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奎岭院士:15岁上大学,今出任上交副校长,小时候只想做木匠

近日,教育部网站发布一则教育部关于丁奎岭任职的通知,任命丁奎岭为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正局级)。

上海交通大学官网近日也更新了“交大领导”栏目信息。其中,丁奎岭以校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的身份名列其中,排名校党委书记姜斯宪和校长、党委副书记林忠钦之后。

这表明中科院院士丁奎岭已赴上海交大任职。

丁奎岭院士,与化学缘分不浅。他的学名是小学老师给起的,尽管兜兜转转被写成过灵、皊、龄和玲,办身份证时他改成了现在的岭。而有着相似读音的“喹啉”,正是一种化学分子。

丁奎岭院士(右)正在指导青年科研人员

如果说选择化学专业有一定偶然性,当丁奎岭在这个分子的世界里找到了兴趣所在。

在过去的100多年里,合成化学在人类健康、生命科学、现代农业、材料科学等方面为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2001年度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名古屋大学的野依良治(R. Noyori)教授曾将化学比作现代科学的中心,而将合成化学视为化学的中心。“合成化学区别于其他学科最显著特点就在于它具有强大的创造力。”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丁奎岭说,“如何通过合成创造价值、用分子影响改变世界,是一名化学家的社会责任与重要使命。”

为之,丁奎岭坚持不懈的奋斗了30余年。

儿时的理想是做木匠

15岁考上大学,24岁博士毕业,29岁已成当时河南省最年轻的正教授,47岁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如此“开挂”的人生轨迹,于出生在河南商丘永城的乡间少年丁奎岭是从未想过的

丁奎岭母亲是一名农民,父亲是一名粮店会计。一到农忙时,天还没亮,大人就到田里干活,小孩则跟在后面帮忙。那是的丁奎岭,从来没想过做科学家!长大了能吃上商品粮就好,考不上学就做一名木匠,因为那是农村最高技术含量的营生。

“教授”级的“副研究员”

在丁奎岭心中,上海有机所是中国有机化学研究的最高殿堂,这里是他科学梦想开始的地方。

1995年,丁奎岭正式受聘郑州大学正教授,而1998年9月,上海有机所给予副研究员职位,提供50平方米的过渡住房。面对这样的落差,他欣然接受,在中科院院士、时任上海有机所所长林国强的举荐下,正在日本东京工业大学访问学习的丁奎岭举家回国,作为中科院“百人计划”,来到上海有机所工作。

“46秒”背后的故事

想做与众不同的研究,有时要到无人区去。”丁奎岭说。

回国后,在丁奎岭的坚持下,他的团队不仅创造性地将组合化学方法与不对称活化以及手性放大等概念结合,发展了多个系列高效、高选择性新型催化剂,而且针对手性催化剂负载化中存在的难题,突破传统思路,基于分子组装原理,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手性催化剂的“自负载”概念,实现了多个非均相不对称催化反应的高选择性、高活性以及简单回收和再利用。荣誉纷至沓来,丁奎岭却始终在思考:如何让“独特”的合成化学研究变得更“有用”?

46秒可以做什么?中科院院士、上海有机所研究员林国强说了一件令他难忘的事情。去年,他在参评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时,其他单位还有两个类似项目参与竞争。评委问了一个“刁钻”的问题,这3个项目有什么区别。“我当时有点懵,因为我没仔细研究过其他项目,这时只剩下最后46秒钟,丁奎岭作为我邀请的第三方专家,回答得非常到位。我完全没想到他竟然对同行研究得如此透彻,这得下多少工夫啊。”

搭建的平台决定了科学家的命运

不拘一格用人才,这是丁奎岭2009年担任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后,形成的鲜明特色。丁奎岭坚持高标准但不唯“标准”。一方面,以严格规范的专家评审机制选拔人才,对人才的潜质和能力做出定性的判断;另一方面,对在国外年限不能完全满足中科院“百人计划”规定而无法申报的优秀青年人才,使用自有资金以“所聘百人计划”的形式进行支持。近5年来,引进24名青年才俊中有名入选国家“青年千人”计划。

“回国前半年,我主持的多个课题进展不顺利,因此非常沮丧。”,谈及当年的挫折,李昂依然记忆犹新,“但是研究所完全没有给我压力,丁所长更是鼓励我从头再来。”

“如果上课时间确定,我就不会再安排其他事务。我觉得院士也好、所长也罢,最让我感觉沉甸甸责任的还是“老师”称呼,也时刻提醒我不能离开科研和教学第一线。”丁奎岭时刻以学生发展为己任,将他们的学业发展视为头等大事。至今他已培养30多位博士和博士后,16位成为教授,其中6位成为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和科学院“百人计划”入选者。

作为一所之长,丁奎岭经常思考的是如何搭建一个更好的平台,因为这将决定科学家能够走多远。去年5月,该所以原创性基础研究的优势和有机氟化学的特色吸引了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夏普莱斯加盟上海有机所,目前已建立了独立的“点击化学”实验室。

“有机化学学科正处在一个充满活力的发展新阶段。”丁奎岭展望,有机化学创造物质的特性使其具有强大的应用背景和潜力,将对大化工、精细化工、医药、新材料、航天航空和军事产生关键影响。

丁奎岭很忙,他还担任了美国化学会《有机化学快报》副主编等学术职务,他的邮箱里总是有很多待处理的邮件,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2时以后才睡觉。今年他去中央党校学习了4个多月,几乎每个周五都要赶回上海,趁着双休日召开各种会议,处理所里和课题组的事务。

这位当年拾麦穗的少年,觉得累了,就会仰头看看天空。如今,在这停歇不下来的工作节奏中,他没有忘记提醒自己,要做优雅的化学:既有紧迫感地做“有用”的科学,还要沉得下心来享受化学本来的科学之美。多一些沉淀,才有可能在未来厚积薄发。

(来源:科学网 募格学术 版权属原作者 谨致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