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成:不违背现实地骗骗人,大概就是我的风格

今年9月,沈大成凭借短篇小说集《屡次想起的人》入围首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短名单。沈大成的小说在真实和幻想间寻找到了一个中间地带,她在文字间构建超现实的社会,专写“奇怪”的人和“只有一点点发生可能性”的故事,但这些故事合情合理,仿佛它们正悄然地发生在你的眼皮底下。

正如她自己所说,“以前想建一个相对独立的世界,而现在更想在现实隔壁造世界”。

沈大成是一个潜藏在微博和豆瓣近十年的“奇怪的人”,做过广告文案,也做过媒体人,文字散见于各大文学平台、报纸,偷偷聚集起一群死忠粉丝。粉丝们分不清楚她是男是女,多大年纪,真名如何,被她独有个人风格的文字所吸引。

她的小说风貌严谨又自由,不治愈、反鸡汤,即便是人生中讨厌的皱褶,也不撸平。好笑上沾着恐怖和一丝丧气。

在《屡次想起的人》里,她写了诸多“怪人”,比如:

《阁楼小说家》:小说家杀死从前的自己,完成最后的作品。

《义耳》:无耳人每天下班后从耳朵眼里旋出两片耳朵,这才得到宁静。

《擦玻璃的人》:这个人听从命运召唤,伟大志向是擦遍全世界的玻璃。

《理发师阿德》:纯粹的理发师吃掉顾客的头发。

《圆都》:赘肉和橘皮组织是一个恐怖组织,攻击谁,谁就胖。

《分裂前》:当你四十岁了可以分裂成两个二十岁的人,分头重新生活。

《脱逃者》:人们的脖子上有旋钮,用以调整理智与情感的比例,为了最好地生活。

……

在沈大成看来“世上没有不奇怪的人,有人怪得多,有人怪得少。怪得合你意,你就喜欢他”。显然,书中涉都是符合她心意的小说人物,因而,在某时某地,他们成为了被“屡次想起的人”。

Q

小艺

A

沈大成

Q

1.请你用一句话描述一下《屡次想起的人》

答:一个短篇集,关于奇怪的人和事情。

A

Q

2.读完《屡次想起的人》让小艺突然背后有一丝凉意,比如最近总是加班的小艺在看完《阁楼里的小说家》不由得担心下班会在电梯里突然发现一个小说家尸体;看完《义耳》,小艺又开始想盯着路人的耳朵好好观察一下……为什么选择将幻想的内容放置非常现实、日常的情境中?这些稀奇古怪的脑洞又是如何诞生的呢?

答:灵感从什么地方都可以来啊,但我觉得可靠的灵感主要是逼出来的,你必须要写了,就会有了。现在正在写的小说里,有个单亲妈妈向女儿解释她从哪里来,就说,你是妈妈和烟花的小孩,因为是看过花火大会才有了你。实际上妈妈说的也没错,时间线上事情确实是这样发生的。不违背现实地骗骗人,大概就是我的风格。

A

Q

3.您在小说创作中,是否会像《阁楼里的小说家》里的小说家那样,“很难赞同自己前一个月写的东西,厌恶前一年至前十年间歇的东西,至于十年以前,他不能相信竟胆敢写出来”

答:不会的,偶尔看到以前写的,我都觉得写得蛮好的。主要是一贯写篇幅短小的东西,以前的更短,要我评价以前,那就是写了些短的、纯真的东西,它们没什么空间引发我现在的反感。我从来没有推翻过去,我是在同一条线索上写作的。

A

Q

4.目前有写长篇的打算吗?或者说下一步写作计划是什么呢?

答:未来很长时间以内不会计划写长篇,写长的就没空写短的了,何况也完全不懂长篇的技术。脑子里没有写长篇这件事。我不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我喜欢把一套有七八成把握的事情可持续地做下去。一个人拣主要的、最想做的事情做,这是最划算的。我喜欢写短篇,下面的计划都是关于短篇。

A

相 关 图 书

“脑洞怪物”15篇怪奇小说

关于隐藏秘密、脱离现实并用心生存的人

《屡次想起的人》

沈大成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沈大成15篇诡谲合理的短篇小说,踏足真假两界,同时把玩恐怖、推理和想象,有时创建一个城邦,有时改造人体器官,有时发明某种职业,有时捏造不存在的动物,有时重塑一套社会规则,在诡谲之中涌现合理的故事,又在合理之中惊人地转折。

作者简介

沈大成,前前广告文案,前媒体人,现供职于出版社,任图书编辑及杂志编辑。女,生活在上海。曾为《上海壹周》、《外滩画报》、《萌芽》等报刊杂志撰写专栏。合著《梦的1/4旅行》、《不拆》、「ONE?一个系列」之《我们从未陌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