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个月烧掉10个亿,瑞幸缺钱吗?

据路透社11月6日消息,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正计划进行新一轮2亿~3亿美元融资,将公司估值提升至15亿~20亿美元。对此,瑞幸咖啡公关总监赵艳艳于11月7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这一消息并不准确。”对于本轮融资具体融资规模和估值,她表示目前不便透露。

瑞幸成立以来的几次融资都集中在了今年——

2018年4月15日,瑞幸宣布完成了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由愉悦资本和陆正耀参与投资。

2018年7月11日,瑞幸宣布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愉悦资本、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君联资本、大钲资本(瑞幸咖啡创始人兼CEO钱治亚表示:2亿美元将投入产品研发、供应链及门店扩张,再就是技术、大数据、信息系统、算法等等这些人工智能的应用)。

不到半年的时间,瑞幸又被传出要融资了。

距离瑞幸第一家门店开业过去了将近一年(2017年10月, luckin coffee第一家门店在银河soho开业)。短短一年之内,瑞幸融资三次。融资速度之快基本“无人”能及。外界普遍认为,瑞幸十分烧钱,也十分缺钱。

从开店扩张,到人力投入、用户补贴等等,很多媒体都列举过瑞幸的烧钱行径。以及那些已经“倒掉”的咖啡。略大参考指出:此前韩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咖啡陪你,在2012年3月进入中国市场后,因为错误估计了当时的中国市场而疯狂开店。巅峰时期,咖啡陪你在中国的门店总数曾超过600家,也创下过单年开店200家的纪录。但随后,盲目扩张导致资金断裂,今年10月,咖啡陪你的在华合资公司被曝出已经破产。

同样是具备“互联网基因”,ofo曾因遭遇融资困难,大幅缩减了海外扩张该计划,先后从澳大利亚、德国,以及美国的部分城市退出。虎嗅曾发文指出:

今年3月,戴威通过资产抵押方式,先后两次将全数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的借款。但此笔融资始终未能全部到账,有内部人士透露,最终阿里支付的借款数额仅在9亿元左右。

瑞幸的情况则完全不同。瑞幸曾在4月被传过启动融资的消息,但没了下文。对此钱治亚表示,原定4月份启动的融资,因为运营数据不全,商业模式还有待验证,加上现金还算充裕,所以就推迟了。

对于手里的款项,钱治亚称没有拿任何外部投资人的钱,“都是来自于团队和陆总(神州租车董事长陆正耀)的借款”。

7月12日,A轮融资官宣之后的第二天,钱治亚告诉媒体:瑞幸咖啡通过股权融资、股东贷款、银行授信、融资租赁等多种方式融资。目前“烧掉”10个亿,开了600多家店,覆盖13个城市,账面现金超过20亿人民币。成功融资2亿美元后,资金更加充足。

此前,高盛曾发布过一个报告指出,瑞幸虽然进入市场较晚,但是已成为中国咖啡连锁品牌中线下店铺数量第二的品牌——截至10月,瑞幸在中国21个城市拥有超过1300家咖啡店,且预计年底这个数字将提升到2000。国内品牌无法和瑞幸“比量”,国外品牌中,星巴克在中国大陆的门店数量为3362家。Costa的大陆门店数量为449家(截至2018年上半年)。而且,仅次于星巴克,瑞幸的单杯均价在市场份额排名前5的咖啡品牌里是最低的。

有观点认为,瑞幸笼罩在星巴克的阴影下。但实际上,瑞幸的估值涨幅之快恰好是星巴克“光环”在起作用。

虎嗅研究总监Eastland曾于7月发文指出:

星巴克是中国市场的启蒙者,而且把价格抬得很高,为瑞幸咖啡们留出了很大空间。由于星巴克的成本结构固化,又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全球性公司,与凶悍的中国本土公司打价格战、补贴战的胜率不会太高。瑞幸咖啡也不希望星巴克跌得太惨。因为投资人一定会比照星巴克市值给瑞幸咖啡估值。

虽然在“互联网咖啡”的催化下,星巴克也开始布局线上渠道。但作为上市公司,星巴克的主要任务还是“利润”,在价格战方面,不敢过于放肆。而瑞幸的打法是,通过快速扩张门店、打通线上线下渠道,以价格和速度培养消费粘性,这一点,也就是抢占客户心智。

咖啡这种“舶来”的消费品,“年轻的”中国消费者对咖啡口味没有客观标准。举个例子,咖啡与单车完全不同,ofo并不是消费者的唯一选择,因为人们会追求更好骑的的共享单车。所谓“品牌”认知,更多是堂食带来的附加满足感。但就外卖需求来说,哪家更便宜、送货快、不要运费,消费者就选择哪家,在这里,星马克的品牌意义不大。

尽管中国消费者的“咖啡胃”还没有完全被培养出来,但这是一个巨大的、有潜力的市场——根据伦敦国际咖啡组织报告,2015年中国咖啡消费约为700亿人民币,2025年之前中国的咖啡市场有望达到万亿元规模。

这也是瑞幸的“阴谋”:虽然盈利还“没有时间表”,但瑞幸手上充足的现金,已经可以为公司树起一个不低的门槛,并做好应对竞对发起价格战、补贴战的准备。如果再加上这次2~3亿美元的融资,瑞幸更有底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