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视频网站不再做接盘侠,传统影视公司的资金压力将越来越大

传媒内参导读:如果说积压剧在三年前可以将网播作为其“保底”渠道,那么如今这个方式也已越来越悬。随着视频平台不断加码自制网剧,平台也越来越不愿意当积压剧的“接盘侠”。

来源:毒眸文/颜琨

(ID:youhaoxifilm)

“2012年国产电视剧达到17703集,这里面起码有8000多集播不了,以每集投资100万元计算,也就是浪费了80亿!”《芈月传》的导演郑晓龙曾在19届上海电视节上公开表示。

虽然暂时无法播出并不能代表就不能播出,“浪费80亿”的说法有些夸张,但电视剧行业的积压剧数量越来越多,已是无法回避的现象。毒眸统计发现,近几年在广电总局备案的电视剧项目一直居高不下,但拿到发行许可的电视剧数量却在不断减少。

对于电视剧项目而言,一旦积压时间过长、热度会随着时间消减,等到播出时,就算有流量明星参演,也很难再获得良好的收视成绩。如在2016年完成拍摄、由蒋劲夫主演的《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在11月才在优酷上线播出,但是当前播放量仅有1.7亿,豆瓣上仅有623人想看,暂时没有评分,如同被人遗忘一般。

没有电视台采购,一些剧便会选择视频平台播出,如《大秦帝国之崛起》《重返20岁》《幸福巧克力》等剧积压时间均超过2年而后选择在网络播放,而《爱无痕》《翡翠恋人》等剧虽有流量明星参演,但因种种原因,至今仍无法播出。

如果说积压剧在三年前可以将网播作为其“保底”渠道,那么如今这个方式也已越来越悬。随着视频平台不断加码自制网剧,平台也越来越不愿意当积压剧的“接盘侠”。去年,优爱腾三家平台公布的剧集片单显示,自制剧数量分别为19部、40部和26部,占总剧集数量的32.76%、50.63%、38.81%,而随着视频网站在内容上投入的增多,这一数据还将持续升高。

尽管视频网站的排播理论上不设上限,但如果平台在排播上越来越倾向自制剧,那么电视剧行业的积压剧问题无疑会越来越严重,众多传统电视剧制作公司,都需要考虑。

电视剧发行数量逐年锐减

生产过剩,毫无疑问是积压剧出现的最大原因。

广电总局近5年数据显示,电视剧项目备案数量基本在稳步递增,2014年备案的电视剧还不到4万集,这一数字到了2016年便增至48638,集数增幅超过20%。尽管2017年有小幅回落,但总数依然高居不下。备案数字高企,能拿到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却在逐年减少:2014年还有429部电视剧能拿到发行许可证,而2015年开始总部和集数都开始逐年递减,到去年只有314部电视剧拿到了发行许可证,总集数也从2015年巅峰时期的超过16000集缩减到13000集出头。

数据来源: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

就算有了能够被电视台购买的资格,还会有40%的电视剧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在电视台播出。

2015年,广电总局将“一剧四星”改为“一剧两星”(同一电视剧只能同时在两个卫视播出),这对于非头部电视剧而言来说并不是好消息——意味着一部剧的电视台买单者由四家降至两家。

排播空间变小了,对于电视台而言,采购性价比高的头部剧就更加迫切,至于那些制作不佳、版权费也不低的腰部剧,采购了也可能无法获得高收视率,甚至影响广告收入。电视台宁愿选择“先网后台”“二轮网剧”甚至“老剧重播”,也不太愿意播出这些已经被积压的“腰部”剧集。

不过,“头部剧”也并不保险,在筹备阶段按照头部剧打造的剧,也有被“积压”的可能。而一旦被挤压,这类电视剧的风险或许更大——由于市场风向和观众喜好变化极快,几年前拍摄的内容很有可能跟不上播出时的观众喜好,收视率便可能无法达到预期。而电视台采购时,一般会与制作方签署收视率对赌协议,若达不到目标,制作方就很难拿到尾款。

如“积压”6年的《天使的幸福》,该剧在2012年杀青,当时行业还盛行台湾偶像剧式的“套路”,主演刘诗诗和明道的配置在杀青时引起不少关注。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及时播出,直到2017年在芒果TV播出,截至目前,该剧仅获得了8.2亿的网播量,远不及预期。

明道、刘诗诗主演的《天使的幸福》

曾被“积压”了两年的《猎场》,尽管有胡歌、孙红雷、张嘉译等实力阵容,但在播出后的口碑和数据依然与高期待相去甚远。而因为年代久远,剧中的服化道、场景搭置等都因过时而被观众吐槽。

这并非个例,2016年杀青、2018年在网络播出的《海上牧云记》,也曾在筹备期备受关注,该剧由黄轩、窦骁主演,大手笔制作,但最终却惨遭湖南卫视退片。该剧导演曹盾给出的理由是为了确保这部剧的制作,错过了湖南卫视排期,从而只能改为网播。

除了供给过多,政策变化也是让行业产生积压剧的重要原因。

如“限古令”的出现曾导致一批电视剧被“积压”。本计划发行至电视台的《柜中美人》转为网播,而《封神》《蔓蔓青萝》《爱无痕》等至今还未确定播出时间和渠道。

2016年末的“限韩令”也导致一些韩国艺人参演的剧无法播出。其中,演员张翰分别在2015、2016年与韩国艺人合作了四部剧——《华丽上班族》《锦衣夜行》《传奇大亨》《夏梦狂诗曲》。仅有《传奇大亨》在将女主角具惠善换成贾青后才得以播出,其他三部电视剧至今未有播出迹象。

《传奇大亨》原定女主具惠善

数年前国内视频网站快速崛起,这一阶段的它们为了占领市场,会选择购买一些“积压剧”。于是,很多剧选择不再等待电视台、发行至网络平台。如2013年杀青的《华胥引》在杀青2年后卖给视频网站;同年杀青的《遇见王沥川》《吉祥天宝》也在杀青3年后销出。

之后两年,越来越多的剧在杀青一段时间未被卫视采购后、选择销往视频平台,而面对质量参差不齐的项目,视频平台则被视为积压剧的“接盘侠”。

“压死”影视公司的

最后一根稻草

“视频平台不需要那么多剧。”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剧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曾公开表示。

随着平台制作内容能力的提升,自制网剧的数量和投入成本都在快速攀升。尽管平台的排播空间不受限制,但头部推广位有限,自制剧精品越多,积压剧被大力推广的可能性就越小。

当网剧市场看到了《白夜追凶》《河神》《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等成功案例后,平台尝到了精品网剧的甜头,纷纷有意识地减少剧集数量,改为注重内容品质。

《白夜追凶》

网剧品质的提升也拔高了视频网站整体的内容筛选标准。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曾公开表示:“随着精品化自制剧的不断推出,未来视频网站在购剧时也会提高筛选的标准。”

传统影视公司也看到了视频平台的变化,纷纷调整内容策略。慈文传媒副总裁兼首席品牌官赵斌告诉毒眸:“传统影视公司不能再将互联网当成积压剧的出口,如果不认真研究新兴市场,依然抱着旧瓶装新酒的态度,一样会重蹈积压的恶果。”

若视频网站不再接盘,传统影视公司的资金压力可能会越来越大。毒眸整理了华策影视、唐德影视、慈文传媒和新文化等影视公司的财报数据发现,近年来电视剧公司的存货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以唐德影视为例,2014年至2017年,唐德的营业收入虽在增加,但存货金额也在逐年递增。而今年前三季度,唐德营收6.14亿元,但存货金额高达13.53亿。再加上公司头部项目《巴清传》由于种种原因该剧可能无法播出,这对于唐德而言可能是“致命伤害”。

唐德影视曾在半年报中表示,若公司与各播出平台最终就合同变更或撤销达成一致,届时公司业绩可能将因此受到重大不利影响。这意味着一旦《巴清传》合同解除,唐德影视已于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确认的该剧6.17亿和7086.65万收入将冲回,因该剧已经确认的利润也需要相应冲回。此外,因合同解除,该剧已经结转的成本也需要调回,该剧存货余额也将明显增加,依据会计政策,该等存货也可能需要进行计提减值准备。上述因素叠加,对2017年净利润仅1.93亿的唐德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

唐德影视的公告

积压剧的产生并非只影响制作公司。上述几家公司5年的应付账款越来越多,不少压在电视台和平台方的项目难以收到尾款,制作公司也很难把项目的分成款付给合作方。

面对积压难题,传统影视制作公司的出路在哪?赵斌告诉毒眸:“面对当下的市场环境,传统影视公司能做的只有加快转型,积极适应B端向C端转变的市场潮流。”

头部影视公司的情况尚且如此,对于那些一年只做一部剧的制作公司而言就更加艰难。《电视剧收视报告》数据显示,2013—2017年前三季度,仅生产“1部剧”的公司占比从75%上升至89.4%;2017年前三季度,生产“2部剧”的公司占比仅为6.2%。

“小公司面临的生存条件更为艰难,对它们而言,就只有all in才可能盈利。”一位剧集制片人告诉毒眸。

“太多公司因为回款问题而导致经营不下去了,所以对于影视公司而言,能做的只有制作优质的电视剧,因为真正优质的电视剧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响巢国际传媒制片人黄晨在接受毒眸采访时表示。

尽管行业内至今并未有关于积压剧的详细数据,但去库存已经成为影视行业接下来的重要任务,广电总局也曾不断呼吁行业重视积压剧的问题。今年4月,国家广电总局局长聂辰席在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议上提出,国产剧仍需要“提质减量”,以加速台网融合、拓宽分销渠道、鼓励创作低成本且弘扬正能量的现实题材电视剧的方式,来缓解积压问题。

但去库存的策略究竟是什么?又能够去除多少库存?仍是当下行业里未解的难题。尽管大多数从业者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被挤压是正常现象,但“正常”并非合理。积压剧若无法有效解决,只会越积压越多,影响行业生态。

客观而言,积压剧并非烂剧。一位从业者告诉毒眸,若积压剧持有方愿意降低价格打包销售,或低价发行至二线卫视、平台,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积压剧问题。毕竟不是每一部被积压的剧,都能成为《风筝》(2013年杀青,2018年上星),无需等待一夜爆火的神话。

而至于一些因质量不佳而被积压的剧,被行业大浪淘沙或许也是个合理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