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用心:康熙朝利类思的《狮子说》居然是阴谋论

狮子是一种舶来动物,但进入中国后却成为中华文化中堪与龙凤并列的又一灵兽。康熙朝意大利传教士利类思写的《狮子说》是第一本从动物知识的角度讨论狮子的文献,这一文献的诞生与康熙朝的贡狮活动有关,也是十七、十八世纪东西方文明碰撞、文化交往的产物。

佛陀之力还是天主化育

《狮子说》最后部分是「解惑」,这是利类思解答当时国人关于狮子是否曾经入华的问题:中国是否有过活狮呢?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明?仇英?职贡图卷(局部) 绢本设色

纵二九·五厘米?横五八〇·三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明?仇英?职贡图卷(局部) 绢本设色

纵二九·五厘米?横五八〇·三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明?仇英?职贡图卷(局部) 绢本设色

纵二九·五厘米 横五八〇·三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早在西汉时期已有了带翼狮形态的玉雕,荀悦《东观汉记》中也有乌弋国出狮子的记载。据说长安城奇华宫附近的兽园中还豢养了「师子」。西域的贡狮活动还曾经在南北朝至隋唐、明代两度形成高潮,并与佛教紧密联系,深入中华文化的民俗与艺术之中。特别是明朝郑和下西洋之后,南海西洋都有频繁的贡狮活动,据说在京城中的万牲园,饲养了数百头各国国王进贡的狮子。

利类思大肆扬言非洲属于荒外之地,认为那里「无文字相通」,都是一些「蠢蒙」之人,既无有价值的货物,亦无船舶航海,且又不与世界其他国家交往,因此不可能有狮子进贡中国之事。利类思根据康熙朝廷中所见贮存的狮皮标本,指出中国周边属国所进贡的仅仅是狮皮而已,并无真狮子之说法,不是缺乏常识,就是别有用心。

明?仇英?职贡图卷(局部)

明人绘《明宪宗元宵行乐图》中的贡狮场景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而且《狮子说》的「解惑」部分关于「狮子至中国,或由陆路,或由水路」,以为陆路艰难无法完成贡狮,海路在欧洲人之前更从未有过之说,已经史料证明完全错误,郑和下西洋后,还有很多贡狮不由陆路,而是「假道满剌加,浮海至广东」,通过南海西洋的海路来华,而且明朝贡狮的地区和国家数量太多,明朝廷内「却之」之声四起。

宋?铜骑狮文殊菩萨 故宫博物院藏

很难想象,长期在华传教和游走在四川至北京的利类思,完全看不见中国各地无处不在的石狮雕刻?精通汉语、熟悉汉文典籍的他会全然不了解中国文献中通过陆路和海路的「贡狮」的实例?这实在令人感到蹊跷。

宋 李公麟(传)《维摩演教图》中的狮子

故宫博物院藏

众所周知,在华天主教传教士完成了「弃僧从儒」后一直把佛教作为自己主要的攻击目标,利类思企图用证伪法告诉国人:狮子并不存在于中亚地区,强调狮子生产之地仅在「利未亚」(非洲),称「载于笼内而行」的狮子,由轮流更换的四十位「杠抬之夫」,通过「距中国四万余里」的陆路来华没有可能。

清?冷枚?罗汉图册(第七开)纸本设色

共二十开?每页纵三五·五厘米?横二九·一厘米

故意抹杀这些「贡狮」材料,实际上是告诉国人佛教史上所讲述的僧侣与狮子的故事都是杜撰的神话,中国长期以来所谓贡狮的历史并非信史,佛教所联系的狮子其实只是一张「狮子皮」而已,因此也就动摇佛教将狮子与佛陀勾连。这样将禅定三昧境界视为狮子奋迅三昧、以弘法为狮子吼的所谓「佛陀之力」,也就变得缺乏依据,早期佛教中狮子的形象以及狮子与佛的紧密联系理所当然地就发生了动摇。

原文作者:邹振环(作者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原文来源:《紫禁城》2018年10月刊《康熙朝西人贡狮与》

(因篇幅限制,原文有删减)

《紫禁城》官方授权,欢迎分享!如需转载,请私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