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80、90后的童年里,都有他

进入11月,一大波热门大片登陆院线,估计不少小伙伴已经捂紧了钱包。

除了汤老湿领衔的《毒液》和带着魔法世界回归的《神奇动物2》,还有一部作品不得不提,那就是时隔两年,重新杀回内地院线的柯南剧场版——《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

《零的执行人》是第22部柯南剧场版。如果从1994年《名侦探柯南》漫画在少年SUNDAY上的连载算起,柯南已经陪伴我们走过了25个年头。

所以,今天非常想和大家聊聊,这些年来柯南给我们带来过的各种感(心)动(理)回(阴)忆(影)。

这是一张自带音效的动图

说到心理阴影,其实现在回看柯南的剧情,很多人都觉得不那么恐怖了。

但有些案件,小时候第一次看到时确实被吓得不轻。

比如说著名的《山庄绷带怪人杀人事件》。

这集在各种“柯南N大恐怖案件”排行榜中都名列前茅。本来绷带怪人的形象就很恐怖,把死者分尸后藏在自己身上的脑洞,更是令人寒毛直竖:

比如说《图书馆杀人事件》,尸体藏匿的位置实在太有画面感,当年不知道多少人看完不敢坐电梯。

而且,在少年侦探团逃跑的过程中,还暗戳戳出现了馆长的这样一副面孔:

完全就是恐怖片好吗!

还有《蓝色古堡杀人案件》,不管你对这个案件还有没有印象,反正你只要看过柯南,就肯定还记得这个全程伪装成古怪老太婆的凶手:

以及《雾天狗传说杀人事件》,高悬的房梁上吊死人,雾天狗那张脸也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而除了隐藏在这些“杀人事件”背后的凶手,童年噩梦里也一定少不了黑暗中的他们:

找完这些图,我打字的手都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

不过最鬼畜的是,据说柯南动画瞬时收视率最高的单集,并不是恐怖排行榜上这些给人留下心理阴影的案件,而是动画第733集(日语版)——《又甜又冰的宅急便》。

而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这集中,灰原哀不慎走光了……

这个场景,让这集的瞬时收视飙升到44.5。而一般情况下,柯南动画的收视率在20左右浮动。

对此我只能说,岛国宅男们的生产力,果然令人汗颜……

不过即便如此,《柯南》作为一部标准的系列剧,每集都是一样的打开方式,看久了也会让观众审美疲劳,甚至熟谙套路。

之前,就有人专门总结过“如何比柯南更快找到凶手”的法门。

比如说,满脸写着“我是个坏人”的那个,一般不是凶手;

杀人动机摆在眼前的,一般也不是凶手;

一开始就被毛利小五郎怀疑的人,一定不是凶手,等等。

而至于柯南“去哪哪死人”的“死神光环”,大家也早已见怪不怪,甚至还非常热衷于统计被他克死的人数。

这个死亡数字,各家算出来的结果不大一致。不过按照动画剧情统计,大多数都在1000人上下打转。

而在《青山刚昌30周年纪念书》中,官方按照漫画剧情统计,给出的答案是死亡人数为247人。

不仅如此,这本书还对不同死法进行了详细记载。比如说,被打死的人数量最多,有40个;其次是被掐死,有34个等等,简直丧心病狂。

此外,同样是由于系列剧的模式,《柯南》中有一些梗,会被拿出来重复使用。

比如说,每次当柯南开始秀操作时,神秘的“夏威夷”就会上线——

在哪学会开车的?我爸在夏威夷教过我;

在哪学会开船的?我爸在夏威夷教过我;

你竟然还会开飞机?我爸在夏威夷教过我。

简直让人怀疑,夏威夷是你们工藤家的军事教育基地吗?!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独立的单元故事,虽然会形成套路,但也并非没有好处。

对观众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随便打开哪一集都能看,即使中间跳过几百集,也不会影响get到梗和剧情。

而为了留住观众,《柯南》除了偶尔搞出个“胖次事件”外,也在追求着风格上的变化。

拿剧场版来说,这种变化就体现得非常明显。

《柯南》早期的剧场版,比如著名的《贝克街的亡灵》、《通向天国的倒计时》等等,基本就是“剧集升级版”,只不过线索更加复杂,案件更加精妙。

《通向天国的倒计时》剧照

然而,从第11部《绀碧之棺》开始,推理的元素越来越弱,动作场面越来越多。

柯南在理清案情之余,还得负责制服罪犯,在各种科技道具的外挂加持下,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已然从“名侦探”变身“名超人”。

在第20部剧场版《纯黑的恶梦》中,还开创了一个先河,成为《名侦探柯南》系列中“首次没有出现凶手的剧场版”,因为故事本身与凶案无关。

这样的操作,几乎可以看作其剧场版从纯粹的推理悬疑风格,向动作片转变的标志。

这种变化,自然遭到了不少推理迷的吐槽。

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酷炫的动作场景和燃爆的大场面,是非常适合大银幕放映的风格。《柯南》之所以长跑多年仍能收获观众的青睐,靠的绝不是侥幸与偶然。

这二十多年来,柯南已经凭借着超强待机的能力创造了很多纪录。

比如为其演唱了21首主题曲的仓木麻衣,在去年刚刚获得吉尼斯认证,成为“为同一部动画演唱最多主题歌数”的歌手。

同时,柯南也和我们一同见证了现实世界的变迁。

从片中出现的道具细节来说,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过,在97年动画刚上线时,片中角色使用的手机是这样的:

带有天线的直板机

到了2000年之后,手机变成了无天线的翻盖:

接着,又出现了风靡一时的滑盖:

再之后,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触屏了:

这让我想到,当初青山刚昌在被问到“为什么柯南的一年级读了20年”时,他告诉大家,因为在柯南的世界里,时间才过去了半年。

这个解释听起来还蛮合乎情理,但仔细想想,这半年里不仅出现了九百多起命案,科技也发生了如此日新月异的变化,不可谓不神奇啊……

这种时间线上的bug,说到底还是因为《柯南》实在太“长寿”了。甚至很多见证其成长的主创,都没能撑到《柯南》结局。

2004年,《贝克街的亡灵》的编剧野泽尚去世;2015年,脚本家望月武去世;2016年,剧作家古内一成、初代制作人吉冈昌仁相继去世。

吉冈昌仁曾在动画中拿自己开玩笑

在这些年里,关于“柯南完结篇”的热(虚)切(假)期(新)望(闻),也已经成为了和“宫崎骏退休”一样著名的“仰卧起坐事件”。

前年愚人节的时候,国内粉丝论坛PS了一张有模有样的“完结篇”杂志封面,一时哭瞎了一大波赶来“缅怀青春”的网友。

粉丝PS版完结篇封面

而国外粉丝玩得更大,连预告片都做出来了,还给完结篇取名叫“真实的银弹”。

不过,比起这些民间炮制的假新闻,官方催更,更为致命。

去年年底,日本皇室宣布,明仁天皇将于2019年4月30日退位。这意味着5月1日起,日本将不再使用“平成”的元号。

而在漫画中,工藤新一的梦想可是要做“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啊!

要是《柯南》在天皇退位前不能完结的话,新一的目标就没法实现了……

然而即便如此,目前看起来,青山刚昌也还并没有让柯南变回滚筒洗衣机的意思。

其实,对如今的我们来说,看《柯南》是一种情结,更是对于过去的美好记忆。

我们一边希望作者赶紧给《柯南》一个完美的结局,一边又舍不得看到它完结。因为那也意味着,又一个属于自己的青春时代的念想结束了。

那么,你是希望有生之年看到《柯南》大结局,还是更加舍不得这份陪伴青春的回忆,希望它永远都不完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