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翔申请受害人出庭失败,外媒曝新增7项指控均为加重

今日(北京时间11月14日),高云翔的听证会继续在当地法院举行,而在上周五的听证会上,辩控双方曾经展开过激烈的交锋,今日的听证会当中一个重要的决定就是,法庭将会决定张曦(女受害人)是否会提前出庭进行质证,甚至如果法官认为张曦的证词不可信,那么此案极有可能被撤销。

到了北京时间中午,结果出炉。法官的决定是不同意“91号和93号的申请”(此处媒体笔误,写成了9号),也就是说高云翔一方要求张曦出庭质证的提请失败,他将面对12人的陪审团。93号条例提出传唤受害人的申请,而91号条例则是新南威尔士州法律规定可以传唤证人出庭。但近些年基于对女性的保护,澳洲没有该条例申请成功的案例。

律师张起淮认为,受害人是否出庭参加预审对案件进展并无实际影响,因为之前庭审中暴露的种种细节正使得受害人面临严重的信任危机。

上一次庭审中,高云翔的律师团队强调:事发前,受害人与王晶举止亲密,曾在KTV以及酒店门口公然亲热,并主动挥手示意女性友人与接送车辆离开,随后进入酒店房间。事发后,受害人状态轻松自然,并未选择第一时间报警,而酒店监控录像显示受害人在事发后对着酒店镜子整理妆容,回家后也未第一时间告知其丈夫,而是洗澡睡觉,之后才去警局。另外,受害人不配合案件调查,从始至终拒绝医学身体检查。女方的证词前后矛盾,从第一份证词中明确否认发生性关系到转而承认,女方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已经失去了法庭的信任。

中、澳两国法律体系的巨大差异,加之诸多媒体报道的误读,大家对案件的实情产生了很多误解。如所谓的“7项新增指控”实际上是7项指控替代了最初2项严重的指控,网传36分钟的酒店视频也纯属谣传。

根据澳洲法律,董璇作为保释人,并不是拿出300万澳币交给法院,而是拿出价值相当于300万澳币的房子或者固定资产作为担保。

那么,为何高云翔一方非要让张曦出庭质证呢?这涉及到双方的博弈和交锋。

我们知道高云翔案距离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9个月,很多网友有感于时间太长了,有的人曾说“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直接给个痛快得了,但是事实就是这么锱铢必较,目前虽然还没有正式庭审,但是双方团队实际上已经交锋了不少次。

交锋一,对高云翔新增指控:

据外媒报道,经过控方的努力,高云翔目前被提请新增7项指控,而原先的2项指控则被撤销。

经过国内媒体的解释报道,这7项新增指控,是将原先的2项指控具体化,并且还包括新增的“限制人身自由”。但是经过澳洲资深律师唐林的解读分析,这新增的7项指控到底是“7+2”还是从原先的2项分解为“7”还不确定。

但在今日(11月14日),澳洲媒体9NEWS在报道高云翔的这7项指控时,用的都是这样的字眼“five extra aggravated sexual assault charges and two aggravated indecent assault charges”。

其中,“extra”也就是“额外”,而“aggravated”就是“加重”。而这篇报道里一共提到了两个“aggravated(加重)”,由此看来控方针对高云翔的这7项新增指控,与之前唐林律师分析的有些不一样,但至少可以断言这对高云翔来说,情势并不算太乐观,高想要摆脱不利局面,必须想法自救。

交锋二,高方律师质疑张曦:

然而高云翔一方的大律师Korn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在9号的时候接受了澳洲当地媒体的采访,将这个案子的前前后后,尤其是针对“受害人”张曦在事发后的种种不合常理的行为做法进行了质疑。

这些质疑包括 1、张曦的前后证词不一致,2、一开始不果断没马上报案,3、张曦拒绝任何身体方面的检查,4、其他不符合常理的行为等等等等。

并且,辩方律师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明,法庭从未传唤任何当时在KTV中的其他人员,以及剧组的工作人员,因此有消极懈怠的嫌疑。

因此,对高云翔一方来说,提请让张曦出庭质证,与高云翔当面锣对面鼓的辩个明白,是对高云翔一方有利的。

由是,高云翔一方请求法庭让受害人接受“当庭质证”就产生了。(以下是9日的庭审记录中,辩方的陈词截取)

据称这是高云翔最后一次“过堂”,下一步就是辩控双方真刀真枪的交锋了,从已了解的各方资料来看,高云翔一方的律师团队还是着重于从“张曦”本人作为突破口,从她的事发前后的表现以及证词的前后不一致入手,在“自愿”和“非自愿”之间纠缠,令法官和陪审团相信其证词是不可信的,从这一点上来为高云翔辩护。

而张曦一方,则手握着重要证据也就是杀手锏,那就是之前报道的枕套和床单所验出的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