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惨首富成老赖,10年花125亿,曾用200辆豪车娶女星

文|AI财经社 荆文静

编|祝同

败光家产的前山西首富再次登上新闻头条。

日前,太原中院公布200名“老赖”名单,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名列其中。此前,李兆会已经被北京海淀、上海、宁波等多地法院列为老赖,涉案金额2亿多人民币。海鑫集团也因为巨额债务早在2014年3月被迫全面停产。更为窘迫的是,《新京报》报道称,经运城、上海以及宁波多地法院确认,李兆会名下已无可执行财产。

面对此时的惨淡境遇,15年前的那声枪响可能会再度萦绕在李兆会和海鑫集团员工的脑海里。2003年1月,海鑫集团创始人、李兆会父亲李海仓在办公室被枪杀身亡。李兆会祖父李春元力排众议,将丝毫没有准备的孙子李兆会推到了董事长席位。面对当时40亿元资产的企业,李兆会对着全体员工和媒体表示,“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

事与愿违。现实让“败家子”的帽子紧紧地扣在李兆会头上。创始人李海仓用了15年的时间,靠着40万元成本创造出了40亿元(2002年)的资产。紧接着一声枪响过后,儿子李兆会也用了15年的时间,将海鑫集团一度逼近60亿元的资产变为负债百亿,并花光了125亿元的家产。

27岁成山西首富

如果不是那声枪响,22岁的李兆会可能不会被推向台前,起码不会那么快。

作为典型的家族企业,对于22岁的侄子要来接班,已经位居多年管理岗的叔叔们是不太乐意的。爷爷李春元力排众议,“企业是老三(李海仓)的,请律师来安排继承”。最终,凭借李海仓90%的股权占比,李兆会接了班。

爷爷李春元十分看好李兆会。在他看来,孙子高中就在澳洲留学,懂得不比儿子李海仓少,“海仓才是高中生。”李兆会感受到了压力,“我明白海鑫有9000多人等我开饭,我一个决策失误,会砸掉许多人饭碗。这个压力对我太大了。”

李兆会也不想辜负众人的期望。“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他从形象到行动都做了改变。首先,剪掉朋克风的齐肩长发,向着成功商人的形象靠拢。其次,学习补充关于钢铁方面的知识。随后,2003年下半年,在李海仓去世不到一年后,李兆会投资一亿元建起了高炉煤气发电厂。

效果显著。2003年,海鑫钢铁集团的资产总值达到50多亿元。一年之后,产值增长到70亿元。李兆会在2004年度《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中位列第19,超过了父亲在世时的27位。

23岁的李兆会有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底气。但一些人却不这样认为。在一次外出谈合作时,李兆会发现父亲曾经的生意伙伴和机构投资者反倒对两位叔叔十分看重。五叔李天虎甚至没把李兆会放在眼里。

攘外必先安内。经历一番考量,2004年,李兆会分给五叔李天虎海鑫水泥厂后让其离开,李天虎在海鑫集团的股份也全部撤出。2009年之后,李兆会六叔也淡出海鑫集团。

2008年,时年27岁的李兆会以125亿元身家成为山西首富。2010年,29岁的李兆会凭借100亿元身家再次登上胡润富豪榜。

彼时的李兆会,事业爱情双丰收。高中就在澳洲留学的李兆会思想并不迂腐,并且举止也温和。也是因为这一点,李兆会成功追求到了影视明星车晓。“谦和懂礼貌”是车晓对他的评价。

李兆会为这份爱情献上了200辆豪车装点的巨资婚礼、500万的员工红包。但最终,婚姻只持续了一年半。2012年,两人离婚。

不爱实业爱投资

在李兆会迎娶车晓的第二年,2011年底,冯仑“民营企业家泡女明星必死”的言论风靡一时。

冯仑后来解释称,“民营企业家泡女明星必死”并非是指“泡女明星”直接导致其失败,而是因为这一举措背后暗藏着企业家对“虚荣而不是实用”的追求,以及对自我的放纵,“如果企业家用明星式的思维来投资,那么企业就离死亡不远了。”换句话说,“泡女明星”是一些企业家思想“抛锚”的结果,而企业家思想的“抛锚”也就很可能给企业带来灾难。

事业上看似春风得意的李兆会也不知不觉应了冯仑这句话。在此之前,李兆会“不爱实业爱投资”的苗头已经很久了。

投资领域“一夜暴富”的故事层出不穷。李兆会也一度成功演绎过这样的暴富传奇。根据新京报报道,2008年,李兆会通过旗下海鑫实业,以6.1亿元受让了当时的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1.61亿股民生银行股权。此后,李兆会快速抛售,保守获利26.59亿元。

这让李兆会尝到了资本运作的甜头。根据新财富2014年的报道,其在过去十年间的股权投资竟有超过40亿元浮盈。截至目前,根据天眼查显示,李兆会参股或担任高管的企业有15家,涉足传媒、房地产、教育机构等领域。

注重资本布局的同时,李兆会对实体企业总部开始疏于管理。在此之前,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六叔已经逐渐远离管理层。主管财务的妹妹李兆霞也离开前往上海。

坐落在山西运城的海鑫集团总部,逐渐丧失了昔日的精英团队。《北京青年报》报道,2014年,因一笔30亿元逾期贷款未能及时归还,海鑫钢铁的6座高炉,全部熄火。曾经拥有9000多名员工、纳税额占全县60%的“万亩钢厂”,陷入停产。进而步入破产。2014年底,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李兆会旗下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公司重整案。

破产前夕,李兆会爷爷李春元希望李家几个兄弟能够各自出钱,把海鑫钢铁救活,但已经远离核心管理层的李天虎和李文杰等,均不愿意出手。

彼时,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海鑫背负着数百亿的负债。据运城市中院查明,截至2015年5月25日,总计954家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额为234.09亿元,确认债权143亿元,不予确认的债权23.9亿元,待确认债权66.7亿元。

投资也有风险。曾经,李兆会在回答“你从股市上赚了那么多钱,都到哪里去了”时,袒露心声:“乐园项目亏了十多亿。”这个乐园项目就是李兆会曾经投资的一个房地产项目。

李兆会此时有点儿焦头烂额。2017年12月,李兆会被上海法院限制出境,是因为一起追偿权诉讼案,涉案金额总计2.16亿元,该案源于海鑫钢铁破产前的债务担保。

截至2018年11月,已经有上海、浙江、山西、北京四个省市的法院将李兆会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更为窘迫的是,《新京报》报道称,李兆会名下的主要房产已被法院拍卖,运城、上海以及宁波多地法院确认,李兆会名下已无可执行财产。

1992年,37岁的李海仓成立海鑫钢铁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逐渐步入事业巅峰。不曾想,若干年后的今天,时年37岁的儿子李兆会却遭遇着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境遇:从事业巅峰跌落至低谷。

2003年接班时,李兆会许下承诺:“企业目前的条件比我父亲创业时好了不止一千倍,我再做不好,就是我无能。”如今,只剩下一阵唏嘘。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