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细节解密:保正是如何从“万人迷”到“万人嫌”的?

我们上一期已经聊到了县一级,本期我们要说的,是一个不算官职的“官”,这就是活跃于宋代乡间的保正。

在古典小说《水浒传》中,保正正式出场的次数不多,一般都是梁山好汉制造了某一起命案之后,案发地面上的保正出面报官,比如武松大闹飞云浦,连杀四个歹人,就是飞云浦保正出来善后。当然,整部《水浒传》中,最出名的保正,自然就是郓城县东溪村的晁盖晁保正,江湖上绰号托塔天王的。

其实在《水浒传》中,还活跃着一批保正,只不过他们不叫保正这个名字,而叫做里正。比如九纹龙史进的爹,就在衙门里承当了里正。镇关西被鲁提辖打死,也是附近的里正来料理。

其实,在北宋时期,里正和保正不是一回事。里正主持的是乡村,主要负责当地的赋税催征,以及朝廷的差役摊派,此外还负责人口统计、灾民赈济、处理民事纠纷等等。到了北宋第四个皇帝宋仁宗统治的至和年间,里正这个职务被正式废除了。所以到了《水浒传》描述的北宋末年,实际是没有里正的。

在梁山好汉活动的北宋末年,基本替代了里正功能的,是保正。这是在北宋第六个皇帝宋神宗推行王安石变法期间,乡间实行保甲法,从此就有了保正这个职位,保甲内根据居民户数的多少,分为小保、大保和都保,保正下面有保长,起初主要负责缉捕盗贼维护治安。

原来在北宋的县级以下权力空间内,是没有朝廷派遣的官员的,都是耆[qí]长、里正这一类不领朝廷薪水的当地人来出面,替朝廷处理乡间日常事务,比如耆长是负责维护治安的,而里正是负责催缴赋税的。到了王安石改革推行保甲法之后,耆长和里正的工作职能慢慢都被保正接收了。

这是因为,保正起源于保甲法,一般都由当地武力值比较高的大户人家派人充任,这样一来,保正就属于既有力量又有钱的“乡村恶霸”型人物,这些“优势特长”都特别适合用来催缴赋税(也就是登门要钱)、维持治安领域(也就是武力威压),因此,保正处理这些事情,要比耆长、里正更顺手,所以逐渐地,保甲组织的头目保正就从原来只负责治安的组织头目,逐步成为了新的乡村行政头目,并彻底取代了耆长、里正的行政功能。

从《水浒传》的描述来看,晁保正在东溪村活得非常滋润,而且他也用武力来处理了东溪村和西溪村的矛盾,为自己赢得了托塔天王的江湖名号。晁盖这一类有钱有人还有武力的村坊“恶霸”型保正,确实是历史上的北宋保正的真实状态。

但是,《水浒传》里面大量出现了“里正”,其实并不算错,因为在北宋正式取消“里正”之后,官方和民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仍旧习惯性地使用“里正”来泛指“保正”,这种情况在很多宋代正史资料中都有体现。

但是,晁盖这种活得非常滋润的保正,到了北宋中后期,属于保正队伍里比较稀少的。大部分保正,活得都很糟糕。尤其是保正们在拿到了里正、耆长的职权之后,日子越发过不下去了。

这是因为,无论是里正还是保正,实际都属于半劳役性质的派遣,他们并不能够从朝廷得到职务上的正式任命,也没有任何规范的薪水,他们的工作跟大锤之前所说的县吏一样,名义上都属于为北宋朝廷无偿劳动。

这是封建王朝权力不下县的一种体现,因为要把权力触角伸到乡村一级,要付出的人力和物力成本,对于封建王朝来说是无法承担的,所以北宋王朝就采取了让渡一部分乡村权力给地方的地主恶霸,依靠其维持基本的统治。

起初,北宋的里正、保正这一类职务,还是很多人都争着抢着去充当的,这是因为,保正负责朝廷的钱粮催缴和劳役派遣,保正作为本地土著,谁家能交得起赋税,谁家缺丁少粮,保正心里是门清的,那么征谁的税、不征谁的税,多派谁的丁,少派谁的丁,这里面的可操作空间是很大的,也就有了灰色操作可以带来的油水。而且保正自己又是当地大户人家出身,有武力有钱粮,更可以在这些公务里面中饱私囊。

但是,随着北宋统治的逐步瓦解,保正这个职务的行情,也从当初的万人迷,一路走跌,直奔万人嫌而去。这是因为,随着北宋末年冗官冗员问题严重,县吏逐步增加,管理制度逐渐严密,同时朝廷摊派下来的负担逐步增加,保正们的灰色操作空间被大幅度缩小了。

一方面,县吏们精通算学刀笔,对赋税钱粮劳役派遣的审核非常仔细,保正们想一手遮天瞒报漏报的概率,越来越低;另一方面,朝廷的赋税劳役摊派越来越多,如果保正管辖范围内的钱粮收缴不齐,保正就得拿自己的家财去冲抵。

而且保正作为最基层的管理者,还要受到往来乡间的上级官员乃至吏员的盘剥,像《水浒传》中描写的插翅虎雷横在巡逻途中,带着人马跑去晁盖的庄子上又是吃饭又是拿钱,这属于宋代官吏下乡盘剥乡村保正的基本操作,潜规则都已经明面化了。所以宋代就有大臣奏报说,中等收入之家去当保正,根本负担不起,很快就会破产败家的。

因此我们才会在《水浒传》中看到,只有史进、晁盖这样的财雄势大的地方土豪,做保正才能做得风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