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爱上他的》在金马爆红:同妻手撕男小三,爱是最难康复的病

同志和同妻题材、flop了的偶像剧演员翻红、台湾本土金马奖最大希望、台北电影节三大奖项得主……这一连串的话题,让《谁先爱上他的》在大规模上映前就已赚足眼球。

不过鉴于这只是导演徐誉庭的长片处女作,再加上她的偶像剧编剧导演出身,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对于这部影片的预期也会停留在:料足,好看,但本身的质量或许就只是电视电影的水平。

但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

影片《谁先爱上他的》,从电影的名字来看,似乎走的会是“以爱之名”的温情路数,而故事的展开却是一场由保险金争夺而引发的闹剧。

这种从一开始就给观众造成巨大的心理反差,也正是片中两位主演邱泽和谢盈萱给人的第一印象——一个放荡不羁只为爱而生,一个则是泼辣势利又嗜财如命,他们仅有的共同点就是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而因为这个男人死去后保险金的归属问题,他们的命运又被紧紧联系在一起。

故事便由此展开。这样两个性格甚至世界观都完全相左的人,在前半段的嬉笑怒骂让人忍俊不禁,而正是因为这种啼笑皆非的轻喜剧效果,才让后半段的冲突与和解都来得更为汹涌,给人造成的情感冲击也更为猛烈。

这当然要归功于演员的出色演绎,其中谢盈萱作为一位功力深厚的舞台剧演员,这次转战大银幕后的表现,同样是让人刮目相看。

不过相比之下,更令人喜出望外的还是邱泽,此前大家对他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偶像剧小生上,而且还是那种已经flop多年的过气偶像,可这一次他却用生命演绎了这个“阿杰”的角色,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这并非是说他演得多么用力,相反,从头到尾都丝毫没有表演痕迹,和阿杰这个角色完全融为了一体。

在金马映后交流时邱泽透露,为了让这个角色显得更为自然,导演打破常规经常临时会修改剧本,甚至还临时换道具、换场景,为的就是让他完全变成阿杰,而忘记表演本身。而他们也真的做到了。

无论是开篇不修边幅的放荡不羁,还是中段爱人怀中的含情脉脉,还是结尾夙愿达成后的泪中带笑,都让我们相信此刻的邱泽就是阿杰本人,他已经和角色合二为一。

邱泽的几个高光时刻,第一个是和另一位男主角的第一场对手戏,这是一场从现实到回忆的蒙太奇,邱泽的眼神从桀骜不驯到温情脉脉,只用了一秒钟的转换,就融化和俘虏了全世界。

还有一幕是在结尾,当他克服万难终于完成了献给爱人的这场表演时,得知儿子同志身份的母亲也到场送上了拥抱,阿杰那种幸福、遗憾、怀念与释然的复杂情绪,都让邱泽用微笑、泪水和眼神的交汇印刻在了脸上。

如果这部电影将来能在华语LGBT影史上留下光辉一笔,邱泽对阿杰角色的完美塑造无疑功不可没。

除了表演之外,剪辑也是本片一大看点,也是让人彻底打消所谓“电视电影”偏见的重要因素。本片的剪辑师雷震卿功力深厚,曾担任过蔡明亮「郊游」的剪辑,但这一次她则是用了完全不同的剪辑手法,而蒙太奇的出色运用也是影片的一大看点。

这部影片还有一点独特的地方,则要完全归功于导演徐誉庭,那就是她开创新地在一部同志电影中引入了一个儿童的视角,正是这个选择让故事的讲述方式更加新颖,也更能让大多数观众接受。

对于这个做法,导演徐誉庭说每个人都想做李安,但我们都不是李安,所以要找到另一种和观众沟通的方式,于是他们在这部片中,创造了黄圣球饰演的宋呈希这个角色。

作为死去那个人的儿子,宋呈希亲眼目睹着妈妈和爸爸的前男友“争夺”保险金的过程,而这个真相抽丝剥茧般揭开的过程,也是他整个世界观重建的过程,是他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而这整部电影,也正是通过这个孩子的眼睛去窥探成人的世界。

原本在孩子眼中,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好人和坏人之分,他们也会因为一件事去判定一个人的“好坏”,而有一天,当他们真的看清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时,也才开始逐渐地了解到成人世界的不易,那或许才是真正长大的开始。

但遗憾的是,一个孩子尚可以通过一件事来完善自己的认知,可我们成年人很多时候却会被根深蒂固的偏见所劫持,永远无法完成真正的蜕变与成长。

而这也正是导演选择这个儿童视角的良苦用心所在——除了要讲述一个动人的故事,以及展示当下重要的社会议题之外,更是想让观众可以学着“返璞归真”,试着像片中的儿子一样,放下固有的成见与批判,用包容和理解的心态去看待别人,尝试为每一个人找到一个被爱的理由,让每个看起来面目可憎的人也都找到了出口。

为了做到这一点,导演在片中没有预设任何道德立场,而只是把人物的动机和当下的真实情感都展示了出来。你会发现片中每一个人都很自私,但又自私得真实,自私得可爱,就连那个“为爱而生”的阿杰,也会说出“你以为我只是为你吗,我是为了我自己,把你留在我身边,一直留一直留”这样“自私”的话。

而这对于那些看电影总是要强调“三观”,甚至是“政治正确”的人来说,无疑是一次赤裸裸的挑衅——尤其是对亡夫这个角色,最常见的一种批评会是:这么一个深柜同性恋,先是抛下同志恋人跑去骗婚;生下小孩后,又在家庭里冷暴力妻子;得了癌症后,又跑回去找同志恋人,说是想在最后的时光里做自己?这样对妻子不忠,对男友不义的渣男,又怎么配得到爱?

所以在这些人眼中,对于这个角色的处理的方式,就应该是彻底的批判,让他得癌症死掉也是死有余辜,而不应该得到片中两位主角执迷不悟的爱。其实对于持有这样的观点的人,他们尽管身处成年人的世界,却远远低估了,甚至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的复杂性,他们的身体看似已经成熟了,但是心理却始终停留在儿童那个非黑即白的“好与坏”的世界当中不能自拔。

其实回答这个问题,用“渣男”的扮演者陈如山的一段话最合适:“到了一定年龄怎么都是错。年轻时候你做什么都是对,错也是对;年龄大了做什么都是错,对也是错。”

在责任与自我之间,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永远有这样一条模糊的线,虽然看不清也摸不到,却一直都让我们作茧自缚。于是便有了影片中动人的一幕:陈如山的角色在弥留之际,让邱泽骑着摩托带他去学校偷看一眼儿子。邱泽问道:“你怎么不去和他说说话呢?”陈如山回答道:“恨比较容易康复。”

是啊,恨就只是恨,但爱呢?一旦沾染,就终身难愈。于是,那个看起来只是为了亡夫保险金的谢盈萱,最动情的那一刻也还是问出了那一句:“全部都是假的吗,没有一点爱吗?”看吧,还不是因为爱,爱是人生的症结,爱是痛苦的元凶,但爱也是唯一的出口。

这就是为什么在前夫死去之后,她非要保险金的原因不可,这不只是关乎送儿子去国外读书,更是她眼中爱过的唯一证据。同样,当她得知这笔钱最终的用途,也只是为填补那个爱过的人留下的缺口时,一切就变得释然了。

所以,虽然涉及了同志和同妻的话题,又恰逢台湾平权公投前夕上映,让这部电影会盲目被归于“为同志发声”的行列,但实际上它在处理平权议题上是相当温和的。

影片更多的是一个关于爱,关于理解与和解的故事,更是一部让我们学会用温柔的目光去看待别人,看待世界的教科书。与其说是“为同志发声”,不如说是“为爱发声”,如果你用心感受,用力拥抱,爱或许真的可以发电。

作者| 盲忙;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编辑| 骑屋顶少年;转载请注明出处

导 演 徽 章 套 装

看 电 影 看 到 死 微 店85 折

套装伯格曼、费里尼、塔可夫斯基、黑泽明、安东尼奥尼、库布里克、希区柯克、基耶斯洛夫斯基、阿巴斯

导演徽章套装,目前是八五折现货,72小时内发货!可以扫上图二维码购买!

杨 超 视 听 语 言 课

用 导 演 思 维 看 电 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