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85岁老太太摔了一跤:整个美国都惊了

周四早上,一条新闻震惊了整个美国。现年85岁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周三晚间在办公室摔倒,送医院检查之后发现三根肋骨骨折,被迫住院接受治疗。

对于刚刚夺回众议院,还沉浸在胜利后的喜悦中的民主党和自由派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揪心的新闻。金老太太的身体状况,不只关系到她个人和家庭,更影响到整个美国未来几十年的政策走向。毫不夸张的说,自由派宁愿输掉中期选举,也不愿看到金老太太提前退休。

无畏的女权斗士

为什么一位85岁的耄耋之年老太太,竟然对美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因为她不仅是美国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之一,更是美国自由派的领袖级人物。

金斯伯格在1993年获克林顿总统提名进入最高法院,迄今已经任职25年时间。她是继桑德拉·奥康纳(Sandra O'Connor)大法官之后美国最高法院的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也是第一位犹太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区,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在进入最高法院之前,她在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庭担任了13年的法官。

虽然身高只有1米52,看起来弱不禁风,但金斯伯格一生都在扮演一位顽强斗士的角色,与美国社会的女性歧视抗争,引领着美国女权主义的斗争之路。在进入最高法院之后,她也是极具争议的自由派领军人物,改变了整个美国最高法院。

1960年的美国,女性在职场就业上依然遭遇赤裸裸的性别歧视。金斯伯格大学毕业之后,虽然她成绩极为优异,拥有她曾经就读的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的强力推荐,但最高法院大法官依然拒绝了她的见习申请,只因为她是女性。在怀孕之后,她被迫辞去了工作。如果换成现在的美国,这些都是无法想象甚至违法的歧视行为。但在半个多世纪之前,这却是美国职场司空见惯的事情。

金斯伯格毕生都在为女性的平等权利斗争。1970年她在担任大学法学教授期间,投入极大热情创办了美国第一本专注于女权的法律杂志《女性法律报道》(Women’s Rights Law Reporter)。后来她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第一位获得终身教职的女教授,撰写了美国第一部关于性别歧视的法律案例书籍。

在七十年代,金斯伯格在担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之余,还成为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首席法律顾问,在一系列关于女性权利的案件中在最高法院进行辩护,其中包括了1971年的Reed V Reed(财产权不得性别歧视)、1973年的Frontiero v. Richardson(军属福利不得性别歧视)、1974年的Weinberger v. Wiesenfeld(保护丧偶单亲母亲权益),为女性在各个领域的合法平等权利据理力争。

正因为金斯伯格为争取和保护女权领域的杰出贡献,1993年她获得克林顿总统提名进入最高法院,在参议院投票表决中获得了96票的压倒性支持。向克林顿推荐她的正是美国第一位女性司法部长雷诺。有趣的是,虽然克林顿总统本人多次被指控玩弄女性,但他的政府却给女权平等带来了最大的贡献。

她改变了最高法院

在加入最高法院之后,金斯伯格更是致力于为女性平等权利斗争。她旗帜鲜明地支持女性的堕胎权,认为政府根本无权为女人是否生育做决定;在同工同酬方面,金斯伯格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她甚至公开表示,最高法院九个大法官都是女性也没关系,因为长期以来全是男性也没人觉得不对。目前美国最高法院有三名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索托马约尔和卡根大法官)。

另一方面,金斯伯格在法律立场方面也成为了美国最高法院的自由派一极,与保守派争锋相对、无所顾忌的立场也给她引发了诸多争议。简单的说,自由派与保守派大法官的最大差别就是,保守派尊重法律原文和传统价值观,而自由派则主张根据社会进步来更改法律的诠释,保护个人的平等自由,不应拘泥于法律条文。

打个比方,自由派心中可能会相信这句话,“法律不是挡箭牌”。堕胎权和同性婚姻权利是两派最典型的分歧点。作为最鲜明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除了支持女权,还致力为同性婚姻权利斗争。2013年,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微弱优势支持同性婚姻的合法权利,金斯伯格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有趣的是,尽管她和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的领军人物安东尼·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大法官存在着根本立场分歧,两人私下却是知交好友。金老太太和斯卡利亚两家经常一起聚餐,一起去看歌剧。斯卡利亚大法官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更是保守主义价值观的坚定捍卫者,他坚决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

随着美国自由派的迅猛崛起,金斯伯格也成为了一个文化象征,成为一个自由平等的偶像。2015年金斯伯格成为了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获选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她的头像出现在T恤、杯子等诸多纪念品上,这对于不苟言笑、威严庄重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来说,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2018年的好莱坞电影《以性别为本》(On the basis of Sex),就是关于金老太太的人生事迹。

金老太太对川普总统毫不掩饰的反感态度,更让她得到自由派进一步的顶礼膜拜。在川普还是总统候选人时,金斯伯格就公开表示,川普是一个骗子,如果他当选,自己宁愿移民去新西兰。这番言论引发了巨大争议。作为司法独立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最忌讳的就是卷入政治斗争,对某一党派发表评论,金斯伯格后来也被迫道歉收回这番不合适的言论。

然而,她可以不批评川普,却无法掩饰对川普的鄙夷态度。每次需要与川普总统出现在同一场合时,金老太太的脸色永远都是极具喜感的吃了苍蝇一般的难看;这和她对奥巴马的喜爱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

金斯伯格有个外号“Notorious RBG”,这里的Notorious并不是贬义的声名狼藉,而是她的粉丝和拥护者对金老太太的敬称,绰号起源于一位说唱歌手“Notorious BIG”。而金老太太对这个绰号也是幽默接受,“我和BIG都来自纽约布鲁克林”。

除了金老太太在美国自由派民众中的极高威望,她的健康状况之所以会得到全美国的关注,也是因为她在最高法院的这个席位。如果金老太太被迫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退休,那会是自由派和民主党的一大噩耗。这个席位的损失甚至比中期选举失利还可怕。

金老太太不敢退

作为美国三权分立的司法权,美国最高法院由九名大法官组成,一人一票,投票决定。大法官由总统提名,由参议院批准,任期终身,除非去世、退休以及违法遭到弹劾。这种终身任期使得大法官无需担心自己的职位,保证了司法独立。长期以来,由于肯尼迪大法官的立场大体呈现中立,保守派和自由派维持着4:4的微妙平衡。

川普上台之后,不到两年时间,已经提名和通过了两名年轻的坚定保守派大法官,分别接替了2016年去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和今年退休的肯尼迪大法官的职位,完成了小布什和奥巴马两届任期八年时间的业绩,成功地将最高法院的保守派与自由派大法官人数改写成5:4。

在保守派大法官中,也分为温和派和原旨派。在过去几十年,已经有数位原本由共和党总统提名的温和派大法官立场逐渐转向中立甚至自由派。已经退休的苏特大法官和史蒂文斯大法官都是共和党总统提名,但进入最高法院之后却全面倒向自由派,令共和党和保守派无可奈何。

虽然肯尼迪大法官是共和党总统任命,但他的立场偏于中性,在同性婚姻等问题上倒向自由派,成为改变美国历史的关键一票。在他退休之后,保守派大法官立场最温和的就变成了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外界普遍预期罗伯茨可能会逐渐转向中立。

然而,如果85岁的金老太太无法坚持工作而提前退休,川普总统将得到提名第三位大法官的机会,而目前共和党虽然失去了众议院,但却牢牢主导着参议院,再任命一位大法官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意味着保守派和自由派的票数就会变成6:3,形成一边倒的压倒性局面。美国社会可能会在未来二十年面临司法全面保守的局面。

川普总统在2016年竞选时就预计,下一位总统可能会得到提名三位大法官的天赐机会(已经去世的斯卡利亚、80多岁的肯尼迪和金斯伯格)。那一年的总统大选,川普在遭到主流媒体口诛笔伐、民调普遍预计失败的情况下,意外爆冷击败希拉里,也给共和党和保守派带来了改变美国社会走向的历史性机会。

正是因为普遍看好民主党竞选人希拉里会入主白宫,自由派和民主党犯下了致命的错误。奥巴马总统未能尽全力推动他提名的温和派法官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通过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提名。

被戏称为“龟丞相”的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的豪赌获得了成功。(尽管他率领共和党坚决抵制了加兰德法官,但如果希拉里上台,那么共和党最终可能会面对只剩下三个保守派大法官的一败涂地局面。)

由于没有在奥巴马时期提前退休,金老太太看着自己憎恶的川普总统,尴尬地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提前退休。她公开表示,自己会坚持到90岁再退休(不会把自己的位置留给川普),但如果川普在2020年连任成功,金斯伯格的坚持也会失去意义。

实际上,金斯伯格的身体状况并不令人乐观。她得过两次癌症(大肠癌和胰腺癌),但都因为发现及时和有效化疗而坚挺了过来;她在81岁接受过心脏手术置入支架。随着年岁的渐长,她在最高法院的工作也有些力不从心,甚至数次在公开场合中打盹。

在金斯伯格摔断肋骨住院的消息传来之后,美国自由派纷纷在网上为她祈祷续秒,甚至有人表示,“要是肋骨可以捐赠移植,我愿意把自己的肋骨给她。”而保守派则在祝福金老太太健康安享晚年(潜台词希望她提前退休)。即便是保守派和共和党人,也无法否认金斯伯格过去三十年对美国社会带来的巨大改变,尊重这位身材娇小的女性所体现出无所畏惧的斗士精神。

预祝金老太太早日康复。这里夹带一点个人观点:美国民主最伟大之处就在于权力制衡,三权分立和选举人团等制度有效阻止了某一政治人物、政党和地域获得压倒性话语权,给不同政治立场和利益的团体足够的发声空间。无论是白宫、国会两院或是最高法院,一派占据压倒性优势都不利于权力制衡和真正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