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鹰农牧“债转肉”获两日涨停,但未来有更大债务压力

时代财经APP记者 魏子皓

在猪也能飞上天的2016年,雏鹰农牧红极一时,一度成为“养猪第一股”。但好景不长,这家公司现在已沦落至“欠债肉偿”的田地。

11月7日,市场流出雏鹰农牧公司计划用火腿偿付本期债券的消息,11月8日晚,雏鹰农牧的一纸公告,证实网传信息并非戏言。9日上午,雏鹰农牧盘中涨停,收获两连板。截至11:10,雏鹰农牧股报1.91元/股,换手率达10.88%,成交3.94亿元。

此次雏鹰农牧“债转肉”是为了缓解债务危机的不得已之举,但其面临的还有更大的偿债压力。

今年亏损或超15亿

今年以来,雏鹰农牧深陷巨亏泥潭,前三季度已经亏损了8.69亿元,预计今年亏损额超过15亿元,超过以往3年盈利的11亿元的总和。

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30日,雏鹰农牧前三季度收入35亿元,同比下降7.3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97亿元,去年同期5.4亿元;亏损8.69亿元,去年同期盈利8342.9万元。雏鹰农牧预计,今年亏损15-17亿元。

雏鹰农牧方面表示,业绩出现大幅下滑是由于2018年8月以来,受制于国内多地陆续出现“非洲猪瘟”疫情,以及疫区封锁、禁运等因素影响,公司第三季度的销售数量、销售价格均低于预期,屠宰业务也未完成预期销售任务。此外,供应商取消对公司采购的优惠,增加了生产成本。

雏鹰农牧财报称,今年生猪市场价格持续下行,肉猪市场价格最低跌至5元/斤,与本轮猪周期最高点相比,下跌幅度超过50%。

11月5日,雏鹰农牧又发布公告称,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融融资券应于11月5日兑付本息,总额共计5.28亿元,而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18雏鹰农牧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违约。

除此之外,从今年7月至今,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连续四次下调了雏鹰农牧的主体信用等级,以及“14雏鹰债”的信用评级。公告显示,至11月6日,雏鹰农牧的主体信用等级,从之前的“AA”下调至“C”;“14雏鹰债”的信用等级也相应地从“AA”级下调至“C”。

联合评级披露,雏鹰农牧在10月10日所提供的人民银行企业信用报告中,有不良类贷款2笔,余额近1.3亿元;欠息11笔,余额1477.36万元,相比8月31日人民币银行的企业信用报告,征信记录有不断恶化趋势。

迫不得已的“债转肉”

如此窘境下,“债转肉”成为了其缓解债务危机的不得已之举。

11月8日晚,雏鹰农牧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计划对现有债务调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债务范围包括公司现有所有债务。

据悉,截至公告日,雏鹰农牧已经与小部分债权人达成初步意向,涉及本息总金额2.71亿元,目前尚未进行产品交割。

8日早盘,受未证实的“债转肉”消息影响,雏鹰农牧股价开盘约半小时后封涨停,报1.74元/股,成交额1.92亿元。9日,雏鹰农牧盘中再次涨停,收获两连板。昔日的“养猪第一股”,已经成为与基本面无关的壳股。

还有更大的债务危机

此次“债转肉”涉及的仅仅是本息总额5.28亿元“18雏鹰农牧SCP001”短期债,事实雏鹰农牧面临的还有更大的债务压力。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短期借款高达45.5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亦高达38.53亿元,偿债压力巨大。

到2019年,雏鹰农牧可能面临更为严峻的债务局面,除上述合计85亿元的债务面临偿付外,公司此前发行的债券“14雏鹰债”“16雏鹰01”和“16雏鹰02”合计22.98亿的债务,会于2019年集中到期。

2018年以来,因为猪粮比价不断走低,生猪饲养企业的盈利不断收窄,作为“养猪第一股”的雏鹰农牧,股票价格将今年的经营不佳表现的淋漓尽致。股价从今年初的4.43元下跌至11月6日1.56元收盘价,跌幅达64%。

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认为,主营业务环境恶化是雏鹰农牧信用风险上升的主要因素,经营活动持续恶化,现金流压力持续加大,银行债权业务无法及时履约,引发股权冻结、评级下调。

另外有数据显示,雏鹰农牧控股股东侯建芳直接持有公司股份40.2%,而其将质押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9.66%,质押比例高达98.66%。另外,雏鹰农牧公司整体质押比例也高达49.66%。

有金融行业人士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公司财务状况健康时,控股股东一般不会选用这种明显激进的质押比例,“很有可能是因为当前资金链紧张,并且没有了其他的融资方式。股票整体的质押率过高,也使得雏鹰农牧面临补仓压力加大,再融资难度进一步上升。”

【更多相关资讯,请移步各应用市场下载“时代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