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凭借什么独特的原因在近代中国迅速崛起?

商埠的中国资本集聚也有显著增加。据1936年日本“满铁”机构调查的统计,设立于济南商埠的工厂为21家,占济南工厂总数43家的一半。1939年3月,济南共有218家工厂,89家分布于商埠,其中日资工厂15家。据济南日本工商会议所对于金属工业与榨油业工厂的详细调查,1941年7月,济南有金属业88家工厂,55家工厂位于商埠,日资工厂有9家。1943年1月,中国资本的榨油业31家工厂中,12家工厂位于商埠区,加上位于商埠区及东侧的馆驿街4家工厂,一半以上的工厂聚集在商埠或商埠周围。1944年,济南有216家织布厂,80家中资工厂设在商埠区。

济南老火车站

1936年,全国有工厂近2万家,职工78万人以上,资本近5亿元,产值近16亿元。济南有112家工厂、职工9288人、资本800多万、产值3000多万元,在全国35个主要市县中,工厂和工人数量分别列在第29位和第16位,资本和产值分别为第9位和第6位。可以说,抗战前的济南已经逐步确立了重要工业城市的地位,但也应该看到济南只有一部分产业属于近代产业,大部分是以手工业及小规模经营为特点的。

老济南

抗战期间,济南有157家工厂开业,远远高于1912—1937年间开办的工厂数。其中近8成的工厂为零碎规模的面粉磨坊45家、机器和铸铁等机械工厂43家、织布厂13家、榨油厂11家、肥皂厂10家。可以看出,即使在抗战期间,中国资本仍积极投资并设立工厂。

1904—1945年间,济南商埠区的发展较快,城区建设重要指标的道路和桥梁长度分别达到21万米和1589米,城市基础建设显著扩大,道路为碎石道路和沥青道路,桥梁为钢筋混凝土桥和铁桥。20世纪30年代中期,商埠区在经历2次向东拓展后与旧城连为一体,并计划开辟北埠和南埠。

抗战前夕,济南以老城西关及商埠经一路、经二路、经三路及纬四路为中心,聚集了银行业、钱庄业、棉花业、蛋业、五金行及洋货等40多个行业、1200多家店铺,形成了一个繁荣的商业中心区。这个商业中心区,以津浦铁路车站为中心呈扇形展开。济南采用商埠这一形式开辟城市新空间,减少了城市内部平面空间扩展的限制,十分有效。

老济南

与此同时,济南城区特别是商埠区的人口也增加较多。1925—1941年间,济南济南市人口从近30万增加至近56万。其中九成是中国人,还有来自日本、朝鲜及欧美国家的外侨,日本人最多。

张宪文、张玉法:《中华民国专题史(第九册)》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