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市场对外开放,美国运通获批筹备合资公司

  《财经》记者 张威/文 袁满/编辑

  不久的将来,国人购物可以在境内使用非银联标识的银行卡进行刷卡结算,而在此之前,仅在境外才可以享受这项服务。

  11月9日,人民银行网站显示,美国清算组织,美国运通公司在我国境内发起设立的合资公司,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通公司”)提交的银行卡清算机构筹备申请已经获得了审查通过。

  连通公司是美国运通公司在我境内,携手杭州连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合资公司,并作为市场主体申请筹备银行卡清算机构、运营美国运通品牌。

  这里所称的银行卡清算业务,是指通过制定银行卡清算标准和规则,运营银行卡清算业务系统,授权发行和受理本银行卡清算机构品牌的银行卡,并为发卡机构和收单机构提供其品牌银行卡的机构间交易处理服务,协助完成资金结算的活动。

  连通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17日,注册地杭州,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股东连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两股东分别持股50%。

  尽管美国运通成为首个进入境内的国际卡组织,外资进入国内银行卡市场依然比预期要晚一些。早在2017年6月末,央行就发布了《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服务指南》,对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的申请、开业准备工作进行了进一步细化。那个时期被业内人士解读为,中国银行卡清算市场对外资的开放已进入实操阶段,最快有望年内批复进入。

  之后,Visa、Mastercard和美国运通等几家巨头便开始日夜赶工,准备相关申请资料,为快速完善相关材料,每一家巨头都为此配备数十人的队伍,准备资料高有一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据接近央行人士此前向《财经》记者表示,源于机构的准备工作没有十分到位。

  Visa给《财经》记者回复称,Visa已经向中国人民银行递交了在国内建立银行卡清算机构的资质申请, 并与中国政府和监管部门就资质申请一事保持密切沟通。中国是全球发展最快的支付市场之一,并且正在引领移动支付的创新。我们对中国市场的承诺是长期的。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金融科技50人论坛首席经济学家杨涛认为,这是我国支付清算市场发展中的重要事件,意味着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中最为关键的清算组织环节,将很快出现第二家持牌卡组织,有助于提升银行卡市场的竞争性和服务效率,有利于消费者享受更加多元化的支付服务,同时,表明我国的金融国际化步伐仍在按照既定方针稳步推进,并且进入到作为核心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层面,可见推动金融业双向开放的战略并没有动摇,这也可以消除近期国际形势多变背景下的海外疑虑。

  传统的银行卡清算模式是四方模式,即卡组织、发卡行、收单行、商户。而在闭关模式下的话,美国运通公司的发卡、收单和清算都是自己来做。构成商户(收单商户)、消费者(持卡会员)、美国运通独特的三方模式。

  杨涛表示,运通公司海外“三方模式”也有自己的特色,虽然在国内需适应卡组织“四方模式”特征,但仍有自身的比较特色,有利于推动国内零售支付产业链的进一步深化改革,形成卡组织、其他清算组织、金融机构、支付企业的竞争互补新格局。

  据《财经》记者了解,美国运通在中国大陆只是开展清算网络业务,是服务发卡银行和收单银行的清算组织,如果顺利开业提供服务,采用的也是中国的四方模式。

  据全球数据公司研究,到2020年,中国银行市场将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流通的银行卡数量将从2016年的60亿张增加到90亿张。这是国际卡组织进入中国市场的重要原因,同时,国际卡组织更看重中国持卡用户跨境支付市场。

  所以,国际银行卡组织进入中国势必面临一场持久的竞争战。

  因为,目前的中国市场,已与国际卡组织30年前初来乍到之时大不相同。当初,中国本土不存在任何具有国际支付系统的商业组织网络,甚至国内市场网络也是各行其道、支离破碎。

  如今,一方面,在传统卡组织领域,中国银行卡市场已经孕育出庞大的本土银联品牌;另一方面,在支付创新领域,支付宝、微信所引领的移动支付,已经渐成主流,甚至在某些层面领国际之先。

  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刘伟德表示,作为合资企业,我们将充分结合和发挥美国运通在全球品牌和网络,以及连连数字在国内市场洞察、资源和经验上的各项优势。

  按照相关规定,连通公司需在一年筹备期内完成筹备工作后,依法定程序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开业。 “并没有预期那么快。”某国际卡组织人士说道。根据筹备流程,申请方案获批之后有一年筹备时间,包括系统建设、价格开发等内容,一年之内必须申请开业,监管部门会在90天之内给出是否可以开业的答案。

  杨涛认为,海外卡组织可能在跨境支付服务方面有所着力,并且在聚集和服务高端用户、改善用户体验方面体现出自身特色,从而满足人民币国际化背景下的境内外客户新需求。

  “这也能激励国内卡组织、清算组织等进一步直面国际竞争,推动产业链与平台模式的优化,积极‘走出去’参与国际市场、输出自身的先进经验和技术。”杨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