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之辈》:小人物的高光时刻,穷途末路的爆发边缘

什么样的电影才能让观众在了解它剧情前,就下定了种草的决心?

《无名之辈》可以。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部电影的主演当中,有陈建斌、任素汐、章宇、王砚辉。

这四个人,是很多观众当中神仙演技一样的存在了吧?

陈建斌自导自演的《一个勺子》当年在金马奖五提两中,一举拿走了最佳新导演和最佳男主角。

任素汐在《驴得水》里成疯成魔,但哪怕到最后一刻,也还是那个爱漂亮的一曼。

章宇在《我不是药神》里惊鸿一瞥,他饰演的黄毛还让他提名了今年的金马奖最佳男配。

而王砚辉老师,演什么像什么。不管是杀人犯还是假药贩子,看见他你甚至会觉得,这大概是纪录片吧?

差点忘记了,还有我们潘斌龙大潘老师,作为专业的喜剧演员,在这样一部荒诞喜剧里,也的确大放光彩。

看完这个阵容的时候,三道杠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消息:近日最期待。下面的评论也都是赞同。

不是我们太过武断,而是在当下的电影市场中,从电影卡司名单就能对一部电影的品质管中窥豹,有些名字在观众心中就是诚意的代名词。

这份信任,在阿杠看过电影的电影以后,更加笃定了,笑点和痛点齐齐来袭。

陈建斌饰演的保安挖出一把老枪,他想以此立功当个协警,枪却被掉包成了玩具…

与此同时,两个自称头盔侠的劫匪(章宇、潘斌龙饰)持枪横扫手机店,装满包裹以后仓皇出逃,却误打误撞跑进了任素夕饰演的瘫妇家中。劫匪想逃跑,任素夕不肯,同意放走他们的条件竟然是要他们向自己开枪?

失落的保安、寻死的瘫妇、胆小的悍匪,整部电影荒诞的故事之下全是让人啼笑皆非的乌龙。

避免剧透,电影中的许多细节阿杠就不多赘述了,不过这几支和电影有关的MV也很值得大家好好品一品。那些无名之辈们无人问津的酸辣人生,都在歌声里徐徐展开。

第一首是由汪苏泷演唱的电影同名主题曲《无名之辈》,歌曲讲述小人物的庸碌和囧境,还有为了自尊的挣扎与爆发。

汪苏泷站站在黑色的笼罩下,缓缓抬头,徐徐出声:“困惑着,你搁浅。沉默着,都幻灭。”这是小人物情感爆发前的压抑与平静。

走投无路的悍匪、陷入绝望的瘫痪女人、想做协警却被羞辱的保安,平凡的人物们在底层静悄悄,不引人注目地活着,他们自生自灭,自己照顾自己。

然而苟活的背后,是小人物不灭的灵魂。那颗潜伏在庸碌背后蠢蠢欲动的心,曾几何时它沉睡了,而现在它又开始了跳动。

“卑微的骄傲的我的同类,眼神里不灭的生的光辉”这大概是所有小人物爆发的光辉,卑微又骄傲,就算“碎骨有何可畏”?

无名之辈的爆发来的直接又激烈,枪棍铁棒、混乱的打斗,在暴力背后,是尊严的宣泄和生存的全力挣扎。

《无名之辈》是四首MV中冲突最激烈的一首,小人物复杂的两面性,正反合加在一起,他们可以卑微,他们也可以骄傲;他们可以为了生存看人眼色苟活于世,他们也可以在不屈和愤然中用惨烈的摧折去换一身非凡。

网络歌手出身,被调侃成“QQ音乐三巨头”,汪苏泷在很多音乐人眼里,身份总是有些尴尬。

大概是真的对 《无名之辈》感同身受,所以他才能为这首歌突破了自己的风格,唱得真挚动人。许那句“渺小的梦终会盛开”,唱得不仅是无名之辈,也是执着刚强不知后退的自己。

如果说《无名之辈》唱的是爆发,那么电影的插曲、尧十三演唱的《瞎子》,唱的就是无名之辈的凄凄切切。

这首歌也是电影《无名之辈》的灵感来源,导演饶晓志听完这首歌后说,他想记录下一辈子都无人问津的小人物的故事,为无名之辈立传。

歌词改编自柳永的雨霖铃,尧十三把里面的文言文全都翻译成了一口土味十足的贵州方言。对于这种简简单单却直击内心的歌,方言的演绎显得更有冲击力。

秋天的蝉在叫 我在亭子旁

刚刚下过雨 我难过啊 我喝不了酒

我确实是舍不得 但是船家喊快点走

我拉着你的手 看你眼泪流出来

让它愤吧 我讲不出话来

我难过 我讲不出话来

我要说 走喽 这千里的烟雾波浪啊

那黑压压的天 好大啊

这也是是尧十三第一次在电影中出镜,本色扮演一位在闹市街头以卖歌为生的民谣歌手,他得看听众的心情吃饭。

简单的歌词,苍凉的歌调,勾勒出最寡淡的普通人生。普通人的资源有限,选择有限,有时候你只能黯然神伤,自怜自泣。对于被限制了的生活,无名之辈别无他法。

任素汐和章宇眼神茫然,因为他们的弱小,他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对于那些必然施加在他们身上的枷锁,他们无力解脱。

陈建斌一心想做一名协警,但是种种乌龙和误会之下,他连自尊都会被最珍爱的女儿所践踏。

MV中更为荒诞和讽刺的场景是,盼望听众施舍的尧十三的身后,是一群在跳广场舞的老太太。

在衣食无忧的花衣老太太的衬托下,尧十三显得与繁华的街头更加格格不入,他所得到的,只是路人看动物一样的眼神。

《无名之辈》的第三首MV,也是电影片尾曲《等一等》,唱的是无名之辈平凡生活中为数不多的温情。这首歌是任素汐和樊冲继《我要你》之后再次合作。

在这首MV里,凶狠的生活终于露出了一丝温情脉脉。

章宇和潘斌龙打算进行一番轰轰烈烈的抢劫时,正在他们身边的普通人正沉浸在平淡的日常里:写作业的哥哥,好奇看街景的弟弟。

顶楼的露台,两个劫匪为了圆瘫痪女人拍一张站着的照片的梦,反复折腾。为了一张照片煞费苦心,希望镜头里的自己最美,这是瘫妇的梦,又何尝不是普通人的小确幸呢?

MV的结尾,章宇给任素汐插上耳机,把头依偎在任素汐腿边,相对无言。

那个瞬间是多么的奇妙啊,一个暴怒的闯入者,和一个等死的瘫痪女人,萍水相逢本是激烈的冲突和对立,最后却有了这样的依恋与温情。

对于小人物们来说,可能光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疲惫生活中难得的温存,是奢侈品。所以就像歌曲名“等一等”一样,他们总希望快乐的日子过得再慢些,再长些。

任素汐的声音轻轻的,伴奏声低低的,怕打扰到这一刻的好时光,也怕命运听到来夺走现在的幸福。

最后一首MV是刚刚发布的推广曲《胡广生》,任素汐一手包揽了这首歌的作词作曲和演唱,胡广生其人,就是章宇扮演的劫匪。

正如歌名一样,整首歌就像任素汐为胡广生立传,MV里剪辑了他们相知相遇再到别离的全过程。

他们在两个人最不堪的时候相遇。章宇刚抢劫完,逃进了任素汐的家;而任素汐因为车祸瘫痪在轮椅上,小便失禁。

他们都是最底层的人物,一个逃犯,一个残废,一个仓皇逃窜于市井之间,一个只能一直龟缩昏暗的陋室里。

他们的初见,互相看到了对方最想藏起来的一面,也就是最不想承认属于自己的那一面。在这种坦荡荡的暴露下,两个人的自尊都爆发了,这种爆发的源头,其实就是对于自己的自卑。

自卑过后,就是两人互相取暖。章宇开始在房子里照顾起了任素汐,安慰她,不要怕。

一起在露台上晒太阳,抽同一根烟,他们的距离在慢慢靠近。

两人的心扉慢慢打开,甚至开始交代起了临终前的愿望。此时在他们心里,他们是自己唯一可以托付的人。

其实小人物的心思真的很简单,他们想要的是承认、是尊重,一旦得到这些,他们就会毫无顾虑地交出自己全部地信任。

两个人一起在露台上淋过暴风雨,也一起看到了雨过天晴后的夕阳。

章宇在临别前表现了自己对任素汐最大的依恋,他扶起她瘫倒的身体,从轮椅上紧紧抱住了她。

章宇被警察带走的那晚,城市正在放烟火。在这个喜庆的耀眼的时候,任素汐只能呆在昏暗的屋子里,看着窗外,眼角通红。

对章宇被抓走,她无能为力;对于烟花的消逝,她也同样无力。

而此时的章宇,被警察拖到了警车上,临上车前,他一直抬着头,不知道是在看烟花,还是在看任素汐。

窗外烟花绚烂盛开,而窗内的任素汐只能痛哭。

小人物的幸福是脆弱的,因此他们的生活总是如履薄冰。他们无法把控自己的命运,他们也无法预料到风平雨静后会迎来什么样的飞来横祸。

但是尽管如此,他们对于彼此也都是大人物,是点燃平淡生活的一缕光线,是为了尊严奋力一搏的勇者,是给予彼此支撑陪伴的默默无闻的英雄。

所以小人物的幸福也是坚韧的。即使身处底层,他们也会努力汲取更多的阳光。他们的感情格局没有家国情怀那么宏大,但却已经是生活难得的盼头。

为了把更多小人物的生存展现给大众看,记录更多动人的故事,电影《无名之辈》还在网络上发起了“寻找身边的无名之辈”活动。

宣传团队用海报记录下了修锁工、裁缝阿姨、清洁工、卖艺的盲人等等普通人的工作日常。

照片里的他们微笑着发着光,那是努力生活,笑着活下去的光芒。

他们可能由于出生背景、原生家庭等原因,错过了接受教育的机会、错过了时代发展的机会,但他们仍然用自己的双手,在嘈杂的环境下求得体面生存的空间,这难道不值得尊重吗?

还有那些我们常常忽视的“无名之辈”,他们有些是渐渐被遗忘的匠心手艺人,有的是苦守边疆的边防战士。我们离他们的职业和生活遥远又陌生,然而这个世界却又无时不刻的得到他们的传承和守护。

如果你的身边,也有这样动人的故事,或者是你自己,或者是你见到的动人时刻,都可以上小红书app参与话题#我身边的无名之辈#。为你身边的无名之辈留名,记录他们的温暖故事。

《无名之辈》今天上映,哪怕不谈那些生活里的共鸣,光是这些契合又动人的音乐,也非常值得让大家走进电影院好好感受一波。

所以,你愿意和阿杠一起,共同去见证一次平凡人生的高光时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