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独生子的心酸:异乡独自住院抗癌,为了年迈的父母也要活下去

曾几何时,独生子女是个贬义词,因为一家只有一个孩子,所有人的爱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其实,独生子女也是孤独的一代人,在与同龄人不断搏击的竞争里,脆弱的人越发脆弱,坚强的人也越发坚强。今天,笔者提到的这位独生子,起了一个独特的网名,叫三分之一,当我去医院采访他的时候,他现在的状况把我震惊了。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的是令人心酸的一幕,昏暗的病房里,一个无菌的病床上,孤零零的躺着一个人,没有亲人陪伴,也没有好友的探望。当我走到病床前,他才微微侧身,睁开眼睛,小声的说:“你就是要采访我的记者吧?”他就是三分之一,真名叫邓力洪,来自四川省内江市。

患者本人供图

他是个独生子,母亲在42岁那年才把他生下来,靠着父亲一人在外打工,辛苦把他拉扯大。2012年,他终于通过努力顺利地考上四川警察学院法学系,成为一名大学生。在校期间,他刻苦学习,拿奖学金补贴生活费用,参加校园的各种活动,提高自己的本领。2016年毕业后,为了照顾病痛缠身的父母,回到家乡就业。父母把仅有的2万元存款用于偿还他大学期间的助学贷款,日子过得虽不富裕可总归是越来越好,却不想好日子即将到头...

2017年11月,力洪的颈背部疼了半个月,从隆昌市人民医院到省骨科医院,辗转再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最终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一纸确诊书,老母亲哽哽咽咽道,一定要活下去。当老父亲从二百多公里外的家里赶到医院,步履蹒跚,父子相见,无语凝噎。此刻他才意识到,这个家里顶梁柱早已不再是父亲,而是他,他绝不能倒下,因为他倒了,老父老母也就倒了。

养儿防老却遭不幸,唯有努力才能生存。接下来的日子里,在亲朋好友、同事以及社会许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他开始了一段漫长而艰辛的求医之路。看着老父母不顾自己的病痛在床前照顾自己,尽管每次化疗都异常痛苦,但他都咬着牙坚持。今年4月,他的病情再次加重,血癌细胞开始侵袭大腿,奇痛无比,每次都要服用3种不同的镇痛药物,此时的他,已经无法正常行走。

2018年5月初,为了救命,古稀之年的父母不惜四处举债奔波千里,带着他从四川老家赶到了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

有心人,终不负,在肺部感染的情况下,他在道培医院进行了第五次化疗后,顺利地进行了挽救性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强移),病情算是得到控制,身体不再疼痛,这让他们一家又看到了生的希望。

对从未来过北方的力洪来说,北方的冬季寒冷刺骨,从八月份出仓以后病情就反反复复,一直没能顺利出院,然而就在此时,风烛残年的父母因为长期照顾他,劳累和疾病相加之下终于不幸病倒相继住进河北燕达医院,尤其他父亲更是需要做心脏支架手术,7万元的手术费用还没有着落,现在回四川老家保守治疗。“我最担心的是爸爸,不清楚他在老家什么情况,不担心我自己,我感觉我还活着”,力洪说道。

现在,力洪的妈妈刚出院,在租房处吃药治疗,因为身体还没有恢复,每天来医院一次看望儿子。这几天,力洪的肠排非常严重,每天都要去10次左右的厕所,请了一个护工白天来打扫卫生,130元一天,因为费用比较低,护工即将辞职不干了。

现在的他在抵抗肠排,每天都是禁食的,只能喝点水,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力气。在和他断断续续的对话中,平静的语调中透露着很多无奈:因为白血病挽救性骨髓移植手术的存活率是三分之一,他坚信自己就是那三分之一。他多希望能自己承担起这一切,可是他自己也在被病痛折磨,他只能在病榻之上声嘶力竭地向社会呼喊,希望广大爱心人士救救这个少年,救救他们这个不幸的家庭。 请点击:[假如爱有天意]或者微信登录钱包,腾讯公益,搜索:假如爱有天意,完成捐助。(图文/刘攀)如还有问题请关注公众号“踩着单车去旅行”,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