告没有懊悔,在法庭上大笑让他非常难受。

汉娜曾设立基金会帮助人们,她没有兴趣从事法律职业,想在斯泰伦博斯大学学习语言、文学和哲学,然后去法国学习。威廉和妻子为了汉娜生活在女儿心目中的“新南非”。

2017年5月晚上,汉娜在斯泰伦博斯开车接送同学切斯林(Cheslin Marsh)时,遭到4名南非男子持刀抢劫和绑架。

4名被告

4人用砖头猛砸切斯林的头,以为他已死亡后便扬长而去。切斯林侥幸逃生并且报警,但一只耳朵失去听力,没有再回到学校学习。警方发现汉娜尸体时,汉娜头骨碎裂,脖子有明显刀伤。

警方随后逮捕4名男子,33岁的弗农(Vernon Witbooi)、29岁的纳什维尔(Nashville Julius)、27岁的杰拉尔多(Geraldo Parsons)和28岁的埃本(Eben van Niekerk)被控犯有谋杀、性侵、绑架和抢劫罪。

切斯林

起初,4人只承认抢劫,但并不承认谋杀和性侵指控。杰拉尔多事后在法院认罪并流下眼泪,随后控告他的同案被告。他们原本只是想偷走汉娜的汽车,但当时汉娜和同学都在车里,事件因此升级。

杰拉尔多说汉娜当时很绝望,和他们讨价还价。曾恳求他们,与她发生性关系后就放她一条生路,让她离开。其中3人粗暴地性侵了她,随后将其扔到汽车后备箱,去了附近的葡萄园。

4人以为切斯林已死,不该再杀人。但汉娜因拒绝下车,脖子被埃本砍了一刀,弗农则拿石头砸向汉娜。4人曾用一块74斤的巨石,两度击碎汉娜的头骨。

74斤的巨石

在汉娜死后,4人又驾驶着汉娜的汽车疯狂抢劫,被警方捉拿归案。

据《泰晤士报》报道,杰拉尔多和弗农被媒体问及他们是否感到抱歉时,杰拉尔多回答说他感到很抱歉。离开法庭时,弗农却朝镜头竖起大拇指。

弗农朝镜头竖起大拇指

早些时候,汉娜的姑姑埃莉诺(Eleanor Cornelius)教授曾猛烈抨击4名袭击者,因为他们在整个案件中一直面带微笑,觉得自己只是在恶作剧,并没有真的觉得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然而,更令人感到无奈的是,南非并没有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