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病”、“女神病”是种什么病?发病机制还不太一样

文 | 话剧人

“知道”跟你谈谈,男神病、女神病是种什么病?

(视觉中国/图)

前段时间,冯唐在微信上发出一篇文章《关于女神病的医学浅析》,文章说现实生活中他发现,身边有不少女性以为自己是真的女神,遗憾的是,其实她们很可能只是得了“女神病”。

冯唐还提到“女神病”的几种临床表现,比如“常见她们穿很少的衣服,自拍,胖的时候穿无腰白裙拍灵修和禅定,不胖的时候穿泳衣拍泳池边和水下,修图,再大的头也是九头身,皮肤上没有任何岁月的痕迹,花前月下,拥抱莫名其妙的东西,几百年的松柏和昨天出生的狗,莫名其妙地悲悯”;其次就是一种自以为遗世独立的文艺风范,“她们兴致来了也写些长些的文字,一类是至柔,纯女神视角,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光和盐,每个不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另一类是至刚,纯学术,开创往圣力所不及的领域,开宗立派,上帝视角,宇宙精神。”

冯唐笔下的“女神病”,其实近乎舆论中常提到的伪文艺女青年,跟文艺沾染了一点边,就附庸风雅、东施效颦,就认为自己多么与众不同,自己就应该站在世界的中心接受他人的仰视,顺便再呼唤一下爱。

冯唐在文中也分析了女神病的“病因和发病机理”,但都没有说到点上,伪文青和“女神病”的症结都在于:没文化,不读书,却心比天高。这种病症在社交媒体时代被放得更大,尤其是进入了朋友圈时代,一个盛大的表演时代开始了,“女神病”就越是病入膏肓。

虽然冯唐的文章有那么一点道理,但看完还是让人感到一种隐隐的不适感。

这种不适感,跟早前GQ杂志上刊登的《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以及五岳散人在微博上论有点阅历、有点经济基础的老男人“真心没啥泡不上的普通漂亮妞儿,或者说睡上也行”,给人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这几个中年男性无一例外都散发着一种油腻感:肚子里有点墨水,便自恃清高,以睥睨的眼光对女性评头论足,好像自己是清宫里的皇帝在选妃子,或者被万千女性崇拜的风流才子唐伯虎,对女性缺乏平视的眼光和真正的尊重。

可以说,油腻中年人其实也患上了“男神病”,它跟“女神病”有一个相似点:都是把自个看太高了,当“神”了,也因此就把别人看低看扁了。

《等风来》(电影剧照/图)

不过细究起来,“男神病”跟“女神病”的发病机制还不太一样。不读书、半吊子的女性都可能沾染上“女神病”,不分年龄,你看从《等风来》中的程羽蒙到《立春》里的王彩玲,再到《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的姨妈,年轻跨度挺大的。但“男神病”,更多集中在中年男人身上:有点钱,有点闲,有点墨水,或者还有点权;奈何啊,美中带点不足,他们多多少少正遭遇中年危机呢。

就像五岳散人说的,“所有的套路早已写好,早就娴熟到本能反应的程度”,油腻中年人的生活大抵一潭死水。庸碌的事业,找不到新的兴奋点了;也爱不动了,荷尔蒙冲动、感性、激情早已被生活磨得差不多了,于是看到朋友圈里年轻貌美的姑娘们,也只顾着拿放大镜审视人家哪里P图了。可到了夜深人静时分,茕茕孑立,揽镜自照,臃肿的身体、油腻的脸庞、稀疏的头发、不再生机勃勃的精气神,油腻男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自我衰败。

古代的落魄书生,总爱到青楼里从花花柳柳身上重获自信,陷入精神危机的油腻中年男,也热爱于从一些明艳年轻的肉体身上寻找自信。怎么办呢?写点小文圈几个小女生粉丝,在饭桌上点评点评女性,在自我意淫的精神胜利法中,让贫乏的中年生活荡起那么一点水花。

冯唐的那篇文章底下,热门的评论这么写道:“呵呵,油腻中年男人的鼻祖怒怼患有女神病的中年女人,一个半斤,一个八两,势均力敌,不分伯仲!”不过从文艺作品中看,“女神病”患者倒很可能爱上“男神病”患者,没文化的清高女性,很容易被那种有点墨水有点钱又抑郁不得志的中年男吸引,你看《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的姨妈和《立春》的王彩玲,不都是吃了油腻中年男的亏嘛。可见,没文化的清高,外强中干,很容易摔大跟头的。

反之,油腻中年男倒总是能戳穿“女神病”的真面目,他们要么对她们冷嘲热讽、态度轻蔑,要么就是骗骗“女神病”患者,占上她们的一点小便宜。可如果真遇到独立、自信、有文化的真女神,油腻中年人真会放下高高在上的身段,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她们吗?事实是,遇到真女神,油腻男中年也会敬而远之,甚至会采取敌视的姿态。真女神对女性价值的张扬,恰恰是这群油腻中年男所排斥的,你看就连人家认真做个学术,都要被冯唐暗讽一番;你若跟他们谈点女权,那么女权癌、直女癌等帽子就扣上来了。

说到底,“男神病”的病根在于油腻中年人的“虚无”,不上不下的人生无聊无趣,女性议题才能让他们找到那么一点乐趣和优越感。

胸大无脑,他们怪人家“无脑”,真遇到“有脑”的,他们既要看人家是否“有胸”,又时刻担心自己的“不行”被戳穿。如同置身于无物之阵,他们也就能过过嘴瘾,在脑子里再振雄风一回了。