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九千万负债77亿,面包车之王卖股权自救,有人称它废物利用

文|AI财经社裘雪琼 李依蔓

编|鹿鸣

深耕汽车行业38年,哈飞汽车宣布出售38%股份。

11月13日,重庆产权交易网公开数据显示,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飞汽车”)转让38504.64万股份,约为38%股权。目前,该交易已经结束为期20天的信息预披露,即将进入正式挂牌转让期。

值得注意的是,哈飞对受让方资格条件没有任何要求,与此同时也并没有标明转让的价格。

转让股份的背后,是哈飞汽车高居不下的负债额。截至2018年9月30日,哈飞汽车的负债达到77.1亿元,其资产只有9535万元,负债是资产的80多倍。

在合资车企群雄鼎力、新生品牌不断涌现的今天,已很少有人记得哈飞汽车这个名字了。但在家用汽车还没有普及的三四十年前,满大街跑的是小货车和小面包车。而经久耐用又价格低廉的哈飞松花江牌小面,正是一代人心目中的“国货”代表。

但跟不上时代变革的企业,注定是要被时代抛弃的。眼下,从年销数十万到资不抵债,哈飞汽车已沉寂多年后,陷入苟延残喘的境地。

最高时拖欠供应商13亿货款

重庆产权交易网的转让信息中,包含“近期财报”一栏。AI财经社查询发现,2017年全年哈飞汽车净利润为-4339.76万元;2018年前三季度,哈飞汽车净利润为1134.68万元;其负债已高达到77.1亿元、资产却只有9535万元。

企查查信息显示,哈飞汽车现共有5个股东。其中,哈尔滨哈得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飞集团”)持股74.81%,为控股股东;中国航空有限公司持股25%;剩余三家股东——哈尔滨东安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深圳深航电子机械有限公司共持有0.19%的微弱股份。

此次,控股股东哈飞集团将转让哈飞汽车38%的股权。哈飞于2009年被长安汽车集团收购,所以选择在重庆产交所挂牌转让。

回望2018年,哈飞汽车命运多舛。

就在三个月前,哈飞以资抵债的举措宣告失败。8月下旬,东安动力发公告称,鉴于博通公司短期内难以盈利,为保护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公司终止收购哈汽集团持有的博通公司100%股权。

早些时候,东安动力发布公告称,将与哈飞汽车签署《抵债协议书》,哈飞汽车将以零部件及动能业务相关资产抵偿对东安动力所欠部分货款,资产价格经双方协商确定为7113万元。

哈飞汽车是东安动力的控股股东。多年来,哈飞汽车一直是向东安东力采购汽车发动机的第一大客户。仅在2011年,东安动力对哈飞汽车的销售额高达6.67亿元,占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额近一半。

不过,哈飞汽车的欠款问题积重难返。早在2007年,东安动力的应收账款从前两年的5个多亿猛增至14亿余元,其中哈飞汽车的应收货款就超过13亿元(其中包括应收账款12亿元,剩余为应收银行承兑汇票和应收商业承兑汇票)。

对此,东安动力于2007年底与哈飞汽车制定了还款计划,后者承诺将于2010年8月将所欠款项偿还完毕。

而根据东安动力年报,2015年哈飞汽车以土地、房屋等资产清偿债务,共偿还1.2亿元,仍低于此前承诺的金额。东安动力2016年11月23日的公告显示,截至2015年6月,哈飞汽车欠东安动力货款约2.63亿元。

东安动力多次催告仍未偿还,遂提起民事诉讼。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哈飞汽车败诉,要求判决生效后10日内偿还,并负担135.5万元的诉讼费用。但哈飞汽车已资不抵债,无力负担。

今年4月份,哈飞汽车还登上“劝退”名单。

当时,中机车辆技术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中机中心”)官网对外发布关于拟上报《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的通知,拟将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汽车、摩托车生产企名单(按合格证上传数量统计)上报工业和信息化部。

在上报的第三批特别公司企业清单中,就包括了哈飞汽车在内的7家整车生产企业。另外6家企业是,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广汽日野(沈阳)汽车有限公司、一汽哈尔滨轻型汽车有限公司、成都新大地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中恒天汽车集团轻型汽车有限公司、江苏卡威汽车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上述企业被劝退是根据工信部发布的《关于建立汽车行业退出机制的通知》(工信部产业〔2012〕349号)要求,对于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汽车生产企业,实行为期2年的特别公示管理,将要求其整改、尽快满足准入条件。

根据《通知》,考核标准为连续2年年销量为零或极少(乘用车少于1000辆、大中型客车少于50辆、轻型客车少于100辆、中重型载货车少于50辆、轻微型载货车少于500辆、运输类专用车少于100辆、摩托车少于1000辆)的生产企业将被列为劝退名单。

2015年,哈飞汽车生产1.52万辆轿车,绝大部分是为长安代工,哈飞品牌的轿车只有9辆;2016、2017年,哈飞汽车的销量数字均为空白。

“此举有助于汽车市场资源合理利用,可促使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卖壳’。”彼时,华泰新能源研究院院长杨伟斌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当前的国内汽车市场,想要拥有一张生产资质可谓难于上青天,尤其是乘用车生产资质。在这种情况下,劝退企业手中的‘壳’资源成为稀缺品。”

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指出,这些企业被“劝退”,主要原因是没有可持续的技术支持,“抱着原有技术而没有迭代的技术,最终或只能走上被‘劝退’道路。”

汽车业独立撰稿人钟师则认为,“对那些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汽车企业,不应该劝退,而是直接清理”。

从“微车之王”到“代工厂”

哈飞汽车的黄金时代,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延续至二十一世纪之初。

1980年,中航工业集团旗下以飞机为主要业务的哈飞,顺应“军转民”的市场浪潮,造过饭盒、自行车架、洗衣机滚筒,也做过煤气罐。直到无意中“山寨”了日本铃木SK410面包车,凭借制造飞机积累的技术推出松花江牌微型客车,哈飞汽车才真正走上加速发展的快车道。

到了1995年,哈飞旗下的“松花江”品牌销量位列全国微型车销量前三,占到全国微型车总销量的近20%,仅次于长安和五菱。

一年后,哈飞汽车与意大利的宾夕法瑞纳公司合作,开始共同研发中意车型。1999年6月,哈飞中意首次亮相北京国际车展,喊出“千万里我追求你”的口号,而超前的流线型设计也引起了不小轰动。

哈飞曾与意大利、奥地利、英国、日本等国家车企合作,完善其车辆制造生产的工艺水平,并培养出一批属于哈飞自己的高级技术团队。

1998年,哈飞汽车投资1.98亿元将生产线改造升级,使得产能从原有的年均5万辆提升至15万辆。不久,哈飞再投入9亿多元,这样生产线产能扩展为年产30万辆。

2000年是哈飞汽车的巅峰时刻。它的微型车年销量飙升至12万辆,位列全国微车市场第二名,销售收入40多亿元,力压长安和五菱,市场占有率达到22.92%,被誉为“微车之王”。此后两年,它保持良好增速——2001年年销量同比增张20%,2002年卖出15万辆车。

在微车市场风生水起之时,哈飞汽车掉头进入轿车市场。

2001年,哈飞汽车引进韩国大宇开发的百利微型轿车。2002年8月,哈飞又与三菱联合开发赛马多功能微型轿车;同年11月,哈飞将宾尼法利纳公司设计的“哈飞路宝”微型轿车推向市场。

两年时间内,毫无轿车制造经验的哈飞汽车,连推三款全新产品。但最终因为质量问题频发,哈飞轿车销量惨淡。

以哈飞赛马为例,上市之初月销量曾达到2000辆,但从第二年开始,哈飞赛马的销量便开始逐步下滑,直到2013年停产,10年间累计销售不足9万辆。

祸不单行,哈飞在微车市场的销量也出现下滑,2003年卖出14.5万辆,市场占有率由上一年的21.6%下降到18.92%。而竞争对手五菱开始发力,销量由2002年的8.6万辆,提升到2003年的13万辆,并自此稳坐微车市场的冠军。

但哈飞汽车的综合实力仍在。2006年4月,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经营开发、生产、销售汽车、发动机及各类零部件等系列项目,旗下产品包括赛马、赛豹、中意、百利、民意、锐意、路宝、路尊系列车型。

也是在2006年,哈飞汽车以24.3万辆的销售业绩,跻身中国汽车销量榜十强。

2008年春天,哈飞汽车集团累计第200万辆下线、一季度汽车销量一路飘红。第二年,哈飞汽车的全年年销量达到22万辆。

哈飞汽车极力打造老百姓买得起的、质量过硬的汽车。

一度,停留在北方人脑海中的微型面包车车型只有天津大发和哈飞系列。东北的大街小巷都能看见许多哈飞汽车的各种车型。哈飞汽车也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重头企业。

黑龙江人老刘开了12年的哈飞松花江牌面包车。他曾向在《中国汽车报》工作的儿子回忆:“这车没出过什么大毛病,而小毛病也都自己处理了,唯一一次进修理厂是因为冬天雪后路滑,被一辆拉菜车撞碎了前保险杠。”

直到今天,仍然有车主在百度贴吧中不无怀念地回忆起,老款哈飞汽车前后保险杠用的还是塑料,常年暴晒后白色车身会变黄,改良款则换上玻璃钢和进口漆。如果买了新款的高顶车,可以花6000元去汽配城装个空调,享受夏日里难得的一丝凉意。

高光时期,哈飞汽车的危机已然酝酿。2008年哈飞汽车的负债高达9亿元,已经无力支付常年拖欠的贷款款项,以及东安动力等供应商的采购款项。

受高额债务影响,哈飞只能寻求改变。2009年,中航工业集团与兵器装备集团两大国有军工集团进行资产置换,将双方旗下的汽车资源并入新设立的长安汽车集团。

当时隶属于中航工业集团的哈飞汽车与昌河汽车一道归于长安集团,并共同受控于兵器装备集团。时任长安汽车集团总裁徐留平曾意气风发地抛出豪言壮语:“未来五六年,哈飞品牌将迈向百万级。”

哈飞汽车没有迎来新生。身处快速扩张期的长安未能把许诺的资源给到哈飞汽车,取而代之的是裁员、停止新车研发、降低成本以缩减亏损面。

历年销量数据(不包含出口)显示,哈飞汽车2009年为22.05万辆,2010年为18.44万辆,2011年为7.19万辆,2012年为5.76万辆,2013年为2.14万辆。此后,哈飞汽车基本进入停产期。

裁员潮滚滚而来。哈飞汽车2012年有6000人,2013年陆续裁员1000人,2014年从5000人中再裁1200人。没有被裁的员工,日子也不好过。

当时有工人告诉《汽车商报》,他们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按时领到每月800元的工资了,时任哈飞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正均每天的工作就是向财务要钱和向工人发钱,连生产都顾不上。

迅速落败的哈飞成了长安汽车的“代工厂”,先后替后者生产长安之星、悦翔等车型。“代工费”是一笔稳定收入,可利润空间不大,哈飞汽车的亏损之路并没有终止。

2012年,哈飞汽车亏损额为7.6亿元;2013年亏损6.5亿元;截至2014年底,其净资产为负50亿元。正如刘正均所说,“三年扭亏”计划宣告落空的哈飞,已经走到“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2015年,受中国长安集团撮合,哈飞汽车生产基地的部分资产被长安福特接手,后者在当地建立了哈尔滨分公司,即长安福特第五工厂,哈飞汽车又变成长安福特的“代工厂”。

那一年(即2015年),哈飞轿车的1.52万辆产量中,自有品牌的轿车产量只有9辆,2016年和2017年,哈飞汽车的销量数字均为空白。

11月13日,LMC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志凌对第一财经分析说,长安此前整合哈飞并没能实现1+1>2的效果,反倒让长安自己背上了包袱,面对日趋激烈竞争的中国汽车市场,长安汽车的精力目前主要集中在发展其自主品牌,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和资源来扶持哈飞。

哈飞汽车的衰落,原因来自内外部。

一位哈飞汽车的老员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被长安集团收购前,哈飞就只满足于微型客车带来的利润,并没有专心生产轿车;虽然在2009年有过销售20多万辆的辉煌,但其中多是微客的贡献。长安集团入主以后,基本只是奉行哈飞之前的发展思路,也都踏错了节拍。

民族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分析,长安并购哈飞属于行政推动下的举措,长安只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对哈飞进行整合,并未遵照市场需求的变化规划哈飞产品和布局。而且,长安在战略甚至是方向上存有误判,从而造成哈飞发展思路与市场需求严重脱节,且负面新闻不断。

发展新能源无望

陷入泥淖的哈飞汽车,一直在谋求自救。

2014年,哈飞汽车将继续代工、寻求社会资本实现混改、发展新能源视为未来发展的三大路径。

实际上,早在十多年前,哈飞就在赛豹车型的基础上打造过一款电动车,即使销售时间不长,但折射了哈飞对市场的前瞻性观察。

哈飞赛豹是由哈飞汽车与美国CODA公司合作开发,装配了1.6L、2.0L排量的16V三菱发动机,天津力神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可实现最高130公里时速、单次充电行驶160公里的技术水准。

原本,哈飞赛豹电动车计划出口美国市场,但由于CODA公司运作失败,导致这一电动车计划搁浅。

代工利润微薄、引入新资本艰难,哈飞汽车将重生希望倾注于发展新能源战略上。

2017年4月,哈飞制造成立。它由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唐奕丰”)与哈飞汽车共同设立,持股比例分别为90%、10%。

金唐奕丰由大唐金控出资成立于2016年5月。企查查数据显示,金唐奕丰在五个月内成立了四家新能源子公司。包括两家新能源科技公司、一家研发公司和一家整车制造公司。

当时,据投行人士周晨鸣解读,哈飞汽车拟借助新能源汽车业务重生。两个月后,它把整车生产资质变卖给金唐奕丰,后者入股90%并承诺帮助偿还10亿元债务。

当时第一财经还在报道中期待哈飞“华丽转身”,从新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分得一杯羹。

“发展新能源是早就想过的,这次哈飞把资质、品牌、技术全盘转给了哈飞制造,相当于是拿这些资产入股,未来新能源公司可以使用哈飞品牌,但也不排除使用自己的新品牌。”一位哈飞汽车内部人士曾告诉经济观察网,“这也是哈飞联合社会资本实现企业混改的一种形式。”

而仅生产资质一项便已经领先很多其他新造车企业。“哈飞在哈尔滨的厂房也会用来生产制造。”上述哈飞汽车内部人士补充说。

但一年多过去,哈飞和金唐奕丰尚未拿出具体的新能源车产品。一周前,国家工信部发布首批暂停受理其新能源汽车产品的车企名单,27家上榜企业钟,哈飞汽车赫然在列。

“哈飞汽车现在已名存实亡了。”一年前,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第一财经。LMCAutomotive亚太区汽车市场研究总监曾志凌则毫不客气地用上了“废物利用”这个词。

“未来新公司盈利了,也能帮哈飞汽车还债。”上述哈飞汽车内部人士曾这样憧憬。但未来还会来吗?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