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要做杂货铺老板?看看小米,要成功并不容易

11月6日,锤子科技在成都举行了新品发布会,让人错愕的是本次发布会没有手机,而是智能空气加湿器、高级智能音箱和登机箱,因此有人笑称锤子创始人兼CEO罗永浩(人称老罗)要转型做杂货铺老板了,不过从小米的发展来看,要转型做杂货铺老板并不容易。

小米生态链需要依赖手机业务

2014年的小米可谓风光,当年三季度登顶成为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一,在全球市场也登高至第三名,在风光的时刻小米高调宣布要投资100家企业,将小米手机的模式复制至其他行业,创造更多类似手机业务的成功。

结果是四年时间过去,手机业务依然是它的主力,生态链业务远远比不上手机业务。今年二季度小米的业绩显示,其营收为452.36亿元,手机业务营收为305.01亿元,负责生态链业务的小米IOT及消费品业务收入仅为103.78亿元;手机业务占营收的比例高达67.4%,生态链业务占营收的比例仅为22.9%。

小米生态链业务对手机业务有较大的依赖性,如耳机、移动电源等产品都是手机周边产品,需要依靠手机业务来推动;其他如平衡车等产品则需要小米手机业务带来的流量支持。从目前来看,小米没有任何业务可以取代小米手机,生态链业务的发展都需要依托于小米手机业务。

老罗要做杂货铺很难

从锤子科技的发展来看,其极度依赖老罗带来的强大影响力,然而老罗虽然拥有很强的影响力,这从子弹短信的迅速发展可以看出来,其粉丝愿意不花钱的支持老罗,但是要其粉丝花钱购买锤子科技的产品却并不容易,这从锤子手机的发展可以看出来。

早期锤子科技推出的手机缺乏性价比,被称为老罗的情怀营销,然而第一款帮助锤子取得百万出货量的坚果Pro是靠性价比打动用户,四年时间锤子科技的手机总销量只有300万,而坚果Pro就占了三分之一,可见老罗的粉丝还是很现实的,仅靠老罗的相声就打动消费者并不靠谱。

锤子希望发展其他业务,但是其延续了在手机上的错误,继续进行情怀营销。去年底推出的空气净化器售价达到3499元,近期发布的三款产品中的大卫和希瑞智能音箱 D1定价899元,这都远远超过了竞争对手的价格;与之相比,小米空气净化器售价为899元起,小米AI音箱售价为279元起,如此昂贵的定价让消费者如何接受一个全新的品牌?

至今为止,锤子没有打造出足以支持其良性循环发展的产品,这就导致了它无法如小米那样借助某一项产品以支持其他产品发展;锤子就此想发展其他业务将更难成功,而且锤子发布的这些手机以外的产品同样缺乏竞争力。一次又一次的产品销量平平,为何老罗依然对自己如此有信心?

消费者是现实的,市场竞争是残酷的,并不会轻易就为某个人的理想买单,即使他是老罗如此有影响力的人。真正的企业家往往直面现实,在现实中屡屡遭受挫折后会成长,可惜的是老罗至今似乎都依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而不是一个企业家,而理想主义者往往在现实中碰的头破血流,老罗的锤子还能坚持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