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低分陷阱”困扰,创业剧该如何展现时代风貌?

文丨雪映窗

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现实题材剧集的创作,正好迎来“创业潮”。

自去年《鸡毛飞上天》后,仅有“孤例”的创业剧在小荧屏集中涌现。从《南方有乔木》到《合伙人》,从《你迟到的许多年》到《正阳门下小女人》,再到待播的《大江大河》与《我们的四十年》,已有9部创业剧在2018年问世。而在2019年,《在远方》《青春创世纪》《我在北京等你》也将与观众见面。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洪流滚滚向前,“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呼声此起彼伏,在飞速变迁中的中国社会,需要大众影音消费对这一艰难转型,进行全景式的白描。可以说,创业剧成为荧屏热点,既是政策的呼唤,也是艺术创作的需要。

那么,已经蔚为大观的创业剧,究竟成色几何?

导演、演员、制作公司不输他人,顶级影视力量入局创业剧

行业剧的全面转暖,是剧集创作的鲜明风向,涵盖了医疗、警匪、教育、律政等多个题材的剧集,在2017年集中涌现,并延续到今年。与行业剧有区别也有交叉的创业剧,既有题材垂直的属性,还有激情、热血、励志的鲜亮底色。在时代风貌中展现创业剪影,正是创业剧的不二法门。

2017年的小荧屏,不乏创业剧、有创业元素的剧集。如备受好评的《鸡毛飞上天》,算得上是创业剧的成功范本。剧集围绕义乌商人曲折又辉煌的四十年创业史展开,其中有伉俪情深、有商海浮沉、还有一带一路的时代大势,个人命运与国家战略最后完成了“家国同构”的宏伟叙事。

而另一部年代大女主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也是创业剧在民国背景下的变体。撇开“玛丽苏”的两性关系,剧集用传奇女企业家的创业史,勾勒出动乱时代背景下的商业精神。

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的2018年,创业剧毫无意外的迎来了井喷期。仅以五大一线卫视的播出剧/待播剧来看,就有9部创业剧问世。题材覆盖之广、演员阵容之强、幕后阵容之雄厚等,都远超以往。

正如行业剧能细分为律政、医疗等领域,行行皆有财富神话的现实生活,给予了创业剧丰富而充足的养料。2018年问世的创业剧,囊括了传媒、服装、餐饮、电子通讯等领域,甚至还不乏互联网、无人机等新兴行业。如即将在江苏卫视播出的《我们的四十年》,围绕电视业展开——电视往往是“时代瞭望哨”,对社会变迁有“放大镜”的功能;而《南方有乔木》则放置在无人机领域,其背景是中国无人机研发及商业化走在世界前列。

一线演员纷纷投身创业剧,则使得创业剧获得了空前关注。如陈伟霆、白百何主演的《南方有乔木》,虽有原著小说IP的加持,但主演的星光对其臂助更多;《创业时代》中黄轩与Angelababy,是演技+流量的组合,开播后网播量水涨船高。此外,李易峰、江疏影、陆毅、袁泉、黄晓明、秦海璐、王凯、杨烁、董子健等也在创业剧中露脸,共同营造巨大的舆论声量。

幕后制作力量的强大,也让创业剧脱离了主旋律的藩篱,有成为年度爆款的潜力。如正午阳光出品的《大江大河》,被视作2018年最后一部重量级剧作;而有陈凯歌担任总监制的《青春创世纪》,也因第五代电影导演的加盟,而备受期待;此外,《铁齿铜牙纪晓岚》导演刘家成、《媳妇的美好时代》导演陈昆晖等也投身其中。

现实生活的大众消费“镜像”,时代需求倒逼创业剧问世

创业剧成为2018年现实题材创作的“风口”,已是板上钉钉。有趣的是,早在今年3月份举办的电视剧制播年会上,东方卫视中心总监王磊卿就曾做出精准预判:“创业剧是最具有当代中国特点的商战剧,处在中国经济发展大潮中的主人公,一个个白手起家,缔造奇迹,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开拓者的故事兼具极强的传奇性和真实感。”

作为大众文化消费品,电影少有现实主义题材佳作,《我不是药神》等作品昙花一现,直击社会热点与痛点的作品依然凤毛麟角;相比而言,电视在紧扣时代脉搏上要更加出彩,其长剧集的容量,也较90-120分钟的电影更适合展开。

创业剧在2018年的崛起,有其与生俱来的优势:

其一,能打造社会与家庭两大常见场景,深入反映时代变迁中的大众生活。在《正阳门下小女人》中,我们看到了特殊时代背景下小人物对社会剧变的努力适应,蒋雯丽等主演饰演的小人物,既有家长里短的唠叨与繁琐,也有在时代大背景下的妥协与坚守。

其二,现实创业并非一蹴而就,而需要经历草创——历经挫折——成功——再遇挑战——继续攀登等过程,波浪式前进与螺旋式上升的过程,既有强烈的戏剧冲突,便于故事改编;也能以较长历史跨度,来描摹时代风云,唤醒一代人青春记忆。如《鸡毛飞上天》,商海起伏见证着人生之路,而电商对传统零售业造成冲击、“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推出等,又成为人物塑造的有趣背景。

其三,作为现实生活的镜像,创业剧还能展现观众/网友熟知的工作与生活。《你迟到的许多年》播出时,从部队转业基层干部转换到创业先锋,且同样是无线通讯领域,黄晓明的角色让网友自然而然联想到华为的任正非。而《创业时代》中黄轩投身手机APP研究,并获天使投资人青睐的剧情,正符合年轻一代对于创业的完美想象。

其四,献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政策导向。细数2018年问世的创业剧,大部分都是都市背景,这些朝气蓬勃、积极向上、拼搏自强的都市青年群像,既是时代号召的最佳践行者,也提供了创业后辈无尽的精神养料。

当然,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就业形势日趋严峻的当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本就是不可逆转的浩浩大势,作为生活“镜像”的电视剧创作,本身就得与时俱进,创业剧也就应运而生了。

“情感+”成挥之不去的梦魇,创业剧至今未走出低分陷阱

诸多元素要件的混搭,是当今影视创作中的不二法门。《唐人街探案2》是悬疑+喜剧,《我不是药神》是喜剧+现实,《双世宠妃2》是甜宠+穿越……而在现实题材的创作中,都市背景的剧集始终无法摆脱“情感+”的叙事套路。

在都市题材中,“情感+成长”、“情感+竞技”、“情感+海漂”等作品不在少数,而创业剧也依葫芦画瓢,呈现出鲜明的“情感+创业”特点。事实上,混搭入强烈的情感元素,能中和较为专业的创业经历,争取作为追剧主体的女性观众,但2018年问世的创业剧,大多只是披着创业外衣的都市情感剧,本应热血沸腾的励志创业经历,被大幅度虚化,而本应该作为剧情调节剂的情感元素,却成了主打。

喧宾夺主的案例俯拾即是。由朱亚文、郑元畅、菅纫姿等主演的《合伙人》,本应该展现完整的商路历程,呈现出一幅勇立时代潮头的当代史诗。然而,三位男主角因争风吃醋而退学,依靠“吃软饭”而“白手起家”,因为情感纠纷大打出手,还因剪不断理还乱的两性关系而导致事业受到重创……与其说《合伙人》是一部创业剧,不如说它是一部只关注儿女情长,剪不断理还乱的“创业肥皂剧”。

剧情中相当弱化的创业,成为了点缀故事的“装饰品”。不符合商业逻辑的常识性错误,在《南方有乔木》等多部剧集中都有呈现;即便是颇受好评的《正阳门下小女人》,其艰苦创业的经历也在年代感情中被极大消弭。

正因为无法处理好情感与创业的比重,2018年已经播出的创业剧佳作寥寥无几。从豆瓣评分来看,《南方有乔木》《合伙人》《创业时代》等乏善可陈,尤其是《合伙人》《创业时代》播出时遭到网友如潮的吐槽,创业剧的低分陷阱始终无法跨越。

感情线与创业线该互为骨血,已经成为业内共识。创业剧的剧情编织,要将情感线索不露痕迹地融入到人物成长和商业历程中,才能让创业剧摆脱差评困局。

处在风口的创业剧,依然在高高“飘扬”。《中国电视剧风向标报告2018》指出,未来将迎来绵延数年的重大周年纪念日: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21年是建党100周年,到了2022年则是党的“二十大”……但屡屡遭受诟病的创业剧,还是得尽早扔掉政策这根“拐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