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前入手第一件奢侈品是什么?看工薪层如何步步沦陷

喜欢旅行的人,多半喜欢摄影,或者说喜欢自拍、被拍。

在出门之前,必然想着购买一些日常不会使用的物件,比如户外冲锋衣、背包、拐杖、相机、昂贵化妆品等等。对于工薪阶层而言,一年最多只有一次旅行机会(难得的美妆亮相机会),渴望旅行的心时刻焦灼提醒着自己,再不去看看这个世界,人就在工作中老了。

在渴望旅行的心态驱使下,不同的人都会早早准备、早早筹划,时刻关注变动的出行票务、酒店住宿和一些轻奢物件。以下是身边朋友的两个案例——

案例一

2001年,朋友顺利进入市重点中学高三年级重点班,却意外地喜欢上了摄影。在市区几个照相馆“巡逻”几个来回之后,他花了210元买了一台柯达胶卷机,并一口气买了五盒胶卷。第二年,他顺利考上了省重点大学,手里的胶卷在高考结束后第二周就用完了。

2003年,他终于知道相机原来还有数码类,从几千到上万不等。于是,他想了一个名头从父母那儿骗取更多的零花钱,花了3600元买了一台长焦机,不限快门的拍摄方法让他有了更多的想法和旅行次数。

2008年,他发现单反相机有着长焦机不可比拟的画质优势,于是花了10000元买了平生第一台单反相机,中画幅的成像元件让他愈发迷恋相机带来的乐趣。紧接着,他给相机配了两个镜头,不仅花光了工作一年的积蓄,而且欠下了5000元的个人债务。

2013年,他终于买了一台全画幅相机,并更换了两支全画幅镜头。全新的画质感和创作理念,使他深深迷恋摄影的魅力。此时,他不仅没有工作积蓄,而且欠下了接近5万元的外债。家庭本来不富裕的他,距离小康生活越来越远。

2018年,他已经有着风光的摄影形象和小有成就的摄影作品。此时的他正在关注今年更新的全画幅机身和徕卡镜头,尽管外债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新全画幅机型)刚出来的时候价格太贵,买不起却会经常在网上浏览它们的机器性能、价格变化,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冲动,一冲动就借钱买下其中一台。”对他来说,相机器材就像毒品,能诱惑他上瘾,能消除平日里的不顺和烦恼;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他买了相机之后就会藏起来。随着年龄增长和工作忙碌、资金紧缺导致出门机会减少,他几乎买了一台用来收藏的相机,身后欠下远超自身能力的债务。

案例二

“第一次出国,我跟着妈妈、小姨逛了纽约曼哈顿,在百老汇看到香奈儿和LV专柜那些逗留的漂亮女人,时刻勾起我的幻想,幻想我上大学了也要这般贵气迷人。”2003年,朋友20岁,通过了纽约大学商学院留学申请,有着灿烂前程。

不过,她迈入纽约大学之后,并没有按照应有的学习计划,保持20岁之前的学习态势;转而随同学、室友时常穿梭于上城、中城、下城,百老汇、麦迪逊、中央公园、洋基,追星追时尚,如何与时尚杂志、前沿女星穿着保持一致风格。“也是那时候,我懂得了原有生活以外的世界,那么多的意外,惊喜,我懂得了很多学校里没有的时尚和形象。”

2004年,留学的第一年,她用在LV、Neverfull包包,五号、小马车、象牙香水的费用超过了5万美金。与此同时,她与留学闺蜜频繁旅行,在伦敦华丽专柜排过长队,在巴黎挤破头也要看时装周,在香港买免税的Chanel……留学旅行几乎都是购物和追星旅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感受大自然、放飞灵魂。她说,“每一次欲望的满足,都会渴望更进一步的私欲,直到把购买奢侈品当作日常进行,旅行也变成了直奔目标直奔目的地的行程。”

2010年,她的私人房间已经积累了不下20款Chanel包包和各种互不参杂的香水,有来自纽约的,有来自巴黎的,有来自伦敦,也有来自香港和东京的。她的任何一次出行,随手自拍的照片,都宛如大片,直勾勾诱惑人。当然,她工作以来结交的男朋友也都是上层富家子弟,“尽管如此,我发现彼此的感情难以深化,几乎都是用奢侈品来衡量的,包括感情质量和生活标准,麻木了。”

2018年,她离了一次婚,正在结交的男朋友非常谨慎。“过去结交男朋友,对对方的物质渴望大于情感的渴望,虽然我自身也不缺钱,却使我错过了许多适合自己的机会。”严格来说,她也是工薪阶层,只是高收入对等高消费,更多时候这种支持来自家庭。

身边两个不同圈层的案例,似乎都在说明一个道理,从第一次购买奢侈品,部分人往往一发不可收拾,特别是与旅行相伴,时常会做出非理性、非必须的选择,不管家庭富裕还是普通。要么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步步深陷债务;要么培育了自己无底洞式的欲望,而错过了其他非物质的东西或人,最终步步沦陷,物质之外多有不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