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我不伺候你月子,但你不能请月嫂让我没面子

媳妇的底线和原则是什么?就是不要被无知的道德绑架牵着鼻子走。

1

不知道大家坐月子时都是由谁负责照料的,是婆婆还是妈妈,抑或是自己的老公,假如能重来并且换种方式的话,你会选择雇用专业的月嫂吗?

如果换作是我,我一定会的,并且坚定不移。理由是:月嫂不仅专业,还可以化解婆媳矛盾,预防产后抑郁,单就这三点来说,对于产妇受益无穷。

恰好,身边比较要好的闺密就快要临盆了,我以过来人的经验,稍微提点了一下,闺密却一脸愁容地说:我也想啊,可这世道不允许。

原来,闺蜜老公在外省工作,回来一次艰难无比。婆婆本来是在大嫂家帮忙带二宝,并兼职接送大宝上下学的,所以自打怀孕起,就没照料过闺密,每次都是趁着周末时间,回来嘘寒问暖一番,就又赶紧闪人了。

还好娘家和自己一个小区,不至于孤单至极,再加上闺密心大,比较看得开,对此并不在意。可没想到,随着预产期的临近,闺密还没提意见,婆家大嫂反倒坐不住了。

大嫂先是透过自己老公,趁着打电话问候的功夫,委婉表达了自家大宝从小跟着奶奶长大,并且接送都只认奶奶,一天也离不开她的状况,接着又表示,闺密生产期间,自己愿意无偿拿出一部分费用,鼎力相助。

闺密起初听得有点头晕,不明白大哥大嫂字里行间所要表达的意思,只好带着感激不尽的心情唯唯应诺。事后细细品味才发现,两口子这是要继续抢占老太太的节奏啊!

闺密不禁哑然失笑。别说她一开始就从未奢望过老太太能回来全权照顾她了,本着为人父母的心情,她反倒同情大嫂带孩子不易,自顾不暇呢,所以一早就做好了请月嫂或者请娘家妈来伺候月子的心理准备。

只是没想到,这话还没说出口,大嫂居然已经先下手为强了,闺密心里虽然恼怒,但看在他们肯开口帮忙分摊花销的份上,就从心里原谅了他们,且表示心意领了,分摊就不必了,生个孩子的费用,自己还是有的。

2

本以为自己的让步会换来大嫂的息事宁人,和睦共处,没想到闺密委婉地表达了自己会请月嫂帮忙照顾的决定以后,闺密婆婆又坐不住了。

婆婆火速打来电话:孩子呀,这坐月子可不是小事,一般都是由自家人帮忙照顾的,请月嫂费钱不说,最主要的是害怕伺候不周,落下一身病就麻烦了,再说在咱这个小地方,有几个人会请月嫂啊,放着家里一堆人不用,请个外人不是打自家人脸么……

那您的意思是……闺密以为婆婆担心月嫂不上心,打算亲自回来照顾的节奏,可没想到婆婆巴拉巴拉了半天,最后居然说让自己的妹妹,也就是闺密老公的小姨过来伺候。

闺密当场就犯难了,因为首先她们之间根本就不熟,也就结婚时见过一面而已,相处起来还不如月嫂轻松自在。其次,这本来就不是人家的事儿,要知道如今这世道讲究的行事原则就是:花钱能办成的事,就不要轻易欠下人情债,因为这个东西实在太难还清了。

可是婆婆却不依不饶,无论闺密如何解释,婆婆就是不同意闺密请月嫂回家,无奈之下闺密只好说:既然请月嫂不行,那就让我妈来吧,这下您总该放心了吧。

婆婆一听亲家母要来,心里更慌了,语无伦次地说道:不行,使不得,让你妈来就更不行了,她会埋怨我们做长辈的对儿媳不上心,对孙子不重视的,都是三村五里的,万一落下闲话,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话说到这里,闺密总算听明白了:原来婆婆执意推荐自己的妹妹来给儿媳伺候月子,根本不是担心月嫂和亲家母不上心,而是害怕自己名誉扫地,所以才会在无力分身的情况下,极力推荐自己人,以便堵上左邻右舍和亲家母的嘴,维护自己尽职尽责的完美形象……

结果本来没多大事,可是被这些死要面子的人一搅和,闺密孩子还没生,产后抑郁就已经提前报道了,搞得她左右为难,痛苦不堪,和婆婆之间的关系也愈加疏远,陷入了和我当初一样的恶性关系循环中。

自私的人不可怕,将自私当成一种特权的人才可怕,拿所谓的面子来碾压身体力行的生育之战,是多么无耻的摧残啊,尤其是遇到毫无主见、懦弱不争的孕妇妈妈们,不崩溃不抑郁才怪呢。

3

相比之下,我的另一位小领导同事在这方面的做法就堪称典范。

小领导婚后觉察到婆婆的蛮横霸道,自认为和她不是一路人,再加上工作忙碌,只有节假日才回家,所以就尽量保持着亲戚般不冷不淡的关系。

果不其然,小领导刚怀孕,婆婆的霸道本色就闪亮登场了:补品必须喝自己送的,孩子名字必须用她取的,待产医院必须选她指定的,就连宝宝用品款式都是她选的好……

这些小事同事还都可以忍,补品不喜欢的话大不了就让老公喝,并暗自决定,婆婆无论取什么名字,都只能当小名,等上户口时必须以自己取的为准,产检可以去婆婆指定的医院,但待产必须去自己喜欢的,宝宝用品无所谓,能用就行……

至于最最重要的月子,小领导一早就下定决心:请月嫂!坚决不让婆婆来!并且说干就干,每到周末就提前咨询并考核月嫂,还特地把家里的客房腾出来备用,不给婆婆留半点留宿的空间和机会。

并且,在做所有事之前,小领导都会给老公打预防针,分析利弊,并威逼利诱他和自己站统一战线,若是有什么不方便讲的话,都会让老公出面,打着为婆婆好的大旗压倒她。

4

总之,连哄带骗加威胁和智谋,小领导总算是把原本打算鸠占鹊巢,并常驻于此的婆婆给挤了出去。

尽管婆婆对于这种做法颇有微词,但奈何局势已定,并且自己儿子又以“您要实在看不下去,就打赏我们俩钱儿,就当月嫂是您请的,月子也相当于您伺候的,这样看谁还敢说闲话”为由搪塞了一番,也就不好再扯什么。

摆脱了婆婆的魔爪以后,小领导总算顺顺利利地度过了煎熬的月子期,并在之后的哺乳期也坚持一个人单枪匹马,虽说身体累了点,但心理上却轻松不少,至少避免了婆媳不和所带来的家庭大战和心灵上的折磨。

不仅于此,产假到期以后,小领导打算要么把孩子交给自己的妈妈带,要么自己带,总之就是不打算扔给婆婆带。

因为经过几年的相处以后,她太明白自己和婆婆的德行了,两个雷厉风行、互不妥协的女人,长久待在一起,势必水火不容,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肯定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离婚免不了元气大伤。

有先见之明的小领导果断选择了主动出击,一开始就不让婆婆有进驻自己领域的机会,想方设法把她控制到一个合适的距离,亲戚般供养着,礼尚往来,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相比之下,目前的状况看起来是辛苦了点,实则是避免了更多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