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神剧,而是史实 中国无名小兵一枪击毙日军王牌飞行员

“抗日神剧”中,经常步枪击落飞机的夸张剧情。然而,当年日军的一名王牌飞行员就是被一名中国步兵击毙的。

战绩20架的岩桥也算“小鲜肉”,但和多数日军下级军官一样,存世照片很少

故事发生在古城西安,抗战大后方和中美联合航空队的重要基地,和重庆一样,也曾饱受轰炸。7年多的时间里,中国空军和防空部队和日机展开多次拼杀。1944年9月21日,《秦风日报》报道,“据某航空站消息,今晨拂晓,敌机数架,由晋窜入我市上空,我机英勇迎战,当即发生空战,被我击落一架,残骸坠落本市西郊云。”

抗战后期西安机场,中美航空队的P-47战斗机即将起飞

这次普通战斗,却让日军如丧考妣。战后,日本作家秋本实《西安空中消逝的疾风战斗机队长》一文揭开了事件谜团:那架坠落在西安机场的日机,是当时日军最新式的疾风战斗机;其驾驶员更是日本最牛飞行员之一,岩桥让三少佐!此人1934年就成为飞行员,在1939年诺蒙汗事件中,他曾一天内击落两架苏军飞机,他指挥的中队也成了王牌部队,由于他表现突出,被直接任名为最新式的疾风战斗机试飞审查主任,可见其技术之强悍。

日军称疾风为大东亚决战机,将其视为挽回败局的救命稻草

疾风是当时日本最好战斗机之一,它机动灵活航程远,速度和俯冲性能也接近世界一流,火力也很出色。1943年4月在东京福生机场,疾风在岩桥试飞下飞出624千米的高速,这还只是原型机的水平。随后,岩桥驾驶该机进行模拟空战,证明疾风的性能大大超过其他日机,甚至比引进的德国FW190也略胜一筹。疾风当时在日本的地位,堪比今天歼20在我国。岩桥更被日军大本营誉为日本陆航之花,很快升任22战队队长,这是日军第一支疾风部队,直接负责东京防空。

难得一见的野马战斗机彩照,它被誉为二战最强战斗机,1943年末进驻云南巫家坝机场

1944年,随着美国P-51野马战斗机进入中国战场,日军隼式、钟馗式和飞燕式战斗机都不是对手,均败下阵。急红眼的日军直接令22战队进驻汉口参战,中美航空队面对疾风一度吃亏,但很快就用能量战术挽回了不利。疾风虽可以和野马一搏,但数量太少,各地日军频频召唤22战队增援,在疲于奔命中,该部人员高度疲惫,机械故障增多,岩桥向司令部要求休整却未获批准。

9月20日,因假情报在新乡扑空的22战队返回汉口,还未喘口气,就被命令突击西安机场。汉口到新乡航程550公里,再到西安还有500公里,要21日凌晨才能到达。作为理性的老飞行员,岩桥没有被狂热的武士道精神影响,他认为这种命令根本不现实,然而争吵后,他还是只得带着技术最好的其他三人负气出击。抵达新乡后再度起飞不久,就有两架疾风因故障返航,这一来,只有岩桥和僚机在21日凌晨到达了西安。

岩桥阵亡震动东京大本营,22战队士气一蹶不振

到达西安后,岩桥击落了一架匆匆起飞的野马,随后就莫名其妙地坠机,其僚机被地面机枪击伤,只得返回新乡。中方地勤人员回忆:敌机击落1架我方战斗机后,扫射机场时因失控坠落,但当时无其他己方战斗机起飞拦截,所以《秦风日报》的报道有误。备受打击的日军编出典型的军国主义报道,声称岩桥击落第一架敌机后使用神风手段和另一敌机同归于尽,显然,这是打算让自己的陆航之花死的光彩。

小日本,开飞机,摔个死!中国军队高射机枪阵地彩照

岩桥作为老手,扫射前不可能不警戒可能起飞的敌机,以他的技术,也不可能操纵失误,自杀攻击更不可能,他不是狂热型疯子,这就让他的死显得扑朔迷离。然而,现场的检验却给出了真实的答案,他被烧焦的尸体上后脑赫然一个弹洞,这说明死于中国哨兵对空射击。这一来,谜底就被揭开了:一番观察后,岩桥击落一架野马,确认没有危险后才扫射机场,却阴差阳错地死在了某不知名的中国哨兵一番乱射,这个中国哨兵是谁已无从考证,正如抗战中无数无名英雄一样,也许他永远无法知道,自己这一枪的战绩份量有多么重大。

正如《亮剑》剧中,日军指挥官看着李云龙的照片哀叹:看着就是普通的没文化农夫,在中国各个村子都能找到的那种人,皇军居然要用全套德国战术装备的特种部队去对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