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粪水养鸡造厕所,盖茨18年捐360亿美元,丢掉首富变首善

文︱李依蔓

编︱鹿鸣

这是一场很有“味道”的展览。

11月6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在北京举办“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宣布新时代厕所即将问世。经过这种全新的马桶降解灭菌,人类的排泄物将变成可以饮用的清洁的水,和可用作肥料的固态物质。

给发展中国家女性发避孕套,给贫穷国家的孩子买疫苗,为非洲人民养鸡,以及发明一款安全干净的高科技马桶……除了看书和与巴菲特打桥牌,退休后的盖茨并没有满足于游艇海岛、私人飞机的闲适生活,而是致力于各种丰富多彩的公益活动。

在这位曾十数年站在全球财富金字塔尖的富豪看来,慈善是最好的投资。

每年60亿美元的商机

这不是盖茨第一次和人类的排泄物打交道。

2015年,他公开喝下一杯新鲜出炉的“粪水”,还连连称赞“味道不错,不比任何瓶装水差”,震惊众人。那杯水来自盖茨基金会资助的西雅图生物公司Janicki Bioenergy,主要业务就是把人类粪便和下水道污泥变成干净的水和电。

盖茨基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全球发展国家中,有62%的人类粪便没有得到安全管理,这一比例在南非一座城市高达97%。由于没有安全的如厕场所,粪便中病原体引发的腹泻、霍乱和伤寒,每年夺走近50万名5岁以下儿童的生命。由此导致的医疗成本增加、生产力降低和收入减少,造成每年2230亿美元的巨额损失。

越穷越脏,越脏越穷。未来几十年,人口增加、城镇化、水资源短缺等因素,将使亚洲和非洲早已不堪重负的卫生系统承受更大压力,卫生条件恶劣导致贫病交加的恶性循环也将越来越难被打破。

中国早已意识到厕所背后潜伏的风险。2004年以来,中央财政累计投入83.8亿元,新建、改造2126.3万户农村厕所。根据国家旅游局网站的统计数据,自2015年4月开展“厕所革命”至2017年10月底,中国已改建厕所6.8万座,安排配套资金超过200亿元。然而目前,中国仍然有不少厕所存在保洁压力大、维护成本高等问题。化粪池内的物质的得不到适当的处理,各种病原菌、寄生虫(卵)、重金属藏匿在污泥中,增加了地下水和环境被二次污染的风险。

盖茨想解决的,正是这个巨大的难题。

早在2011年7月,盖茨就在卢旺达举办的非洲会议上掀开了这场“马桶革命”的大幕。他想做一款干净、安全、经济的新世代马桶。它能够在没有电的情况下有效运行,方便贫困人口使用;能够消除病原体,减少环境污染风险;还能消除不太清新的气味,有效处理粪便。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过去7年间,盖茨基金会投入了2亿多美元,邀请8所知名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展“彻底改造马桶竞赛”,共同开发新一代无下水道连接的厕所技术。

据盖茨基金会水、清洁和卫生(WSH)项目高级项目官埃林-麦卡斯克(Erin McCusker)介绍,最终隆重登场的新世代厕所所把粪便处理价值链条中的所有环节都整合到了一台马桶中,从排泄物的收集到最后的处理都可独立完成。这款马桶还具备全能清掏机技术,能自动把蓄粪池清空,同时去除臭味、消毒和进行细菌检测。

更重要的是,这个乍一听有些好笑甚至荒诞的想法,到2030年第一代产品问世之际,预计将每年创造60亿美元的商机。如果再算上万能处理器及相关产品和服务,这种分散式厕所的市场潜力将更大。

如果把慈善当作一门生意,盖茨堪称最精明的商人之一。

儿童疫苗投1美元回报44美元

自10年前宣布卸任微软CEO以来,52岁就退休的盖茨将慈善事业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他算过一笔账,拯救儿童的生命是慈善事业中最划算的一笔生意,其中最划算的当属疫苗。

“当我还是一个十几岁少年的时候,希望有朝一日每张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今天,这个梦想基本实现了。大约15年前,我意识到全球健康领域存在严重的不平等,便计划从事慈善事业。

目前儿童基本疫苗的覆盖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86%,且最富裕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差距为历史最低水平。从1990年到2015年,有1.22亿名5岁以下儿童的生命得到挽救,而儿童死亡人数下降最大的原因就是疫苗。

据盖茨计算,在儿童免疫接种方面每投入1美元,就能获得44美元的经济效益。这样的投资效益,相当于在30年前买入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

盖茨基金会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本万利的好生意。他投入45亿美元巨资研制治疗疟疾与艾滋病的新疫苗,通过接种疫苗根除脊髓灰质炎。未来10年,他将继续为疫苗事业投入100亿美元。

“如果没有我们赞助、提供的疟疾疫苗,会有600多万人丧生、无法活到今天。”盖茨表示,他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将儿童死亡人数减半,降低到300万以下。

打开盖茨基金会官网首页,“所有生命价值平等”几个大字赫然在目。改善健康状况,消除极端贫困,让弱势群体老有所养,幼有所依,正是盖茨第二次创业的目标。

为了达成这一愿景,这个自称“致力于消除不平等现象的乐天行动派”的组织在印度推广接生注意事项清单,在卢旺达推行母乳喂养、袋鼠式护理和母婴接触,花1亿美元努力减少尼日利亚的儿童营养不良。

2012年8月,盖茨的夫人梅琳达宣布出资5.6亿美元,为2.25亿名不希望怀孕的发展中国家女性提供避孕套。在发展中国家,如果女性两胎间隔时间为3年或更久,胎儿顺利成长到一周岁的几率就能增长一倍。盖茨基金会参与的“家庭生育计划2020”,希望在2020年前将能获得避孕药具的女性人数再提升1.2亿。

2013年,盖茨资助了一家研究人造鸡蛋的食品公司,该公司致力于以鸡蛋替代品做出饼干、糕点、蛋黄酱、蛋卷、吐司和煎蛋,改变人类传统的饮食方式,减少饥饿。同一年,他又将目光投向了一家发明可食用钠电池的科技公司。该公司发明的这种“电子药丸”能在患者体内检测体征情况,精确性把药物送到需要治疗的患处,并最终能被人体消化吸收。

此外,他还研究人类如何对抗阿尔茨海默症,投资16亿美元用于为有色人种学生提供奖学金的“盖茨千年学者计划”,教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的农民如何可持续地提高作物产量,在中国跟艾滋病人握手,主动跟他们聊起电影《断背山》。

他在纽约金融中心世贸大厦的68层养起了鸡,打算捐10万只鸡给非洲和南美洲的20多个发展中国家。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盖茨表示,“没有任何一种投资像养鸡一样有如此高的回报率”。他打算每年在养鸡计划上投资4亿美元,在5年内达到30%家庭养鸡的目标,还为此亲自扮鸡卖萌。

去年,他又打算把澳大利亚尖端的基因组学技术移植到埃塞俄比亚、苏丹和坦桑尼亚,帮助它们养出最好的肉牛和奶牛,增加当地居民收入。为此,这位热心钻研的慈善家还专门写了一篇博文,题目就叫“牛仔如何教我们喂养整个世界”。

在去年写给巴菲特的公开信中,盖茨夫妇写道,“我们最崇高的价值观之一,就是相信对他人的生活进行投资是世界上最好的投资”。他们相信,“这种投资的回报是巨大的”,比微软回报“更高”。

在盖茨看来,这就是慈善的魔力。它不需要财务回报,所以能够达成商业所不能做到的事。但慈善的力量也可能十分有限,“最崇高的事业永远都需要更多资金”。

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即使对于盖茨这样的顶级富豪,做慈善也是件相当烧钱的事。

据美国“商业内参”网站报道,盖茨1999年捐出价值160亿美元的微软股票,2000年捐出51亿美元现金,2017年捐款47.8亿美元,今年被《慈善纪事报》评为美国最慷慨慈善家。自2000年成立以来,盖茨基金会已成为世界最杰出的慈善机构之一,总捐款数额超过360亿美元。

为了确保把每一分钱花在刀刃上,盖茨曾表示要“明智地使用资源,在能避免的情况下绝不浪费金钱”。

虽然捐款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生钱”的速度,但每次想到那架价值4000多万美元的私人飞机,他总会觉得有点愧疚和痛惜。在美国新闻网站“Reddit”上回答网民提问时,盖茨表示,拥有这架飞机是一个“有罪恶感的愉悦”,也是自己“最严重的糟蹋钱的举动。”他还透露,他每晚都会自己刷盘子。

和他一样“抠门”的,还有坐拥919亿美元身家的“股神”巴菲特。梅琳达透露,有一次两家人去香港度假,在麦当劳吃晚餐,宣布要请客的巴菲特随手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优惠券。盖茨了解这位忘年交的好友,他“多么在意生意做得是否划算”。

不过,一旦做起慈善,这位“小气”的富豪绝对称得上大手笔。2006年到2015年,巴菲特向盖茨基金会捐赠了约173亿美元。2017年,他又一次豪掷310亿美元,成为该基金会成立以来收到的最大的一笔个人慈善捐款。盖茨决定在有生之年累计捐款1000亿美元,捐出98%的身家,巴菲特则承诺最终将捐献99%的个人财富。

在拥有超过900亿美元净资产的盖茨看来,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去年2月,盖茨夫妇发表了第十封描述基金会慈善工作的公开信,给出了做慈善的4大理由。一是因为慈善是有意义的工作,也是有钱人的基本责任;二是热衷于慈善工作让他觉得很开心,学到了很多科学知识;三是因为他们拥有巨额财富对大多数人并不公平;四是尽自己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好,已经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

他们还曾发起“捐赠誓言”活动,呼吁亿万富翁们在有生之年或遗嘱中捐出至少一半的财富用于慈善事业。金融研究公司Wealth-X在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预测,到2022年,“捐赠誓言”的承诺价值规模可能会高达6000亿美元。

为了做好慈善这门生意,盖茨还打算做“更大更多的事”。他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疟疾的终结,在全世界根除小儿麻痹症,彻底消除淋巴丝虫病。0是他最期待的数字,因为只有0,才意味着贫穷的孩子和正常健康的孩子“无差别”。

“为了确保你的投资能够持续获得高回报,我们未来要比过去拯救更多的生命。”他毫不犹豫在写给巴菲特的信中承诺,“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