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刘姥姥扮丑逗笑众人,为何薛宝钗笑不出来?

曹雪芹是一个天才的作家,红楼梦中很多处的文字,堪称神来之笔,有时候读红楼梦,不仅仅是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而是豁然开朗之下,会拍案叫绝。红楼梦的笔法是包罗万象的,就像夜空星斗罗列,看似杂乱无章,其实皆有联系。所以脂批说:“所谓一击两鸣,空谷传声,云龙雾雨,两山对峙,草蛇灰线等等”

周汝昌前辈对红楼梦的笔法归纳为“一笔多写”,其实“一笔多写”还不算红楼梦最高明的手法,“不写之写”才是红楼梦笔法的精髓。而红楼梦里为什么没写薛宝钗的笑。正是不写之写的典范。原文是这样的:“贾母这边说声“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不语。众人先是发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叫“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得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得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的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座位,拉着她奶母叫“揉一揉肠子”。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她姊妹换衣裳的,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撑着,还只管让刘姥姥。”

这段文字读下来会发发现作者少了对薛宝钗的写照,为什么会这样呢?作者为什么不写薛宝钗的笑呢?在场的人都给了写照,唯独少了薛宝钗,这是什么意思呢?可是细细一想就会明白,薛宝钗何许人也?在作者笔下薛宝钗被刻画为千百年来封建时代完美女性的典范,在任何场合下都极其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如果作者直接写薛宝钗不笑,那么薛宝钗被刻画成女夫子,显然非作者本意。如果写薛宝钗笑,怎么样才能一字千金的表现出薛宝钗比大家闺秀侯门千金还要注意礼节的形态呢。我想雪芹先生可能词穷,干脆不写了,任凭读者想象。正因此此处的不写之写,才更精准的表达了薛宝钗的女性之美。故而薛宝钗的美是含蓄的美是收敛的美,也正因为如此,薛宝钗也极其容易被人认为虚伪假情假意。然而我认为薛宝钗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以不写之写去刻画一个人是非常难的,但是这种效果出其不意,却是非常高明的境界。比如三国演义中,关羽斩华雄那一段文字,就非常精彩,原文:“袁绍曰:“使一弓手出战,必被华雄所笑。”操曰:“此人仪表不俗,华雄安知他是弓手?”关公曰:“如不胜,请斩某头。”操教酾热酒一杯,与关公饮了上马。关公曰:“酒且斟下,某去便来。”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正欲探听,鸾铃响处,马到中军,云长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这一段文字并没有正面描写关羽如何斩了华雄,但是“其酒尚温”最能证明关羽的英勇和万人敌的气概,这也是不写之写的高明处。文字的魅力有时候会令人心驰神往,不能自已。正如金庸先生的小说也存在着很多不写之写,比如逍遥派的祖师逍遥子和扫地僧,一佛一道一虚一实,这就是很高明的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