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换情人,这操作我服

  在室外已经冷到颤抖、供暖又还迟迟没来的十一月,有部设定奇葩的暖片,最适合现在分享了——《甜蜜十一月》。

  之所以说奇葩,是因为片中的女主是个“奇女子”。她给自己定下了一套规则,就是和所有男人交往,时间都不超过一个月。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鬼畜规则,咱们还是赶紧从故事讲起。

  片中的男主尼尔森,是个“广告狗”。他工作能力出众,拿过不少业内大奖。

  但同时,他也是个工作狂,狂到刚和女票完成生命大和谐,就开始构想策划案。

  可以说,他的脑子里除了工作再无其他,是一个没嗜好、没娱乐、没怪癖的“三无人员”。

  然而这天,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驾照即将过期,只能万分不情愿地放下工作,先去补考驾照。正是在考场上,他遇到了女主——考试迟到还带了一堆食物进场的莎拉。

  可想而知,莎拉这样的出场方式引起了监考官的不满。

  因此,在尼尔森偷偷向莎拉问答案的时候,考官就想当然地把后者判成了作弊。

  从那以后,尼尔森就发现自己被莎拉“缠”上了——

  她先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家楼下,以尼尔森害自己不能开车为由,蛮横地要求他载自己一程。

  尼尔森不同意,莎拉就当着邻居的面,故意说他是暴露狂。

  迫于无奈,尼尔森只得载着莎拉去了她指定的大楼,没想到她刚进去就触发了整栋楼的警报,几分钟后,她又抱着一个麻袋慌乱逃回车上。

  这波操作把尼尔森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自己参与了一场抢劫。后来才发现,莎拉“抢”来的只是一条用来做实验的宠物狗。

  这么一闹,尼尔森是一分钟都不想跟莎拉多呆了,他只想赶快摆脱对方,然后好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工作上。

  但是,莎拉却仍不肯放过他。

  她不仅“强行”要求尼尔森跟她回家,而且还向他发出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邀请——“搬来跟我同居吧,我们做一个月的情人如何?”

  看到这里,估计小伙伴们也都被莎拉不按常理出牌的“撩汉”套路惊呆了——哪有女生刚认识就主动提出要同居的?而且一个月的期限又是什么状况??

  事实上,莎拉如此大胆也并非没有原因。

  她在和男主的短暂接触中,已经敏锐地发现尼尔森表面上痴迷工作,实际上却并不快乐,甚至可以说,内心已经趋于崩溃的边缘。

  而她则自信有能力帮他改变,“治疗”的方法就是跟她同居一个月,在此期间放下工作,完全按照她的方式来生活。

  对于这样的提议,尼尔森自然是嗤之以鼻。一来,他根本不可能放下工作;二来,他本身就有女票,怎么可能和别人同居?!

  但他万万不会想到,自己刚说完这话,编剧就给莎拉开了挂,让他瞬间“失业+失恋”,想不接受“同居申请”都不行。

  事情是这样,尼尔森在一次提案时,因为广告创意中含有性暗示而遭到了甲方的否决。

  这让尼尔森当场被激怒,积蓄已久的压力也突然爆发,差点和甲方爸爸动起手来。

  结果可想而知,尼尔森当场就被公司开除。

  当他灰心丧气回到家里,女票也因为忍受不了他的冷漠,在同一天跟他说了拜拜。

  尼尔森瞬间从人生巅峰跌落在地,而当他仔细回想,发现自己会落得这个下场,原因正和莎拉之前警告过的一样——他压抑已久的情绪崩溃了。

  于是,尼尔森决定“放飞自己”一次,他来到莎拉的公寓,接受她的邀请,两人开始了一段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而这天刚好是11月1日,因此,尼尔森就成了莎拉的“十一月”男友。

  从此,尼尔森在莎拉的引导下开始重新认识世界:

  在阳光下漫步,带着狗在沙滩上奔跑、翻滚;

  去围观邻居小孩的帆船比赛,分享他获胜后的喜悦;

  蒙上眼睛玩“盲人摸象”的游戏,让尼尔森在失去视力的情况下,激发其他感官的本能。

  在日复一日的耳鬓厮磨中,尼尔森感受到了以往从未有过的乐趣。而莎拉也了解到,尼尔森之所以那么拼命工作,其实是源于一段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

  原来,尼尔森的父亲曾经是个推销员,每天挨家挨户敲门,从吸尘器到保险,什么都卖过。

  这让尼尔森从小就受尽邻居的嘲笑,所以他的梦想就是成为“能掌控一切”的成功人士,甚至不惜为此牺牲自己的生活。

  而且,他太想把童年的一切都永远地抛在身后,以至于长大离家后,就再也没回去过。

  然而在莎拉看来,治愈的第一步就是要勇于面对。所以她带着尼尔森回到他的老房子,在落满尘埃的房间里跳起了华尔兹。

  在不知不觉中,尼尔森发生了彻头彻尾的改变,和以前的他比起来,简直可以用判若两人来形容。

  他不仅自己开心了很多,也开始关心他人,主动为没有爸爸的邻居小孩出席家长会。

  他还拒绝了广告大亨提供的高薪工作,这对于以前的尼尔森来说,绝对是不可想象的。

  在这个过程中,尼尔森发现自己不仅重拾了生活的快乐,更是深深地爱上了聪明、性感、有趣的莎拉。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尼尔森突然跑回家,向莎拉提出了求婚。

  莎拉虽然没有当场“say yes”,但她事后却对邻居兼男闺蜜说,在自己交往过的男票中,尼尔森虽然不是第一个求婚的,但却是第一个让她想要答应的。

  然而,就在大家都好奇莎拉会不会让“十一月情人”破格“转正”的时候,剧情却突然急转直下。

  在参加一次舞会之后,莎拉突然晕倒在地。

  直到把莎拉送进医院,尼尔森才发现——原来,莎拉已经到了癌症晚期。

  一年前,她在尝试所有疗法都无效之后,索性放弃了治疗。

  从此,她就过上了另一种生活——每个月和一名“有问题”的男子同居,用自己对生命的留恋和热爱去感染他们,让他们变得自信且富有激情,一个月后自己就离开。

  莎拉讲述自己的“十月情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莎拉并不是放弃了生活的希望,反而恰恰是在充分利用自己所剩无几的时光,通过这种“游戏”帮助别人,同时也让自己重新获得活下去的动力。

  但是如今,和尼尔森的同居尚未结束,莎拉的病情就复发了。

  她不想让尼尔森看到自己生病的模样,只好狠心让他离开。

  但尼尔森却不舍得就此放手,他回忆起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最终决定陪伴莎拉度过最后的时光。

  尼尔森将房间里挂满了十一月的日历,用这种方式对莎拉表白:以后每一天都是十一月,每一天我都爱你,永远不会结束。

  但即便如此,莎拉依然选择了离开。

  在影片的最后,尼尔森像以前一样在游戏中被蒙上眼睛,等他摘下眼罩的时候,爱人已经消失无踪。

  总的来说,《甜蜜十一月》这部电影前半部分温馨搞笑,后半部分则主打催泪,而且“一月一情人”的设定也比较新颖,再加上基努·里维斯和查理兹·塞隆的超高颜值,都使其成为一部不乏亮点的爱情片。

  然而,这也是一部毁誉参半的电影,原因不难想象,那就是剧情有点“韩剧套路”。

  这不仅是因为影片的主要设定是个“癌症”梗,更因为不少人不能苟同女主的价值观——她主张让男主放下工作、享受生活,是因为她自己身患绝症且有足够的经济保障,但现实中的大多数人,依然还得为了生存而疲于奔命。

  不过,如果我们能抛开这些,只从尼尔森的角度来看,就会发现莎拉的出现确实改变了他的生活。

  和莎拉在一起之后,他重新找回了生活的激情和乐趣。

  就像莎拉曾经说过的,如果不能过正常人的日子,那就要好好过不正常的日子。

  她在身患绝症的情况下,没有被动地接受命运的安排,而是选择了一种与众不同的人生,她的乐观、善良和热情洋溢在打动男主的同时,也俘获了观众的心。

  影片中对于女主角的设定虽然有些极端,却也足够提醒我们,在压力山大的现代社会,既不能一味地耽于享乐虚度人生,也不能让工作剥夺了自己的空间,只有学会在工作和生活间寻求一种平衡,才能真正享受属于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