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留守女娃患重病想妈妈 婆婆却不准媳妇前来医院探望

“妈妈,你怎么还不来看我?我想你”“桐桐,妈妈也想你!你今天乖不乖,吃药了吗?要乖乖的听爸爸和奶奶的话,等过些天妈妈带弟弟来看你。”每次跟女儿视频通话王幸总是骗女儿说过几天就去看她,可已经两个多月了,王幸却因为早产刚满月身体还未恢复,加上儿子还幼小经不得风寒,丈夫和婆婆坚决不同意她带儿子来郑州儿童医院看女儿。

王幸的家在河南驻马店泌阳县的一个穷山村。这里交通落后,山穷地贫,根本养不了家糊不了口,王幸和丈夫王明阳像村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常年在外打工。2015年他们有了女儿王雨桐,为人父母谁都心疼自己的孩子,可为了生计他们不得不狠心地把未满一岁的女儿留在家里由奶奶郑玉霞照看继续外出打工。一家人也就过年时能够团聚几天,聚少离多的日子是生活的无奈选择,不过一家人倒也过得安宁幸福。

但安宁平静的生活在今年四月份被打破。清明过后未满三岁的桐桐常常发烧,奶奶以为只是普通感冒带着桐桐在村里的诊所吃点药,却反反复复不见好转。来到县医院B超显示孩子的腹部有一个肿瘤,初步怀疑是神经母细胞瘤。六神无主的奶奶不敢擅自做主,5月3日从打工地匆匆赶回的王明阳和妻子带着女儿连忙转到郑州儿童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检查结果需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出来,一家人忧心忡忡,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周后检查结果出来了,虽然之前已经有些心理准备,但当医生把白纸黑字的确诊结果交到手中时,一家人依然如被晴天霹雳击中。神经母细胞瘤被称为小儿恶性肿瘤之王,其治疗难度不亚于白血病。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直活泼健康,聪明可爱的桐桐,突然会一下子得上这么可怕的疾病。外科医生的话语冰冷、现实而理性:孩子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治疗费用估计要40万,如果出现感染或贫血,费用会更大,而且风险也很大,请家属慎重考虑。

生死抉择关头选择是痛苦的,尽管明知贫寒的家根本拿不出医生所说的高昂治疗费用,但一家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治疗,哪怕只有1%的希望他们也要做100%的努力。因为没有医学知识起初作为感冒治疗将近一个月延误了病情,转到郑州时小桐桐高烧不止,口腔严重溃疡,还出现了肺部感染。当初是怕让在外打工的儿子和已有身孕的媳妇操心没告诉他们,可没想到却贻误了病情,奶奶郑玉霞深深自责后悔不已。

紧接着是痛苦而漫长的化疗。小桐桐对化疗反应非常强烈。第一个疗总算平稳,可第二个疗开始桐桐上吐下泻,肚子疼痛,头发开始掉落。她常常疼得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像一只可怜的小猫毫无力气地喊着妈妈,看到女儿如此难受此时已有七个多月身孕的王幸心如刀绞,加之孩子住院奔波劳碌,担心受怕王幸突然出现了肚子疼痛现象,吓得丈夫王明阳赶紧让她躺着休息并通知老家的母亲速来医院。

郑玉霞心急如焚从老家赶来郑州,听说情况后坚决要儿子送媳妇回老家。媳妇怀孕后从媳妇吃东西的口味和走路的步态她断定这次儿媳妇怀的肯定是个孙子,她生怕媳妇和未出世的孙子有什么闪失。儿媳妇怀孕月份已大,医院里细菌又多,当初她就不要儿媳妇在医院照顾孙女,可儿媳妇却不放心坚决要留下来和儿子一起照顾孙女。王幸上也怕自己在这个节骨眼节上出现意外听从婆婆的劝告,在丈夫的护送下返回老家。

回到老家后王幸心里却始终放心不下女儿,没有多久就因为忧劳担心过度早产生下了儿子。再添儿子的短暂快乐迅速被眼前焦头烂额的现实所淹没,一边是早产体弱身虚的妻儿无人照顾,一边却是病情紧急的重病女儿,更烦恼的是医院接二连三的催款,王明阳觉得真是度日如年,常常一个人蹲在医院的过道里一筹莫展,他说如果知道女儿会得这样的重病,他们不会要二胎,可世间就是没有“如果”。

六个疗程的化疗后肿瘤终于缩小了三分之一,具备了手术条件,但检查发现肿瘤离肾脏很近,左肾已经发生了病变和积水,若要保住生命就必须切除左肾,手术难度很大也极具风险。听说病情后刚出月子的王幸心中着急万分,非要抱着儿子来医院看女儿。但从老家来郑州要转四趟车,得七八个小时,一个刚生产不久的妈妈带着早产的婴儿顶风冒雨行程几百里,实在令人担忧,婆婆丈夫坚决不同意她来医院,要她在家安安心心带好孙子。

肿瘤切除只是清除了病灶,要除去病根必须进行术后化疗和放疗。目前已经进行了2次化疗,医生给出的方案是6次化疗,然后再到上海新华医院做二十余次放疗,一次放疗6000元,仅放疗就得要十二万之多,后续的高额治疗费用对现在的王家就是一座无法翻越的大山。从发病到现在已经花费了将近20万,其中有一半都是借款,虽然已经一贫如洗但治疗必须进行,若放弃将会全功尽弃,功亏一篑。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可怜的3岁“神母瘤”女孩,请点击右边括号内字体跳转腾讯乐捐进行捐款:【援手相救神母瘤女童】或者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援手相救神母瘤女童”也可进行爱心捐款。

腾讯乐捐地址: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07188,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感谢您的大爱,后续报道请关注微信号“图说阳新”(TSYXSZH)。文/阿兰 摄影/隋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