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刘纪鹏

作者与刘纪鹏(右)合影

兆丰

2018年11月10日,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一楼多功能厅B厅,由中共杭州市委、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的“金融人才创新发展论坛”隆重举行。这是为落实杭州城市国际化发展战略,以推进金融人才创新发展为重要支撑和要素保障,加快建设钱塘江金融港湾,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和新金融创新中心为主题的高端论坛和头脑风暴。

在这个论坛中,穿插了一个议程:颁发钱塘江金融港湾规划建设智库聘书。作为业内专家、学者的代表人物之一,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国务院国资委法律顾问刘纪鹏教授被聘为“智库专家”,我代表杭州市委、市政府为他颁发了聘书。说起来我和纪鹏是老朋友了,相识相交屈指算来25年,四分之一世纪了。我上世纪90年代初响应“小平南巡讲话”号召下海,去了财政部所属的投资公司,做定向募集法人股承销,他那时是STAQ系统的部门负责人。由此,我们相识,并进行了良好合作。记得当时在人民大会堂举办某家公司定向募集法人股全国协调网签字仪式上,我们邀请到了全国人大两个副委员长王丙乾、王光英出席,还有全国政协副主席、工商联名誉主席经叔平、财政部长项怀诚(当时是副部长)等,可谓盛况空前,响誉京城证券界。今年7月18日,在纪念经叔平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作了重要讲话,缅怀经老的生平事迹和历史贡献。10月29日又传来王光英老先生在京逝世,享年100岁。经叔平老先生当年签名寄给我的贺年卡我至今仍收藏着。两位老人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对我个人而言,STAQ系统法人股承销是我踏入资本市场、了解证券业务、进行实操的开始。后来,公司的证券业务从STAQ系统转向上海、深圳交易所,从一级市场转向二级市场,交往渐少,再加上我后来脱离公司去了香港,接触就更少了。但我一直在关注他,从各种媒体上不断获得他的消息,为他的成功而感到高兴。

纪鹏,1956年4月出生,满族,籍贯河北西陵,教授、博导、高级研究员、高级经济师和注册会计师,现任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院院长、商学院院长,是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全国人大《证券法》《企业国有资产法》《证券投资基金法》和《期货交易法》起草小组成员。他还是著名的股份制和公司问题专家,擅长大公司股份制、集团化和国际化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主持过国家电力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中铝公司、大唐电力、海南航空、万向钱潮、李宁公司、海尔集团等270多家企业的股改上市、公司战略、并购重组和投资方案设计。他被媒体称为“股改第一人”。

如何定义纪鹏?专家、教授、院长……他任职兼职甚多,且都受到社会承认。但我个人最认同他的身份是学者。他签名送我三本专著:《凤凰涅盘》(刘纪鹏论国资改革)、《大道无形》(公司法人制度探索)、《路径选择》(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之路)。这三本书应该说集合了他40多年研究的主要成果,是他学术精华所在。如何评价这三本书的分量?我学术浅陋,不敢妄评,只能借助给他三本书分别作序的大家的评论供读者参考。

给《凤凰涅盘》作序的是原中信集团董事长孔丹先生。他认为纪鹏是一位实战型而非学院派的经济学家。纪鹏坚信,从现代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看,公司战胜独资、法人所有取代自然人所有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因此,以现代公司法人制度为方向,摸索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的结合,是中国深化改革,实现制度创新和理论创新的关键。

他评述《凤凰涅盘》这本书,是纪鹏集结了其参与中国国资和国企改革30多年来的成果,不仅是中国国企改革理论和实际的一个总结,更是从国情出发为新一轮国资改革提供创新的思路。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注重对中国模式的探讨。纪鹏提出,创新中国模式:一是以市场经济为宏观运营机制;二是在法人所有制基础上进行微观基础再造,而宏观运行机制下微观运行载体的创新,就是要探索国有资本和市场经济的对接,建立现代公司制度,这既是中国模式的特色,也是中国道路的独特之处。中国模式下,改革不能破坏今天的举国生产力,而是要增强国家竞争力,改革不是跟在西方后面的亦步亦趋,而是要走出自己独特的道路。

其次,强调对国资委的再定位。纪鹏指出,当务之急应建立经营性国有资本的统一监管,其中国资委的再定位是关键。当前,国资委在政府体制改革中承担着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结合部的重要角色,已然成为连接公有制和市场经济的桥梁。未来,国资委要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纳入国资委系统,将出资人职责交给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同时,国资委应走上监管的前台,履行对全国经营且营利性国有资本的统一战略规划布局,统一国资预算编制,统一监督管理和考核,统一国资基础管理等重要职责。

再次,提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组建方略。纪鹏强调,要顺利实现从管国企向管国资的跨越,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组建有两个关键点。其一,在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组建上,宜重组而非新设,即将集团母公司打造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以资本运营公司为旗舰,通过“旗舰战略”打造国有资本控股的现代企业集团;其二,在管理模式上,国资委依法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董事会充分授权,并将主要精力放到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董事会建设上来,让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与实体企业形成“上边千条线、资本一线牵和董事一线牵”的新模式。

《大道无形》是北京大学教授、北大社会科学学部主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所作的序。厉以宁先生在序中专门提到刘纪鹏是他老朋友蒋一苇先生的学生。他认为纪鹏的这部著作是对中国企业改革理论的一个总结,并提出了创新的思路,这是与纪鹏参与中国30年改革,特别是股份制改革的实践分不开的。他很关注以下三个观点:

第一,纪鹏强调改革方法论。在中国的改革过程中,在借鉴国际规范的背景下,更要尊重国情。联办法人股市场流通的建议,采取存量暂不流通,增量募集上市,待政治和财政体制改革后再来解决存量流通的问题。这是渐变,但却是稳健推进改革的重要思路。

第二,纪鹏提出“公司战胜独资”的观点,即用现代的股份公司制度战胜独资的企业制度。不管是西方的私人独资,还是中国旧体制下的单一的政府独资,都不能适应现代市场经济的要求,需要在现代法人制度的两个两权分离的基础上,也就是先实现股东的股权和法人所有权的分离,再实现法人所有权和企业经营权的分离;所以,在坚持推进市场经济改革的方向上,一种新型的法人所有制是我们改革的重要发展方向。

第三,关于搭建市场经济和公有制桥梁的探索。纪鹏认为,对国有资产的改革,应在公有制内部实现多元化,在中央、省、地区各级分别成立国资委,对国有资产分别行使出资人权利。国资委要做一个干净的监管者。

《路径选择》则是由前中国证监会主席周道炯作的序。周道炯点评时认为,纪鹏此书也是有以下三方面值得关注:

首先,强调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方法和路径,注重改革的方法论,反对照搬照抄。例如,对股权分置的问题,认为以今天来看,股权分置是证券市场走向国际化的制度障碍,但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历史背景下,中国资本市场和股份制刚起步,只有从股权分置和一股独大做起,当时不那样做,中国的股份制和股票市场就搞不起来。股权分置虽使一部分股权暂不流通,但却是当时代价最小的、成本最低的路径选择,也是中国改革遵循渐变转轨的必然之路。

其次,对于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在中国搞了深沪股票交易所之后,对如何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纪鹏从整体上提出在中国搞“两大一小,一条七块”这样的资本市场体系的规划,而且在深交所发展创业板上也能够提出通过中小板、成长板、创业板这样的三步走战略来实现。

第三,纪鹏在这本著作中还提出了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出发,建立中国的股市新文化,股民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做着贡献,也承担着风险,他们的利益应该得到保护。就股民来说,应当通过建立股市新文化,树立正确的投资观。

纪鹏的三部专著,浸透了他40年的研究心血,许多远见卓识也得到了市场的逐步接受和认可。就在本文成稿的当天,2018年11月12日《人民日报》刊登一文: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央企探索管资本新路”。今年7月,《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了两类公司的功能定位、组建方式、授权机制、治理结构、运行模式等。新一轮国企改革提出“以管企业为主向以管资本为主转变”,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科学界定国资监管的边界,通过授权让企业真正自主经营。这项改革的重要载体就是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主体,即改组组建两类公司。两类公司的引入,改变了原有的国资监管框架。未来国有资本将以资本为纽带,形成权责利相统一的授权链条:第一层是政府或国资监管机构;第二层是在国家授权范围内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国有独资公司,即两类公司;第三层则是所持股企业。目前,国企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两类公司的试点也将不断深化。方案设计中,可以看到纪鹏一直努力追求的东西,他的建言献策,对国企改革的贡献。

纪鹏近年来,在做着研究的同时,开始投身于教育事业。先后担任了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商学院院长职务。特别是商学院,受命于危难之际。希望一年摘掉商学院政法大学“第一老大难单位”的落后帽子,两年争取进入中国商学院前50名,3年做到商学院公认走向健康轨道。届时,他告老还乡。为此,他创新思路,组建了30多人的庞大的理事会,延揽了政界、商界、学界的大批精英加入。他立志把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办成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融合型”商学院。本人也有幸被他拉入理事会,受聘法大“特聘教授”。纪鹏是那种不干则已,一干必要成功的人,我们相信,法大商学院必将成为中国未来商学院的一颗明星。

也希望法大商学院为杭州培养输送更多人才,希望纪鹏为杭州钱塘江金融港湾献计献策,为杭州经济、金融发展作出贡献!(本文作者为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2018年11月12日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商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