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缩紧难民庇护政策,雷声大雨点也不小

  iWeekly

  虽然特朗普政府这两年的政策每次都会引起舆论哗然,但让子弹飞一会儿后可以看出,他的计划正稳步推进。当地时间9日早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前往巴黎前,绕道办公室签署了一项公告:暂停为非法越过美墨边境的外国人提供政治庇护申请,有效期为90天,或直到美墨两国达成协议。再次紧缩政策,将带难民前往何方?

  除非在入境口岸,否则无权申请庇护

  该总统令于周六(10日)生效,意味着要申请庇护的外国人必须出现在美国入境口岸,才有资格获得庇护。但是,这些外国人仍可寻求其它形式的保护,以免遭到迫害或酷刑。此外,公告对之前提出政治庇护的人士没有影响。特朗普在登机前告诉白宫记者:“我刚刚签署了关于庇护的公告。人可以进来,但必须通过入境口岸,合法进入我们国家。”

  根据《移民和国籍法》第212(f)条规定,如果总统发现任何外国人或任何类别的外国人进入美国将不利于美国的利益,他可以在他认为必要的期间,宣布暂停所有外国人或任何类别的外国人作为移民或非移民入境,或对外国人入境施加他认为适当的任何限制。

  特朗普移民政策争议大,却都在稳步推行

  移民问题是特朗普的民意利器,无论从政见出发还是舆情,他上任以来在移民问题上动刀的新闻不断。

  1.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

  首先就是特朗普在2017年1月27日签署并即刻生效的第13769号行政命令,官方名称为《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Protecting the Nation from Foreign Terrorist Entry into the United States)。该法令暂停美国难民接纳项目120日(2017年2月3日起暂缓生效);禁止叙利亚、利比亚、苏丹、索马里、也门、伊拉克、伊朗人民入境90日(2017年2月3日起暂缓生效,不包括持绿卡者及双重国籍者);90日后订立限制入境国家名单;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入境美国。

  但是,该命令一出立刻受到民主党的强烈反对。有大量示威者到各机场抗议该行政命令的示威,并作出法律行动。当时正值奥斯卡颁奖典礼即将召开,该法令也受到了文艺界的谴责。

  2017年2月3日,在华盛顿州诉特朗普一案中,一个全国范围的临时禁制令(TRO)暂停了该行政命令的大部分执行。在联邦政府上诉后,该裁决于2017年2月9日再次被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维持。6月26日,最高法院以5比4票作出支持该项行政命令和旅行禁令的裁定,批准政府重新执行部分禁令。

  2.废除DACA计划

  之后就是兑现竞选时的诺言——废除DACA计划(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这是前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6月以行政命令方式启动的政策。DACA容许一部分在入境美国时未满16岁的非法移民,申请可续期的两年暂缓遣返,并容许他们申请工作许可。

  2014年11月,奥巴马试图扩大DACA计划受益者的范围,使45%的非法移民获得在美国的合法居住和工作权。但是,这一升级版DAPA计划最终因遭美国26个州的反对而未能实施。

  DACA计划加剧了美国中下层白人和拉美移民之间的就业矛盾,反而帮助特朗普获得中下层白人的选票,这也算是特朗普提出建造“美墨边境墙”的引子。2017年9月5日,美国政府宣布结束DACA项目,不再接受新的申请;已批出的许可在期限届满前仍然有效,现有的受益人在9月5日起的至少6个月内仍可留在美国。

  美国民众抗议废除DACA移民法案。

  当然,废除DACA计划一波三折。在本周的美国中期选举前夜(11月5日),司法部要求最高法院绕过三个联邦上诉法院,允许总统特朗普废除DACA计划,但并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不过,加州联邦上诉法院周四(8日)驳回了特朗普政府对DACA计划的上诉。这个结果让特朗普很是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当局可以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为什么愿意上诉到最高法院呢?值得咀嚼的是,周三(7日),85岁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著名的自由派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意外摔倒,3根肋骨骨折而入院治疗。其他的8位大法官中,有3位自由派、5位保守派,其中两位都是由特朗普政府提名的新人。一旦金斯伯格因健康原因退休,很可能最高法院将成为右翼保守派的游戏场。

  3.“零容忍”政策

  接下来,就是今年4月份引起轩然大波至今的“零容忍”政策,也被谴责为“骨肉分离”政策。今年4月6日,美国前司法部长赛申斯 (Jeff Sessions)以备忘录的方式,宣布执行“零容忍”移民政策:所有非法入境的成年人,都要先接受美国的刑事诉讼(刑期最长可达6个月),改变以往先走移民法庭的程序;而且,在父母接受司法审判的过程中,他们的孩子按美国对于“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的联邦法,送到专门机构进行保护性看管,由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难民安置办公室负责。难民安置办公室会在这个过程中,联系这个孩子在美国可能有的亲属交管。

  该法案甚至受到了总统夫人的公开谴责。迫于重重压力,特朗普政府在6月颁布行政令、停止“零容忍”政策。但是,在此期间被强行与父母分离的2300多名儿童中,仍有约2000名儿童未能回到父母身边;由于许多孩子在被带离时未进行完整的信息登记,直接导致许多父母“不知道如何找回自己的孩子”。

  4.叫停“出生公民权”

  到了本月初,特朗普又表示打算发布行政令,叫停受美国宪法保护的“出生公民权”,由于该计划违反了宪法第14修正案,目前暂未有新进展。

  可以看到,虽然特朗普政府对移民的新政每次都或被驳回、或打了折扣,但总体来说,还是朝着限制移民的方向行进,而且手段一次比一次雷霆万钧。从数据上来讲,可以说政绩卓著了。

  去年,特朗普政府宣布在2018财年,将美国计划接收难民的数额削减至4.5万人,是美国自1975年开始实施接纳难民项目以来的最低数额。没想到“超额”完成任务,实际仅接受2.1万难民。前总统奥巴马在任的最后一个完整财年,2016财年,美国接纳了近8.5难民。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的数据显示,去年全球范围共产生2540万名难民。然而今年9月,特朗普政府公布的新财年目标决定再接再厉将难民接受配额降至3万。

  虽然特朗普政府这两年的政策每次都会引起舆论哗然,但让子弹飞一会儿后可以看出,他的计划稳步推进。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