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分析中期选举可能对国防战略和国家安全产生的影响

本月6日,美国迎来2018年中期选举投票日。本次中期选举将改选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全部435席、参议院100席中的35席。此外,面临改选的还包括36个州长、3处海外领土总督,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旧金山等重要城市市长等关键职位,以及全美99个州立法机构中的87个。

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共和党继续掌控参议院,而民主党则夺回了被前者操控八年之久的众议院。民主党众议院领袖佩洛西在华盛顿发表“获胜演说”,表示美国将进入“新篇章”,民主党将有更多力量制衡特朗普政府。由此也将引发美国政府重新组阁,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应特氏要求辞职就是巨浪前的先声。此次选举对于美国国防战略和国家安全所产生的影响同样不容忽视。

▲佩洛西在华盛顿发表向欢呼的支持者致意。她说“明天将是美国崭新的一天”

即将被提名为新任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华盛顿州众议员亚当·史密斯已明确表示履新后将采取更强有力的监督措施,包括审查美国在也门武装冲突中对海湾国家提供的支持、美军特种部队在非洲开展的秘密行动,以及美军核武库的当前态势等。“恢复监督与问责机制将是国会在国防安全领域的首要任务”。

亚当·史密斯

在立法方面,由于两党分歧扩大且国会控制权未能集中,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内尔威胁称,“双方在有关问题上达成一致的范围将更加有限”。

史密斯称,特朗普政府年初发布的新版《核态势审议》报告对核威胁进行了过分渲染,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大部分民主党成员并不认为美国需要规模如此庞大的核武库”,新提出的低当量核武器“更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甚至建议取消奥巴马时期启动的“空射核巡航导弹”项目。对于特朗普而言,史密斯更令他头痛的地方在于后者坚决反对太空部队的组建,再加上民主党手握众议院多数席位,美军的“第六军种”恐怕难以在他的任期“下半场”顺利成军。

海军方面则担忧其355艘舰艇的规模计划将遭遇多轮严苛评估和质疑。对于波音、洛·马和雷声等国防工业巨头而言,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很可能削减其向沙特出口军事装备的总额,将对就业形势和经营利润产生不利影响。

作为现任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马克·索恩贝里一直呼吁终止国防预算自动减持机制、增加相应开支以提升战备水平。与他意见相左的史密斯就任后,两党很可能围绕2020财年及其后的国防预算草案展开拉锯战。考恩集团金融分析师罗曼·施维策认为,随着财政保守派上台,美国国防预算既不会重现2018、2019财年的增长率,也不会继续稳定上涨态势,但其出现大幅下滑的可能性同样微乎其微。”最为乐观的情况是“在今年年底开始就2020财年国防预算草案进行讨论,最终达成的总额在7000亿美元左右”。

在此次中期选举中,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将有多达12名成员去职,其下属的战术空地及战备性小组也将迎来新的领导。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方面,最大的变动是战略力量小组主席换人,大量中层岗位面临洗牌。目前有大批反战政客和经历过伊拉克、阿富汗战争的老兵正在为进入两院军事委员会角力,双方支持者的多寡将影响未来两院在国防问题上的态度。针对外界风传数月之久的吉姆·马蒂斯卸任国防部长一说,麦康内尔承认“总统暗示可能会出现一些变化,(国会)正在处理相关问题”,但并未透露具体人选。在新一届国会成员到任后,美国的国防战略和国家安全政策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变动,值得继续予以关注。

来源:美国防务新闻网站/图片来自互联网

军事科学院军事科学信息研究中心 廖南杰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防科技要闻”(ID:CDS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