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苗苗新作《红花绿叶》亮相第2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

《红花绿叶》北京CHAO艺术中心内部放映会 刘苗苗(左) 程青松(右)

最近在北京CHAO艺术中心举行的《红花绿叶》内部放映分享会上,刘苗苗导演并不讳言,她曾经罹患精神病,多次住过精神病医院。从1994年开始,24年当中,她还一直在服药。

作为北京电影学院历史上年龄最小的学生(16岁考进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与陈凯歌、田壮壮、李少红为同学),作为成绩斐然的第五代导演,唯一能拯救她的就是电影。电影疗愈了她的精神世界。刘苗苗说:“生活有多糟糕我早就知道了,我不想再告诉别人,也不想别人再告诉我。”

刘苗苗新作《红花绿叶》亮相第2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少数民族影展

刘苗苗新作《红花绿叶》亮相第2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少数民族影展

11月7日,第2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在佛山拉开帷幕。11月8日,第五代导演刘苗苗最新力作在本届电影节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展上揭开了神秘面纱。此前,在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电影《红花绿叶》获得了观众票选荣誉。

在本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上,电影《红花绿叶》也成为最令人惊喜的影片之一。该片主要讲述了两个生活在中国西北乡村的回族穆斯林青年男女的情感故事。男主角李国清生下来不久,即因高烧落下偶尔会昏过去的顽症,成年后他意外地娶上了能干且俊美的媳妇。为了让他的女人过上好日子,李国清艰辛又不失尊严地努力着。婚前,他们都有着各自的隐情。一个不想娶,一个不愿嫁。在家人的极力撮合下,他们结婚了。此后,他们经历了彼此渐渐接纳,直到共同接受命运、担当命运的过程。据悉,这也是华语导演首次将两个回族青年的爱情在中国银幕上得以精准的呈现。

刘苗苗导演《红花绿叶》工作照

导演刘苗苗是中国第五代导演,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曾任宁夏电影制片厂厂长。1993年编剧并导演故事片《杂嘴子》荣获第50届意大利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国会议长金奖。同年故事片《马蹄声碎》在第11届意大利都灵电影节特别展映,1994年执导故事片《家丑》获第二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1996年编剧并导演故事片《家事》,该片荣获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女主角提名。2004-2008年曾任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影视传媒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师。

《红花绿叶》剧照

在电影《红花绿叶》中,导演刘苗苗用最朴实、最平静的方式,呈现了两个青年通往未来的一种途径。观影过后,《青年电影手册》主编,电影评论家程青松表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都有自己的过去或者说难以启齿的隐秘。如何面对自己的命运,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如何有尊严地生活,这就是这部电影想带给观众的思考”。

刘苗苗(左)和瑞娴(右)

刘苗苗(左)和出品方总经理乘德江(右)

刘苗苗(左)和著名导演麦丽丝(右)

《红花绿叶》上午10点开演,刘苗苗导演很担心冷场,但可容纳150人的影厅基本满座。她曾担心西北方言会成为当地观众的观影障碍,事实没一点儿问题。片尾字幕后观众迟迟不动、沉浸其中意犹未尽。另外,专家观众著名导演麦丽丝观影后紧紧拥抱她连声称赞,著名演员巴德玛也祝贺影片成功。同为少数民族电影艺术家,她们的对影片的关注和支持尤为珍贵。刘苗苗的同届同学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导师梁明,著名导演、著名美术师、画家石建都也前来助阵,观影后十分感慨。为全体回族素人演员的出色表演、为影片能以超低成本保证品质。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陈旭光教授也拨冗光临观影,给予影片充分肯定。

《红花绿叶》大咖影评:

田壮壮(导演):大师之作。拍的真好,只怕能爱的人不多,大家对电影已经不认识了,只记得电影院。

周坤(中国第一代女电影摄影师):在三里屯CHAO大厦豪华电影小厅,覌看了第五代著名女导演刘苗苗在平遥国际电影展首眏式获奖新片《红花绿叶》。不胜感概和欣喜。影片真诚感人。纯浄质朴、安详平实,一股清新流畅的气息扑面而来。久违了!注视银幕恰似你和他们一起生活起居、锄草撒种、不时为儿女婚嫁求媒?没听见人们争吵骂架、事件起伏跌宕。生活像流水般的缓缓流淌,平实,安祥?一对新人从生疏、了解病情,谅解到深爱。导演无意去表现旧传统观念的传宗接代,休妻纳妾。时代前进了,人们的观念变了。瞧!媳妇儿偷偷的走了,悄悄地又回来了。在茫茫的细雪飘洒中携手走向远方,追寻新的生活!导演精心而细腻的展现出人物的真实情感,尤其是男主人公的自述独白动人极了,更深层次的展现了人物质朴的性格特征。我想说影片渗透着的感动一一正是导演苖苖对故乡的深深情、深深爱!向不是演员的优秀表演致敬!苖苗:保重身体!期待你的下一部佳作!

彭小莲(导演、编剧):三百多万人民币的制作成本,太不容易!已经做到极致。安静又不拖沓,很见功力。

巫昂(作家):《红花绿叶》是爱的颂歌。爱可以发生在贫瘠的地方,发生在两个干净诚恳、被命运摧残过的人身上,他们用自己的任性之美来对付命运的考验。这是我近些年看到的真正具备文艺片气质的电影。

石舒清(作家):即使从小说变成了电影,作为小说作者,我还是从新的艺术形式里嗅到了自己熟悉的气息和向往的气质,还有对人的深度体贴及关怀,默契如此,自是欣悦。

成尚哲(导演):《红花绿叶》饱含诗韵,故事画面色彩运用很高级,细节和素人出演很好地还原了质朴的情怀,回族民风与西北大地如阡陌印刻心中。

陈志海(导演):感动,让我想起儿时在山西生活的情景,那山那土那路,那人那羊那牛,好熟悉。

瑞娴(作家、编剧):这是一首关于爱与生命的散文诗,有着秋天的静美与诗意,充满地域与民族色彩浓郁的人性与人情之美,原生态的方言与壮美的西北景色融为一体,更有一种普通话无法替代的味道。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穆斯林,各有各的幸福与不幸,却都默默承担着命运的赐予,毫无怨言,碰到无法解决的难题了,就交给世代信仰的真主,不再去为未知的明天杞人忧天——这,难道不是一种达观明智的生活态度吗?

这是一部不怨不怒、像河流一样自然流淌的影片,一切都刚刚好,恰到好处,看不出刻意的痕迹。就连里面那些非职业演员的表演,也像是在生活,而非表演。值得一提的是,苗苗导演在里面饰演了女主人公初恋男友的妈妈,短短几个镜头几句话,却淋漓尽致,催人泪下,这场戏透露出太多信息,赋予了人物丰富的前史。苗苗如果不做导演,也一定是一位好演员。

有人问刘苗苗为何想到拍这么一部影片?我却觉得这对她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正因为生长在那样一片土地,才有了今天的刘苗苗,才有了这部《红花绿叶》。

即使今天她不拍,她也迟早会拍这么一部电影。

刘苗苗导演历经了苦难,但她的作品却从不消费苦难,她甚至不屑于展现那些能够博取同情的落后生存状态与破旧房居,尽管那些在摄影师的镜头下可能更具质感,但她认为“混搭”才是真实的生活状态。

于是,在她的影片中,我们看到了偏远西北山区回族农民家贴着瓷瓦的浴室,气派的大门,看到包着头巾正在扬场的农家少妇却穿着时髦牛仔服,戴着金银首饰……看似矛盾,看似不协调,细想一下,这样的场景在我们生活中难道不是随处可见吗?这才是时代发展新旧更替之中,最真实也最不可避免的状态。

最糟糕的生活也不可能毫无亮色,最理想的生活也不可能毫无瑕疵。宝石正因为有多个层面,才是丰富的、立体的,只能表现单个层面的艺术作品,是单薄而无生命力的。由此延伸到影片对人性的挖掘上,也是深刻而不刻薄,比如大夫爸这个人物,善良热心却又有着自私的一面和小小的狡猾。人性如此,不能用好坏来定义,毕竟所谓的好人和坏人不是白豆和黑豆。

《红花绿叶》的片名看似俗艳,却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一种生命状态,和生命间的相互依存共生,它也恰如黄土坡上绽放的艳丽花朵,照亮了西北那绵延无尽的寂静与荒凉,让人看到明确而实实在在的希望!

李力(学者):《红花绿叶》是一种很美、平静、诗意的电影,看完内心也很美好的样子。它不算计(算计观众爱看啥),不卖惨,导演说的是,我知道生活有凄惨,但我这个电影不想投人所好刻意表现那些。

人物境遇应该是中间层次,比古柏好的人,有。比他差的人,有。电影写作中,极致人物、极致境遇更好写,中间人物要表达好更难。所以,简单美的电影一点也不简单。

投资300多万,成本低得不能再低,百分之百非职业演员,都是导演的朋友、朋友家的孩子。27天拍摄周期,演员提前18天进组培育,演得相当自然淳朴、台词很棒。

罗天(舞蹈演员):我很少会看到像《红花绿叶》这样的电影那么低微,低到尘埃里,但又开出一朵花在人的心里。这部电影很谦卑,里面的每个人很平淡,像水一样的流过。现代舞和电影的关系,我没有想明白,但我想说的是现代舞插入到时间的空隙里,这种空隙就是一种忘我。我觉得刘苗苗导演在这部电影里就是很忘我的在创作。我们舞团的艺术总监(高艳津子)常说一句话,今天送给这部电影:“如果有一天宇宙毁灭了,我们用什么给它扫墓?唯有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