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投放的资金大量淤积于银行体系?央行这样回答

今年以来央行投放的资金大量淤积于银行体系?

中国人民银行11月9日发布的《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专门以题为《超额准备金率与货币政策传导》的小专栏回答了这一问题。

央行的答案是,目前中国银行体系的超额准备金率(超储率)并不高,在1.5%左右,央行投放的资金基本上全部传导到了实体经济。

不过央行也承认,目前在结构上和局部领域,货币政策传导仍面临一些约束。为此,央行采取了定向降准、扩大抵押品范围、推出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等多种措施,加强“精准滴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以下为央行专栏原文:

近期有观点认为,今年以来央行投放的资金大量淤积于银行体系。实际上,目前我国银行体系的超额准备金率(超储率)并不高,在1.5%左右,央行投放的资金基本上全部传导到了实体经济。

超额准备金率(超储率)是超额准备金余额与各项存款余额之比,是衡量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关键指标。从货币运行机制看,商业银行在资产扩张过程中,如发放贷款、购买外汇、购买债券等,都会在其负债方派生出等额存款。随着存款增长,银行须按要求把相应的超额准备金划转为法定准备金,由此起到支持银行资产扩张的作用。同时,超额准备金也有满足银行支付清算的功能,对银行至关重要。超储率的高低,既可以衡量银行流动性水平,也是货币政策是否有效传导的重要标志之一。

近些年来,我国银行体系超储率呈持续下降态势,主要原因:一是存款持续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随着经济增长,金融机构存款余额持续增加,而日常支付清算所需的超额准备金并不需要与存款规模同比例增长,在此过程中超储率会自然下降。二是支付清算和市场效率提高。中国人民银行持续推进现代化支付体系建设,资金清算效率提高。货币市场快速发展,也为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融资渠道,有利于降低其超额准备金需求。三是货币政策操作机制不断完善。实施存款准备金双平均法考核,公开市场操作从每周两次增加至每日操作,推出常备借贷便利工具和自动质押融资工具等,均有利于降低金融机构的预防性超额准备金需求。四是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能力增强。通过开发流动性管理系统,目前大部分商业银行已经能够实时掌握全行的资金往来情况,资金使用效率提高,超额准备金需求下降。

比较来看,当前主要发达经济体超储率明显高于我国。2008年以来,主要发达经济体通过量化宽松政策(QE)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迅速扩张。例如,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从2008年6月的9000亿美元左右扩张至2015年末的4.5万亿美元,目前为4.2万亿美元。欧洲中央银行体系(ESCB)资产负债表规模从2008年6月的1.5万亿欧元扩张至2018年9月的4.6万亿欧元。危机后,美国等主要发达经济体普遍加强金融监管,金融机构需要保持更高的备付水平以满足监管要求。此外,由于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实体经济借贷意愿不足,央行通过QE操作投放的大量资金有相当部分长期累积于银行体系。受此影响,2008年以来美国、欧元区等银行体系超额准备金快速上升,根据估算,美国银行体系超储率最高时超过23%,目前超储率在12%左右;欧元区银行体系超储率在10%左右,均显著高于我国银行体系超储率。

如果把央行看成是资金的“总闸门”,那么商业银行就是传导央行资金的“引水渠”。“引水渠”水位(超储率)的变化可以直观反映央行投放的资金是否得到了有效传导。2018年以来,面对外部环境变化和“几碰头”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前瞻性采取应对措施,流动性管理目标由“合理稳定”转向“合理充裕”,通过降准、中期借贷便利(MLF)等渠道增加中长期流动性投放,保持流动性水平与经济基本面需求相匹配。在此过程中,从“量”上看,银行体系超储率并未上升,货币信贷平稳增长,表明央行投放的资金并未淤积在“引水渠”(商业银行),而是基本上全部传导到了实体经济。从“价”上看,债券利率显著下降,贷款利率稳中趋降,也表明央行投放流动性的利率传导效果正在逐步显现。

当然,目前在结构上和局部领域,货币政策传导仍面临一些约束。为此,中国人民银行采取了定向降准、扩大抵押品范围、推出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等多种措施,加强“精准滴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与此同时,也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协调配合,综合施策,通过“几家抬”共同改善货币政策传导的微观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